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实验情人 (同人bl)

so,微x2

父子梗 架空的未来世界 微虐吧大概

旧文没修 大概一堆bug吧(无力)


 



1

大野智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

平时一点也看不出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家伙人缘有那么好。

所有人心情沉痛,眼眶含泪,向他做着最后的告别。

唯有站在家属席上的樱井翔,眼球充血,眼眶却像干涸的枯井。

 

葬礼简单而庄重,既有大野智随性的特点,又能看出樱井翔严谨的特质。秉持大野的意愿,遗体经过粒子震荡粉碎,随着氮气弹射向外层空间,变成宇宙尘埃。

 

结束这折磨人的一切,樱井翔拒绝了相叶、二宫和松本的陪同,独自回到曾经两个人的家。


依旧没有眼泪,在大野智恶性淋巴癌二次复发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哭泣了。樱井翔瞒着所有人私自做了个决定,现在不是悲伤痛哭的时候,他触动墙上的按钮打开实验室的暗门,走了进去。

 


2

松本润在步道旁停下飞行器,变小后装进口袋里。他看见相叶和二宫正站在樱井家门口的绿化带上看着自己。

“你们也是被樱井翔叫来的?”他走过去问那两个人。

“嗯哼,我就知道他都会通知我们三个,所以在这里等你一起进去。”二宫和也按了门铃。

上午正在工作中,三个人都接到樱井翔的视频留言让他们到他家去,说是有重要事情告知。

 

樱井翔打开门,几个月不见脸色更差了,头发长长了乱七八糟纠结在一起,摆手叫他们进来。

相叶雅纪第一个迈进房间,敏锐的闻到一股很浓的奶制品的味道,正奇怪要发问时,房间里响起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

“satoshi醒了。”樱井翔立刻抛下他们,跑进里间,留下他们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樱井翔抱着一个小婴儿从里面出来,抱到并排坐在沙发上的三人面前,“来,认识一下,这三个是相叶叔叔、二宫叔叔、松本叔叔。”

“樱井翔你在干什么?这个是……”二宫和也尖着嗓子质问。

“这是satoshi啊,不认识了么?”仔细看小婴儿的五官确实跟过世的大野智一模一样。

松本润惊讶地指着婴孩,“你,克隆了大野智。”

“对,这样智就又重新回来我身边了。”樱井翔看着怀中的婴孩一脸慈爱。

“樱井翔你疯了啊!你好歹也是科学家!”相叶都有点不能接受了。

虽然现在星际法承认克隆人的存在,但在道德层面上依然是争议话题,克隆人在人群中如何生活下去,面对怎样的未来,他们想都不敢想。

 

“我没疯,得知智君不治的消息那时我就已经思考过了,我必须这么做!”樱井翔看着把小手放进嘴里的婴儿说:“他是我们俩生命的延续,我需要他的存在,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现在唯一值得担心的是,DNA改造技术现在还不成功,而血液样本我是在智君二次复发之后取得的,这孩子的癌变几率要比常人高几个百分点。”

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沉默着。

 

“相叶,你是遗传学博士,快点给我好好研究,研究出剔除DNA癌变的技术。二宫和松本你俩也别闲着,有空来给智当保姆,帮我带孩子,我现在带他都没时间做研究了!”

还能说什么,都已经既成事实了,三个人只好答应有空就来帮樱井翔照顾婴孩,养大这个大野智。

 


3

大野智2岁。


陪着大野智玩了一上午,又喂了奶,孩子开始揉眼睛打哈欠,要睡午觉了。

樱井翔抱着孩子走来走去,轻轻摇晃臂弯,哼着摇篮曲哄大野智入睡。大野智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樱井翔慢慢地眨,越来越慢,终于抵抗不住睡过去。

 

小心翼翼把好容易哄睡了的大野智放到枕头上,刚要抽回手,孩子感觉到了温暖的怀抱在远离,搂着肩膀的小手立刻收紧,喃喃叫了声“papa”。

樱井翔赶紧再次俯下身,以俯趴的姿势轻轻拥着大野智,体温重新覆盖住孩子小小的身体。

感觉到安心的大野智雪玉的小脸在樱井翔脖颈处蹭蹭,安静了下来。

 

