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KS】锦上雪

旧文重发,小修



在我心里,世间唯你是最珍贵的。

我还要听你说,小和。

这句话,为你说多少遍都可以,为你说上一生一世。



雪或血,烟和火,哭与喊,刀光阵阵发寒,鲜血满地流淌。

年幼的大野智抱着膝盖蹲在假山后面,亲眼看着一群蒙面黑衣人冲进宅邸,杀死自己的全家老小,连仆人也不放过。

他被乳娘藏在这里,一动也不敢动,听闻外面杀戮和嘶吼之声,冲天的火光映照着脏兮兮的小脸,无声的泪水冲刷出两道泪痕。


天幕微蓝,就快天亮了,雪也已经停了,蒙面人早已经撤退,宅院里寂静无声,他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直到听到稚嫩而熟悉的一声呼唤,“智”。

他探出头去,果真,是和也。

“和也,我在这里。”他虚弱地出声呼唤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智!”和也和家臣松冈发现了他,赶紧朝这边奔过来。

“智你还活着,太好了!”和也紧紧抱住他,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少爷,快带上智少爷我们离开这里。”松冈劝道。松冈用狐裘锦披风紧紧包住冻僵的智,然后一把抱起,同和也快速离开如地狱般的大野府邸。


智发起高烧,烧的说胡话,为了保密二宫老爷只差了两个心腹仆人照顾智,但是和也不放心,侧夜未眠地守在旁边。

“大野老爷真是太正直了,所以遭小人嫉恨,竟这样被屠了满门,真是天大的冤屈。”

“是呀,只留下这样一个孩子,真是可怜。还好我们老爷心地善良,念在同僚之情,差人悄悄去看看,剩他一个活口捡了回来。”

“别说了,你们下去吧。”和也看见智睁开了眼睛,制止了仆人的对话。

大野智面色潮红,十分困难地喘息着,艰难地吐息开口说话:“小和,我爸爸妈妈,他们是不是真的都被杀死了?”

“智,不要伤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和,我在这会给你带来危险吧?”

“智,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在我心里,世间唯你是最珍贵的。你在,就好。”

智闭着眼,泪水无声地流淌,不曾停息。此刻任何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和也只能紧紧搂住他,用行动无声安慰着他。




“智,你看,下雪了呢。”和也兴奋地指着书房窗外。

“是啊,雪好美啊。”智也搁下笔,跟和也一起趴在窗栏上凝望雪景。

春分夏至,秋去冬来,大野智在二宫和也家生活着,已经成为二宫家一员。两个人朝夕相处,同食同宿,几乎一刻也不分开。


“吶,智,咱们用对方的姓氏来对藏头诗吧。”

“好哇。”智点头同意。

“我先来,你听着:

 大漠落雪银月孤

 野泉流冰梅凝霜”


“二分天光共凭栏

  宫灯剪灭话情衷”


“哈,你说你这两句是什么意思?”和也听了智对出的诗句,坏笑着,伸出手指戳戳大野的脸颊。

“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我俩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啊,二更天还不睡觉在聊天。”大野说道。


一朵雪花飘落在智的唇上,还没来得及被温热的唇融化,和也早已覆上去舔舐进自己口中。

“嗯,甜呢,比雪花冰好吃。”和也满意地放开智的唇。

“真的吗?我试试。”智把头探出窗栏,张开嘴伸出小舌头接空中飞落的雪花。

小傻瓜,我是说你的唇真甜,和也在心里笑智。

“你们两个,不温书还在玩。”二宫老爷突然进来书房,督促两个顽童读书。

和也和智对望一下,吐吐舌头,赶紧回到书桌前执起毛笔。

窗外的雪花纷纷而下,零星飘在两个少年素锦的衣袖之上。



读书、习武、骑马、吟诗作赋,日子一天天过,两个孩子渐渐长大。

“智你看”和也手执三支利箭,左臂拉满弓,嗖的一声放箭,分别射中百步开外竹林中挂着红布条的三根毛竹。

“和也,你的箭术更精准了呢!”智称赞道。

“你也是啊,舞剑堪称一流啊!”和也高兴地说道。


两人正切磋技艺交流心得,一个仆人跑过来禀告:“和也少爷,智少爷,老爷叫你们快些回去,有要事相商。”

两个人对望一眼,察觉出气氛的不同,赶紧上马一路飞快奔回家中。


从没见过二宫老爷如此阴沉的脸色,旁边和也的母亲更是神色悲悲戚戚,几欲流泪。

“父亲,母亲,发生什么事了?”和也走上前问道。

差遣走了仆人,父亲声音低沉地说道:“宫里传来了谕旨,明日吾王将在宫中宴请所有臣僚家中已成年的子嗣,和也,你也在其中之列。”

