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工力悉敌(同人 abo)

山组同人  bl   ABO   雷者慎入

 @牧雪  终于找到了,那发出来给你,希望你开开心心




“学长,you jump,i jump!”

望着下方幽蓝的水面,樱井翔对站在他身后的大野智坚定地说。

讲什么鸟语,真是的。

“闭嘴,笨蛋,你下去吧。”大野智抬脚把紧紧抓着栏杆不松手的樱井翔给踹了下去。

“哇啊啊啊!!”噗通,沉闷的落水声,然后是泳池边上同学们的呼叫,好像是樱井翔落水姿势不佳,被水面的巨大冲击力拍晕了过去。

不过是五米跳台跳水训练,搞得像灾难片一样,还给自己加台词。大野智撇撇嘴,一个alpha,连这个都不敢。

瞄了瞄樱井翔落水的位置,大野智伸展四肢,踮脚从跳台上姿态优美地纵身一跃,犹如入水的飞鱼,垂直扎进水面,划了两下就下潜到了樱井翔身后,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拖着他向上浮出水面。

岸边的同学把神志不甚清醒的樱井翔拉上去,平放在地上,侧推了过去,让他把喝进去的水吐出来。

一股清水从嘴角淌下来,樱井翔双眼紧闭,面色苍白。游泳部长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子,大叫不好,慌里慌张地指责刚爬上来的大野智,“都怪你智君,他恐高就不要让他练习了嘛!”说着就蹲下捏着樱井翔的脸颊要给他做人工呼吸。

大野智上前一把推开跃跃欲试的部长,把额前湿漉漉的头发向后一撸,亲自接手樱井翔,左手托起他的下巴,让他的头向上仰,右手捏住鼻子,然后深吸一口气,对准肉嘟嘟的嘴唇贴了上去。

把空气吹进肺内,感觉到樱井翔的胸腔鼓起,松开双手,交叠着按在胸部,使劲一压,樱井翔立刻咳出清水,呼吸变得正常起来,眼睛也睁开了。

大野智见状收回手站了起来,推开围观的人群走了出去。

周围人扶住樱井慢慢坐起来,樱井翔连连喃喃着“退部退部,我要退部”,视线在围住他的人群中搜寻着那个把他踹下来的罪魁祸首,可是早就不见人影了。

那个叫大野智的学长,你给我等着。

 


学长真是一点都不如想象中可爱呀!

樱井翔是以极高的偏差值进校的,其人是一位风云人物,因为他不仅成绩好,还是一位优秀的 alpha,有着帅气的外表,个性突出,桀骜不驯的染着黄毛,打耳钉,推翻了人们以往对绩优生的印象。

刚进学院不久就听到人们拿自己跟高一届的学长相比较,听闻本院高一届的学长,同样是一个优秀生。说的多了,二年级的大野智学长的名字,很快在新生中也传扬开来。

在按耐不住好奇心跑去偷窥了学长之后,无数 alpha学弟在心中大学一定要完成的事件排行榜上第一顺位标上一笔[啪服学长]。即使是新入学的学弟,也都对学长纷纷路人转粉,加入学院后援会组织。

 

大野智,从各个领域来说,都是学院传奇,各种校级活动、比赛,拿奖拿到手软。

终于,在生徒会上,樱井翔见到了大野智。

那个坐在生徒会长旁边的人,樱井翔第一眼把他认成了女孩子。

略长的头发柔顺地垂在脸庞侧,侧颜完美无瑕,抬起头看过来的上扬的眼尾,化作一只白鸽直接飞进了樱井翔的心房。

那一刻樱井翔认可了所有校园传闻。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敏感的嗅到了他的信息素,甜甜的奶香味。

甜美的omega信息素。

除了精致的外貌,大野智的身体素质和行为举止都掩盖了他是一名omega的事实,艺术才华横溢,运动神经发达,参加了很多不同类型的社团,且都表现优异,是全学院无人不知的人物。

樱井翔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晚自修的结束铃声刚刚打响,樱井翔便收拾了书本,因为最近学业繁忙,他不打算回家了,直接回寝室休息。

走在人影寥寥的校园里,突然看见前面路灯下,一个高大的男生,猝不及防拦住走在前面的人生拉硬拽地把人拉扯着进了道旁的小树林。

樱井辨认出被纠缠的人正是大野智,他悄悄跟上去,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观察情况。

大概是身为alpha的高大男生,把大野智推到一棵树干上,伸出一条手臂,挡住了大野智的退路,“我很喜欢你,大野君,你愿意被我标记吗?”那男生说道。

樱井翔以为大野智会害怕,会紧张,甚至可能会哭出来,但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他出乎意料。