跪趴的姿势很辛苦,樱井翔看孩子睡了想起身,刚一动怀里的孩子再次哼唧一声,这回樱井翔彻底不敢动了。

不知道这个姿势维持了多久,大野智的小手终于自然垂下,搁置在脑袋两侧,睡熟了。

 

爬起来的樱井翔已经满脸是汗,哄孩子实在是太辛苦了。

虽然跟研究所申请了在家工作,但是照顾孩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小家伙也黏他,一眼看不见他就哭。工作进度已经非常缓慢,研究不见起色,樱井翔心情急躁,但只要趴在大野智的身边,看着睡熟的小脸,内心就一片宁静,默默发誓这一次要守护好他的智。

 


4

大野智6岁,要上小学了。


樱井翔把贪睡的小孩从床上叫起来花了半小时,结果牛奶扑了,煎蛋也焦了,焦的都苦了,大野智依然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遗传物质的奇妙,这位也是个味觉失调者。幸亏是这样,樱井翔不用再费神提高厨艺了。

 

打开门相叶雅纪已经站在门口,把孩子抱上飞行器,让大野智跟樱井翔道别,孩子冲一脸恋恋不舍的翔挥挥手,说了声“papa再见。”

相叶雅纪看着咬着嘴唇的樱井翔忍不住调笑他:“你至于吗,又不是生离死别。”脱口后意识到说错话了,要是二宫在又得打自己头了,吐了吐舌头关闭舱门,飞行器升空向学校飞去。

 

相叶他们几个有空就来接送大野上下学。

大野智很喜欢学校生活,路上叽叽喳喳和叔叔聊个不停。

一开始他们对这张脸叫他们叔叔还有种违和感,久而久之习惯了,违和感就下线了。

 

孩子生长期变化很快,开始蹿个子了,几个叔叔隔三差五买一大袋衣服送过来,大野智的衣服已经比樱井翔的还多了。樱井翔开始抗议,怎么你们现在比我还上心。

二宫他们开始觉得有趣了,孩子的天真可爱和亲近感让他们几个也体验到了为人父亲的感觉,好像玩养成游戏一样,给他搭配搭配服饰,带他去打棒球,点亮他的各种技能,听话了奖励好吃的,淘气了打屁股,这一切让他们乐此不疲,甚至有时候周末整天樱井翔都见不到大野智的人影,晚上人才被送回来,玩累的孩子趴着睡在背上,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5

大野智10岁。


四个顽童一样的大人打算给他过个印象深刻的生日。

早上天还不亮,四人抱着礼物悄悄潜进大野智的房间。

大野智整个人深深陷进柔软的被褥里睡的香甜,松本润突然打开灯,墙壁里的HiFi设备播放起了生日快乐歌,四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大男人一起跳上大野智的床,“生日快乐!”

躺着的大野智被冲击力弹了起来,落下时被早准备好的樱井翔接住抱了个满怀。


那三人围上来一通呼噜乱乱的头毛,一边叫着生日快乐。

被闹醒的大野智软软地笑着,在樱井翔一只手从背后拿出礼物时笑的最开心,小手捧住他的脸啪叽使劲亲了一口,“谢谢papa,谢谢叔叔!”

挣脱怀抱大野智开心地跑到一边拆礼物去了,樱井翔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愣在当地闹了个大红脸。

二宫拍拍他的肩,“喂,别乱想,他还是个孩子。”

“我什么也没想!”不太有说服力的辩解。

三个人一副了然的表情,不理樱井,跑去陪大野拆礼物去了。

 


6

大野智13岁。


上了中学以后,孩子进入叛逆期,不再像小时候一样总是缠着樱井翔说个不停。

他跟那个大野智有一点不同就是性格极其活泼大胆,很爱和人交流,在学校朋友一大堆,放学后以及周末邀约不断,早已不跟这四个大人玩了,四个大人表示很是寂寞。

 

有一天大野智被相叶和二宫接放学,送回家后神秘兮兮地拉着樱井翔说“papa,我今天看见相叶叔叔和二宫叔叔接吻了。”


大野智放学从校园走出来,看见步道边停着的飞行器里面相叶雅纪搂着二宫和也的脖子亲吻他的嘴唇,如胶似漆的,丝毫没注意窗外盯着他们看的大野智。直到大野智等的不耐烦敲了敲玻璃窗,才惊觉而分开。

相叶红着脸给大野智打开舱门,大野登机后还听到二宫和也在抱怨“笨蛋雅纪,你又忘了给窗子加隔离色。”

 

“papa,他们是恋人吗?”大野智问樱井翔。

“你怎么懂恋人这个词?”