父亲的话如同惊雷一般,震惊了两个少年。    


王的盛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每一年,王都在宫中宴请臣僚之子,大臣们俱是敢怒不敢言。他们的王好男色,尤其是年轻英俊的少年,这已经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了,而且专挑身边的大臣家眷下手,家有男儿的臣僚都在为成年的儿子担忧,没想到是躲也躲不过,今年就落到了自己头上。

母亲已经泪流满面,父亲也是唉声叹气。


回到自己寝室的和也脑子一片麻木,呆然静坐到了天黑也不自知。

“怎么不掌灯?”是智,来到了和也房间。

他紧挨着坐在和也身边,轻抚和也攥紧拳头的手,用自己的力量安慰着他。

“别掌灯。”和也转身搂住了身侧的智。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啊,而明天天一亮,自己就要入宫,供那个恶心的王挑选,简直不能容忍,和也恨不得杀了他。

但是,为了家族的安全,自己又如何能挣脱命运的安排?

想到这和也搂紧了怀里的智,无力感让他说不出话来。

“小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智柔声安抚道,“别难过,一切都会好的。”

和也松开手,望着眼前的智,月光下的智眸光如星,定定地看着自己,巨大的悲伤如同潮汐般淹没了和也,他需要眼前这个人拯救仿佛溺水的他。

和也含泪吻住了智。

智能体会和也现在的心情,但是他不敢劝说,他只能用温柔的回应来安慰着他。

“智,”和也放开智的唇,按住智的后颈,让他们额头相抵,“智,我想要你,就现在。”

智没有说话,静默了半晌,他解开了衣服。


不知道这是一个开始,还是一种告别。


两个人都紧紧搂着对方,想要把对方揉进骨血里。成年懂事后,那种相依相伴早已经化作脉脉柔情,不需要语言,两个人都懂,相互间传递的情感意味着什么。

无声地吻着,互相需要着,唇舌交缠,手足相拥,两颗年轻的心脏贴紧在一起跳动,每一个动作都优美而忧伤。

被滚烫的体温点燃,智如同刚坠落就融化的雪花,即使痛感致使他双眸含泪,他也努力扬起微笑看着和也,和也懂得他的苦心,智把什么都交给自己了,自己不是浮萍野草,至少这世间还有希望。和也合拢双臂,用力搂紧大野智纤细的腰背,一下下疼爱着他,决心将这带着凄美的纯白沾染上自己的颜色,决绝而又坚定。


我爱你智。

再说一次小和。

我爱你。在我心里,世间唯你是最珍贵的。

我还要听你说一次,小和。

这句话,为你说多少遍都可以,为你说上一生一世。



天初亮时分,一乘御辇停在了二宫府偏门。

智吻了吻尚在睡梦中的和也,放下一封书信在枕边。

一个人悄悄走出门,踏上了御辇,向深重宫门而去。


大殿之上府乐嘈嘈,伶人舞姬扭动腰肢卖力地表演着。

与宴者除了王,所有人都统一沉默着,和大殿中央的热闹喧嚣形成鲜明对比。

一曲舞毕,舞姬和乐队都撤下。王意犹未尽提议道:“各家公子可有才艺表演?”

沉默的人群中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叩首,清亮的嗓音说道:“草民可表演舞剑。”

得到允许之后,他走到中央,站定,执佩剑长身而立,待闻得筝音初响,随声而动,那柄剑仿佛银蛇出动,婉转柔软,忽而又挟裹寒芒,摄人心脾,少年的身姿也如剑一般,忽而干脆利落忽而行云流水,一招一式英武与柔美并存,衣袂翩跹,相得益彰。大殿之上所有人叹为观止。

王正看得如痴如醉,少年面容俊朗,眸似寒星,正是自己欣赏的那一型,还在脑海中幻想着待会带去后宫如何享用时,耳边闻得利器破空袭来的呼啸,以及人们惊吓的呼喊,没有人来得及做任何动作,少年已到王上近前,手执利剑高高越过头顶——

“此等昏君,吾等杀之而后快!”

手起剑落,一缕鲜血飞溅金绦黄绫之上。



布告贴满大街小巷,刺杀王的罪人将于秋后问斩。

人们悄声议论纷纷——

“昏君该杀,杀忠臣养奸佞,不理朝政只寻欢作乐。”

“可惜了大好年华的少年啊。”

“听说是代替二宫家的公子入宫的,小小年纪竟有此等勇气。”

……


人群中,一名头戴斗笠身着布衣的男子,随着大家的目光注视着墙上的布告,许久没有动作。


那个人,代替自己,做了自己想而不敢做的事。

不会让你死的!