大野智歪着头,冲那个alpha露出一丝微笑,笑的那个alpha心旌摇曳,低下头想要亲上那两片弧度优美的唇。

没让他得逞,大野智迅速抬起腿,向那人裆部踢过去,举止轻浮的alpha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翻滚着,哀叫不断。

好厉害啊!樱井翔差点笑出声,他赶紧捂住嘴,把杠铃般的笑声堵在嘴里。

大野智你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野智拍拍衣服上沾的灰尘,看都没看地上挣扎的人一眼,直接走出了小树林。

樱井翔赶紧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跑出来,去追渐行渐远的大野智。

 

“学长,大野君,请等一下。”樱井翔跑着过来,冲着他喊道。

“又来一个?今天还真是热闹。”大野智把垂在额头的柔顺前发向后捋去,看清楚追上来的人,眼睛眯了眯,露出了微笑。

“我知道你,”他笑眯眯地说:“你是一年级的樱井君。”

“诶,学长知道我?”樱井翔受宠若惊,看上去犹如高岭之花的学长竟然认识自己。

“偏差值最高进校的优秀学生,全校没有谁会不认识你吧。”

大野智的笑容充满感染力,樱井翔不由得凑近了些,深深嗅了一口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奶香味,处于本能反应,他咖啡气味的信息素自然而然地氤氲而出。

两股气息相互融合,缠绕,汇合在一起,好像一杯调制比例刚好的拿铁,诱惑人们喝掉它。

大野智也感觉到了对方alpha信息素的气息,他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一步。

这防备的姿态,跟方才如出一辙。

樱井翔有些莫名,继续上前跟进一步,谁知道大野智突然伸出手推开了他。

“你想干嘛?”充满戒备心地看着樱井翔,大野智两道秀眉紧紧顰着,面色不快,下意识摸了一下手臂。

那习惯动作樱井翔很熟悉,他的omega爸爸也经常这样,那是因为omega在前臂上贴了抑制贴的缘故。

 

平权运动胜利已经快走进第十个年头了,大环境已经好很多,可是很多omega还是习惯性对alpha存在很高的戒备。依他们俩的年纪都经历过alpha尊贵而omega卑微的年代,做出这样的举动,樱井翔倒也不意外。

可是大野智的反应远比他预料来的激烈。

“我就是想跟大野君交个朋友,没有其他意思。”樱井赶紧解释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alpha背后都在打什么主意,你们这叫平等尊重吗?”大野智突然怒火中烧,“没有其他意思?那你释放信息素干什么?”

那你可不能怪我,是因为你吸引了我的自然反应啊。这话樱井翔只敢在内心想象,他怕脱口而出大野智也给他裆下来一脚。

“无话可说了吧?”大野智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跟着我!”转身就走。

第一次搭讪就这样失败了。

 


被拒绝的樱井翔愤愤不平,他的个性让他不愿轻易放弃、承认失败,而且他不是流氓,他是真的很喜欢他,觉得他们两个很合适的。

默默在手账小本上把追大野智编辑在重要事项的第一顺位上,还高亮加粗画了几笔,用力地合上小本子,樱井翔握了握拳,加油!

 

樱井翔在每一个大野智参加了的学院社团都报了名,那家伙艺术天分和运动神经还真是好,报完名后每天樱井翔都参加活动,每天出现在大野智面前。然而大野智并不搭理他,活动一结束就离开,看都不看他一眼。

尽管在现实中不得不承认alpha有些方面的确强过omega,但并不是所有方面,一下子参加这么多活动优秀如樱井翔这样的alpha,也颇有些力不从心,而最基础的自然法则,帮助他做出了筛选。

一周后。

因为私人关系批准樱井翔入社的绘画社,集体表决除名了他。

因为跳水事件,樱井翔主动退出了游泳社。

还有一些林林总总的社团,不是被动除名,就是主动退出。

到最后,只有羽毛球社,樱井翔坚持了下来。

 


大野智在球场上的身姿令他着迷,而樱井本人球打得也可以,最重要的是,教练把他跟大野智编在一组打男双,预备参加今年的校际联赛。


天赐机遇。

每次活动结束后,樱井翔名正言顺独留下大野智,进行所谓默契训练,这也是获得了教练的许可。

大野智在对面沉默地帮樱井翔吊球,抿着唇的样子可爱至极。看到他的样子樱井翔就劲头十足,而大野智也不服输,他就是想证明omega也能做得和alpha一样好。往往一场特训下来,两个人能打上几百回合,最后都汗流浃背地躺在场地上大口喘气。

躺着望向球馆钢化玻璃的棚顶,碧空如洗,偶尔有飞鸟掠过,留下一连串清脆的鸣叫。

他回头看着身边的大野智,同样舒展四肢,和他望着同一片天空。

他觉得,两个人之间这样的氛围,其实也很美好。

 

 

樱井翔走读。

这天晚上八百年不回一次宿舍的樱井翔,一开门屋里一片漆黑,抬眼看到一张脸漂浮在半空中,吓得他大喊一声,在差点夺门而逃的前一秒,看清了那张脸的模样,硬生生憋住了想发火的欲望。

大野智为什么会在他的寝室里?