“我同学知念侑李说的,他说亲嘴的就是恋人。”大野智回答。

“嗯,他们两个是恋人。”

“papa,你的恋人呢?你和谁在一起有了我?”

终于来了,这个问题樱井翔从大野智五岁时就在想如果被问到该怎么回答,到了这一刻竟然无法对着这个孩子说出——你就是我的恋人,是我让你出生的,这话他说不出口。

“你还小,不该问这个问题。”

“我不小了!你怎么总是这样,把我当小孩。”孩子这个时期最烦别人还拿他当孩子,什么都不跟他说让他觉得自己不被尊重,受到了冒犯。

大野智生气地跑回房间,摔上了门。

 

樱井翔陷入纠结,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和身份跟大野智沟通。

大野智一天天长大,面对越来越像记忆里的人的脸,樱井翔有时候会恍惚,想要搂着他吻他,抱上床狠狠要他,盯着他的脸意淫的时候听到他叫papa被惊得一身冷汗。他现在明白克隆人在道义上一直不被支持的原因了,他已经混乱了。但是他找回了他,他也必须找回他。他不后悔。

 


7

大野智15岁。


大野智又几次询问过樱井翔关于恋人的问题,樱井翔都含混过去了,对此大野智很不满,后来便经常不在家,也不再跟樱井翔沟通,父子关系处于冷战状况。

 

这天半夜了樱井翔捶着酸痛的腰从实验室出来,发现屋子仍旧被黑暗笼罩,大野智还没有回家。


拿起通讯器刚想联系他,突然听见了小型飞行器降落的声音,他走到落地窗往外面看,大野智正跳下来,紧接着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也跳了下来,大野智摆摆手刚要走,却被男孩扯住领子吻了上去。

樱井翔立刻拉开落地窗朝外面大吼,“大野智你给我进来!”

俩男孩子吓了一跳,对方放开大野的领子又说了句什么,才跳上飞行器离开。

 

大野进屋,也不搭理樱井翔,就往自己卧室走。

“站住!”樱井翔拦着他,“那是谁?”

“我同学,知念侑李。”

“你们、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我问侑李什么是恋人的感觉,他在教我。”大野智无所谓地回答。

“怎么能,你们怎么能,你们还是孩子。”樱井翔结结巴巴地教育他。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想知道的你都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找答案。”说完大野智咣当关上房间门,把樱井翔晾在客厅。

 

早上,樱井翔按掉闹钟,起床给大野智做早餐。

推开卫生间的门,大野智正在里面,樱井翔进来把他吓了一跳,慌忙把手里正在洗的内裤往身后藏。

樱井翔装作没看见,转身出去了。

大野智应该是进入青春期的年纪了,樱井翔最近打扫他房间的时候发现纸篓里的用过的卫生纸变得多了起来。

 

樱井翔不知道怎么办了,去问二宫他们,对此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一致认为樱井翔应该要说明真相了,樱井翔不确定时机对不对,相叶表示他再不捅破窗户纸就只能一辈子当人家老爸了,看着他跟别人谈恋爱。

 

樱井翔坐在沙发上等大野智放学回来,打算跟他好好聊聊。

大野智进门,鼻青脸肿的,也不打招呼,直接要进房间。

“你怎么弄成这样?”樱井翔急问。

“没怎么。”还是不想跟他说话。


这是被人给打了,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自小被自己保护的好好的人竟然被其他人伤害了,这让樱井翔愤怒异常。

他冲过去拉住大野智的手腕,语气强硬地逼迫他:“快说,是和谁打架?”

大野智甩开樱井翔的手,“你还关心我吗?我被人说身世不明,我都没办法反驳,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

 

出手把人锁在怀里,用力堵上说着刺伤自己的话的嘴。

过深的吻让两个人都透不过气来,终于放开手,大口呼吸补充氧气。

“我确实不是你的生物学父亲。”

樱井翔终于说出口。

 

把他的身世一五一十告诉了大野智,把选择权交给他,让他来选择是否要爱上自己。

听完樱井的诉说,大野智沉默了半响,开口喃喃自语“怪不得,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感觉心跳的好快,不一样的,不一样的,papa,不,翔的吻,跟侑李教的,感觉不一样。”