压低斗笠,男子慢慢退出了人群,返身离开。



处刑当日。

弑君的少年被押上处刑台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人们纷纷称奇,刚入秋,还不到下雪的时节呢。


雪花纷纷扬扬,犹如飞蛾扑火般投向大地的怀抱,落在台中央捆绑着的少年身上、头发上、睫毛上,也落在旁边立着的钢刀刃上,散发着噬魂摄魄的寒光。

只隔着单薄的素衣,少年却像没有体温一样,落在身上的雪花竟然不融,渐渐覆盖住他,像是晶莹剔透的雪人,即将与这尘世隔绝开来。


时辰一到,刽子手举起了刀。

手起刀落,血滴在雪上犹如寒梅绽放。


智睁开眼睛,刽子手倒在一旁,被一箭穿喉当场立毙。 

和也?

一跃而上到台前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又射出几箭解决了围上来抓捕的官兵,和也自袖口抖出一把匕首划开了捆绑智的绳子。

俯身搀扶起智,“跟我走!”望过来的坚定的眼神。

二宫和也飞身跳上一匹黑马,一伸手将智捞上来放在身后的马背上,“搂紧我。”柔声吩咐道。

智听话地搂紧了和也的腰。


一路上箭无虚发,追击的官兵纷纷受伤,但仍有士兵不死心地继续追赶。

“午门走水啦!”一声呼喝引去了部分兵力。

“玄门走水啦!”追击的官兵乱了阵脚。

事先设置好的机关起了作用,放在暗处的火石被日晷控制的机栝推动撞击火镰,火花引燃了城门角堆放的防寒冻的干稻草,和也设计的小意外成功吸引了兵力,为带智突出重围争取了机会和时间。

围观的百姓们纷纷给黑马让路,骏马飞驰而过之后又把路围了个水泄不通,拦住了大批穷凶极恶的追兵。


顺利逃出城门,骏马一路狂奔到了城外山口。

两个人下马,和也用力一拍马屁股,黑马向北狂奔而去。

和也扶着智在山里绕来绕去找到另一条路下了山。

山脚有一座破庙,两人刚进去,和也立刻转身,搂住了跟在身后的智,双臂紧紧的箍住智的身躯,像害怕再度失去他一般。

“你个傻瓜,为什么自作主张!”


那一夜之后,大野智只给自己留了封书信,要自己带全家离开王城,远走高飞。而他代替自己只身一人入宫行刺王上,不仅为他自己报了杀害父母之仇,更是避免了和也受到强权的残害,也为百姓铲除了天怒人怨的暴君。


一直以为只有我才能保护的人,却反过来保护了我。

今生今世不会再放开手!


“小和,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呢?”

“你放心,我早依你之言遣散全家,所有人都很安全。”和也用手心捧住大野智的脸颊,深深凝视着对方的明眸。

“我害得父亲大人不能继续为官……”智脸上流露出愧疚的神色。

二宫和也迅速截断话头:“傻话,父亲大人早不想再为昏君效力了,父亲还说,他不如你有勇气呢。”


和也的掌心用力压住智的后脑,将智的脸庞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让饱受折磨的单薄身体与自己紧密贴合,用体温暖热他,渐渐感觉到怀中冰冷的身体渐渐缓和过来,有了让人放心的温度。

靠在日夜思念着的人怀中,智感到安心极了。在狱中他不敢奢望的重逢,真的实现了。这一瞬拥抱的实感,让他一生一世不舍得放手。

“好了,此地也不能久留,我们马上出发。”和也放开智,从背包里拿出一件披风,给智仔细地穿好。

“我们去哪?”智问道。

“东南。跨过国境线,我们就安全了。”


从破宅院的后门出来,院子外梅树上栓了一匹白马。

和也先将智扶上马背,自己翻身上马跨坐在智的身后,背上弓箭和包袱,和也双臂绕过智的腰身两侧,虚搂着他,双手抓紧缰绳,一夹马镫,一骑一双人向东南绝尘而去。


和你在一起,天涯何处,都可以,只要和你在一起。



和也,我爱你。

智,我也爱你,你是世上我唯一最珍贵的人。

这句话,为你说多少遍都可以,为你说上一生一世。



 大漠落雪银月孤

 野泉流冰梅凝霜

 二分天光共凭栏

 宫灯剪灭话情衷

 一袖舞剑斩恨仇

 生死几番定今夕

 一幕天启云纵风

 世别宫闱锦上雪







fin



评论(2)
热度(44)
  1. 牧雪marim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緋雪
    我還記得看到這篇的驚豔親愛的 你是很棒的寫手同時文如其人心思細膩 聰敏黠慧等你安好 等你順心 等你回...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