电灯恰到好处地闪烁了几下,及时地亮了起来。

大野智收好螺丝刀,从人字梯上矫健地跳下来,拿下嘴里叼着的笔形手电筒,冲门口的樱井翔打了声招呼“樱井君”。

樱井翔配合地龇牙冲大野智一笑,进屋搬了把椅子,“大野君,辛苦了,请坐吧。”

“我说你们都是一个社团的了,怎么称呼还这么客气?”高桥看看两人说道。

“我来找高桥,顺手帮忙修个灯。我就不坐了,还有事我先走了。”大野智朝高桥道了别离开。

高桥是个beta,是知名制药公司的公子,樱井翔很关心大野智来找他有什么事情。

“我只告诉你哦,要保密。”高桥神神秘秘地低声对樱井翔说。

大野智来找高桥是要拿高效抑制剂。

再过几天就是校际联赛了,樱井翔明白很可能是撞上了大野智的发情期了。

可是频繁大量使用高效抑制剂,后果是很严重的。

樱井翔陷入深深的担心。

 

 

接下来的集训,每当网前的大野智跳起来扣杀时,飞扬的衣襟下,露出抑制贴的边缘,牵动着守在后场的樱井翔的心。

这样下去不行的,又一次社团集训的时候,樱井翔打算在更衣室堵到一直单独更衣的大野智,跟他好好谈谈。


推门进去的时候,室内空无一人。

明明看见大家都换完运动服,大野智才一个人进了更衣室,怎么不见人。

樱井走进去,绕过中间的板凳,突然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

是大野智!

樱井翔冲过去把他扶坐起来,让昏迷的大野智靠在他身上。大野智光裸这上身,他身体微烫,热度给白皙的皮肤镀上一层淡粉,原本淡淡的奶香变得浓烈甜腻。

抑制剂使用过度,发情期的omega荷尔蒙反扑释放,势如洪水。

樱井翔控制着自己的意志力,拿过大野智的运动包翻找着,没有抑制贴,大概他是忘记换新的了。

更衣室外面传来教练和其他社员的声音,其他 alpha也已经察觉到了omega的信息素。樱井翔当机立断抓过大野智的运动服把他裹起来,一个打横抱起他,踢开门迅速离开这不安定的场所。

 


樱井翔径直把人送到了校医室。

平权运动后,所有公共场合都按照紧急预案配备了处理这种情况的应对措施。

在校医注射了紧急抑制剂之后,大野智从迷蒙的发情状态清醒过来。

一睁开眼睛正看到樱井翔比阴天还沉的脸。

看看周围环境,大野智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再次看向樱井翔,他嘟着丰润的嘴唇,满脸写着不高兴。

“谢谢你”大野智想了想,还是应该先道谢。

“知道谢我了?”樱井翔开了口,眉头还是紧紧皱着,“要不是我先发现了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怄气么?你是小孩子么?大野智有点想笑,嘟着嘴的樱井翔仿佛褪下精英的绩优生外衣,像极了某种小动物。

趁着大野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樱井翔抓住了大野智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像触了电,大野智条件反射般要抽回手,不料樱井翔却紧紧攥住不放松。

“智君,我理解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不觉得你有点矫枉过正了么?”樱井翔直接点破了窗户纸,他不知道大野智过去经历过什么,但他清楚他自尊心极强,拼命靠努力弥补着omega天生的劣势,努力让自己像 alpha一样优秀,甚至已经超过了很多 alpha,他又是极其敏感的个性,害怕 alpha接近自己只是出于本能。

 

一句矫枉过正,正戳中大野智的内心。他承认自己过于谨慎,因为他害怕自己判断失误,感情错付。平权运动前,绝对强势的 alpha,对处于弱势的omega进行着压制,他曾亲眼见过被标记后又被抛弃的omega状况有多惨。