双手搂上樱井翔的脖子,大野智用自己的唇贴上去。

再一次感受真正的恋人之间的吻。

 

他还是他,干脆直爽,弄明白自己的感情之后大方接受。

他也还是他,他又不再是他。

他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他们一样又不一样,唯一相同的是爱着同一个人。

 


8

大野智18岁。


樱井翔给他买了套新西装,带着他参加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婚礼。


这两个人的爱情长跑终于决定用一场婚礼作为一个节点,接受众人的祝福。

他们举行教堂婚礼,古老而神圣的仪式,厅堂装饰着香槟玫瑰,台上两个人一黑一白两身西装,淡淡微笑说着誓言,交换戒指,互相亲吻。

 

今天两个人秀的一手好恩爱,放闪的不行,松本润形容为超新星爆炸,大野智捂着嘴笑。


樱井翔一身灰色休闲西装,为了和大野智登对选的比较年轻时尚的款式,被松本润评为老黄瓜刷绿漆,大野智笑的滚到了礼堂地上。

 

仪式已经结束,大厅中间放了一段全息投影,是他们几个铁哥们从年轻到现在的录影,突然间大野智的身影出现在了投影中,笑的很开心露着小虎牙。

“我也有。”大野智用手摸了摸牙齿,“那就是我存在的来源么……”

樱井翔靠近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抚慰他。

看着他俩的背影,相叶二宫心想兄弟我们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樱井抱着婚礼上喝了点香槟就倒的大野智进了门,把他放到床上,大野智揪住了樱井的领子,用嘴唇往他脖子上蹭,像只讨抚摸的小动物。

 

“我不管你有多喜欢他,反正我现在喜欢你。”反复嘟囔这一句,大野智的手向下滑去,从两人贴合的下腹处伸了进去,隔着裤子来回抚摸,又觉得不够,带了点撒娇的哼唧,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樱井翔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我喜欢的是你,就是现在这个你。”自己毫无疑问只能一遍一遍喜欢上他,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樱井翔剥落两人的衣物,把他的全身用吻品尝,手指撩拨着他,听着他旖旎的声音,意乱情迷,一会叫着papa,一会叫着翔,迷乱的眼睛水汽氤氲。樱井翔无法抵挡他的诱惑,反复感觉他身体内部的温暖,把他和自己一次次送上顶峰。

 


9

大野智20岁。


樱井翔允许他进入自己的实验室。现在他们之间早已没有秘密,他所有的研究都告诉了大野智,大野智却说他对自己会不会生病并不在意,这一生能遇到樱井翔,就是他最大的荣幸。

小时候樱井翔曾经想让大野智将来也来搞科研,但是他并不感兴趣,他喜欢的是唱歌跳舞,樱井翔也就随他去了。

 

 

“滴”实验室门被打开,大野智一下子扑到正俯身在试验台前做实验的樱井翔背上,不老实地磨蹭着。

“翔,让我也爱你一次吧。”大野智剪了个新头毛,露出了耳朵,后颈的毛茬刺刺的很好摸。

樱井翔摘下手套和护目镜,一把把背后不老实的人扯到身前,压在空白桌面上,把他的双手控制在头顶,下腹故意紧紧贴合,“那你就来试试看。”

 

大野智跟朋友们搞了个摇滚乐队,打扮的有些朋克,涂着黑色的指甲,破了洞的牛仔裤和涂鸦T恤,整个人就带了点嚣张,居然还敢放出这样的言论来了。

“为什么我总是在下面?”不服气地鼓着嘴。

不想回答无意义的问题,樱井翔指着桌子另一边一个大纸盒子说,“那是给你的礼物,去看看”,拍了怕大野的屁股示意道。

“啊,是什么啊?”跑去拆盒子。

成功转移了话题。

 

“哇,好可爱啊!哈哈”大野智拿出一把小巧的琴,笑的很软。

“我送你的吉他,不是在搞乐队嘛。”樱井翔觉得自己很投其所好。

“哈哈,这不是吉他,”大野举着明显小几号的琴说,“这是尤克里里啦,不过没关系,我很喜欢,好可爱哦!”

随手拨弄着,弹奏几个琶音,“对了,明天晚上音乐节,我们收到邀请了,翔一定要来看我们演出哦!”

我一定会去的。樱井翔宠溺地看着他笑。

 


音乐节人很多,大野智给了樱井翔4张前排票,樱井把相叶他们都叫上了。不过四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男人有点不合拍,受不了现场的轰鸣和吵闹,要不是等着大野智他们上场说什么他们也不来这里受罪。

 

“来了来了!”几个朋克打扮的年轻男孩十分有活力地蹦跳着上台。大野智是主唱,站在中央,旁边还有个樱井翔的熟面孔,是他的朋友知念侑李,主音吉他手。

音乐响起,大野智的歌声轻快又有力,乐队配合的也极好,唱了两首旋律轻快的歌,大受欢迎,台下的观众们疯狂呐喊,女孩子们使劲冲台上的男孩子们抛着媚眼,企图吸引注意,樱井翔心想,主唱你们是没机会了,那是我的。

 

演唱完毕,乐队成员兴奋地扔下乐器,把他们的主唱抬起来抛向空中,抛了好几次然后接住他放下来。

落地的大野智双手用力地捂住口鼻,神情不对劲。

知念侑李发现他的异样,以为是刚才抛接的时候被谁的手打到了,便去拉他的手,“别捂着,让我看看怎么了。”

 

血从指缝中流下来,随着知念侑李拉开的动作,满手掌接住的血便哗啦一下流泻出来,喷了对面知念一脸。

在全场观众和樱井翔的注视下,大野智栽倒在地。

 


还是没能等到那一天,研究还是慢了一步,大野智跟之前的他一样,恶性淋巴瘤,病发。


DNA忠实地把曾经的他原样复制了一遍。

 


疾病来势汹汹。


大野智进了隔离舱后,整天昏睡,少数清醒的时候,一睁眼总能看到樱井翔穿着无菌服守在舱外看着他。

隔着玻璃罩大野智费尽全力扯出一抹微笑,却逼得樱井翔瞬间泪如雨下。

他很想说,翔君的白头发好像变多了。

他很想说,不要哭,我不后悔。

 

“樱井翔,谢谢你,给了我生命。”

 

樱井翔后悔吗,也许是有些吧,就好像把已经沉睡的智君硬拉起来,再过了一遍他曾经历过的日子。

但是他怀念啊,挣扎啊,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忘不了和两个他共同活过的三十几年。

也许谁都要骂他自私,只顾着自己,但是他真的不曾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唯一愧疚的,就是还没有做好准备便复制了大野智,而自己也浪掷光阴,20年来研究没有成果,两个人开心的时候,他以为祈祷成真,那一天永远不会来。


但是大野智还是再一次走了,因为自己的无能。

 


10

年届古稀的樱井翔博士荣登了生命科学高峰。

经过多年精心研究,他攻克了DNA序列先天性遗传及后天编码恶性疾病遗传和治疗课题,解决了世界性难题,为全人类谋了福祉。

 

不过,大名鼎鼎的樱井翔博士在家就是个保姆兼玩物。


“大野智,你给我回来!”累死了,年纪不饶人啊,樱井翔追着1岁多满地欢跑的顽童力不从心,陪着玩了一小会就已经感觉自己血压升高,腿脚哆嗦。

“papa!哈哈哈”欢畅地笑着的小孩子跑回来,伸手揪着坐在地上的樱井翔的头发。

“别揪额,本来就没几根了。”樱井翔发觉胸闷,想掏药却发现忘记带着了。

 

被送医院的樱井翔缓缓睁开眼睛,病床边站着一个执事模样的年轻男人,抱着大野智,大野智抽抽搭搭地哭着,用小手抹着眼泪。

 

二十几年间樱井翔废寝忘食不眠不休地科研,终于在有生之年成功了。

于是他再次复制了大野智,并改变了他的DNA癌变基因,他不会再生病了。

他有时候也嘲笑自己的执着是否有必要,不过他控制不了自己,无法不去这么做。

 

“影山,我交代给你的都记住了吗?”樱井翔问那个执事。


樱井翔把自己的DNA样本和大野智的都保存了好几份,以及自己多年来的心血研究成果,都保存在恒介质中,影山也是自己的复制品,因为自己的年纪原因,一定会先于大野智而去,所以复制他来照顾年幼的大野智。


“是的,请放心,博士。”影山答道。


将来大野智成年后影山会把一切都交给他定夺。

 

现在能做的,只是等着他,慢慢长大。

 





 

Fin

 


评论
热度(11)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