如果看不清,就全盘否定吧,保护好自己就可以,感情什么的,我才不需要。

大野智一直贯彻执行他自己的决定,直到遇见樱井翔。

林间小路那次,并不是他第一次见樱井翔,他早就知道他了。

一开始也是从同学那里听来的传闻,在迎新大会上看到了新生代表樱井翔上台演讲,的确是个优秀的 alpha。

打破他厚重戒备心的,却是樱井翔对身边omega属性同学的一视同仁。以前接触到的alpha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丝过去专制时期的余毒,可是樱井翔却不是,他举手投足的教养,对任何属性的人都真心相对,渐渐溶解了大野智心上的坚冰。

柔软的心上,好像开出了花。

但当樱井翔来向他表白时,二者相容的信息素,难以抗拒的本能的骚动,却让大野智退缩了。他害怕不能控制自己,害怕被本能驱使,向alpha臣服,粉碎了一直以来的努力。

他逃避了内心。

 

“智君,我愿意和你一起努力,你可以接受我吗?”

重新直视樱井翔的眼神,黑亮的瞳孔殷切地投来爱恋的视线,毫无杂质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真诚、热切、坦然,透出真正的强大。

大野智想,也许自己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强大,真正的强大来自内心,不是逃避本能,而是有信心把握住它。

这一次,他决定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

反手握紧樱井翔的手心,大野智主动贴上了樱井翔的双唇,以行动代替回答,很有大野智的风格。

双方融合的信息素气味,盈满房间。

咖啡加牛奶,的确很相配。

 

“醒了?醒了没事了就走吧。”校医进来,打断了两人的亲昵。

在出门的两人身后,校医嘟嘟囔囔:“早这样不就好了,何必过来挨一针。”

 

 

比赛前一天,樱井翔和大野智在球馆训练场见面的时候,樱井翔收走了大野智所有抑制贴。

大家还颇有些担忧,没了抑制贴,明天正式比赛时大野智突发状况怎么办。

 

第二天,一身拿铁气味信息素的大野智,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

樱井翔时不时按耐不住流露的微笑、盯穿前场大野智背影的热烈眼神、以及大野智接球跳跃时,露出头发遮挡的脖子后面腺体上的齿痕,给出了答案。

作为校园传奇的两人,创造了新的校园传奇。

强强联手,工力悉敌。

本院不负众望捧回了校际联赛的总冠军奖杯。

 

 

 

最近大野智奶香渐浓,大概又快到周期了吧。

奶香信息素经常吸引来其他alpha在大野智身边转悠,樱井翔很不开心。

他小心翼翼跟大野智提出临时标记的提议,却换来一记眼刀。

樱井翔委屈地龇牙咧嘴,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嘛,又没有强来。

 


下午球队训练,继续男双配合制练习。

这次樱井翔打前场。

轮到大野发球,他瞅了瞅在他右前方摆好了架势的樱井,眯眼瞄了瞄准头,抬起手摆好发球动作。

“痛い!”

快准狠的一记发球直直打在了樱井翔的后脑勺,樱井翔大声呼痛,丢掉拍子捂着头回头瞪视着大野,大野装出很紧张的样子,说着没事吧没事吧,我失误了。

其实心里特别爽。

临时标记,你还上瘾了是吧。

 

 


“我说,智,你不是还有几天才到周期嘛?”樱井翔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看着眼前媚眼如丝的人笑的很欢,眼尾的白鸽又扑棱棱地撩拨着樱井翔的心脏。

樱井翔被大野智一个电话叫到了酒店,进了门却看见只穿了白色浴袍的人,侧卧在大床上,拄着头看着他。

耸耸鼻子嗅着空气中仍是清淡的奶香味,智的信息素释放正常,而视觉上的冲击让自己的咖啡味信息素却爆发了开来。

大野智笑笑,从床上爬起来,跪到床边手臂攀上樱井翔的脖颈,压低他吻上唇角。

“对呀,我就是想证明这不是属性的本能,而是因为我喜欢你。”

樱井翔的心因为这句话漏跳了一拍,毫不犹豫地拥抱住大野智的身体,深深地回吻着。

主动的人儿让樱井翔惊喜,可是接下来大野智的一句话挑衅了他身为alpha的尊严。

“谁让你怂呢,总提临时标记什么的,只好我来约你了。”

什么?我怂?太天真了大野智,你的alpha怎么会怂!撩我,那就负起责任来。

两个互不服输的人,开启了漫长的绑定之途。

樱井翔的后背让大野智挠的那叫一个血乎,樱井翔也没惯他,做到最后,大野智哭都找不着调儿了。

 


这,其实也很传奇。

 

 



fin



评论(8)
热度(20)
  1. 牧雪marim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緋雪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