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遇茶纪

再度回到东京的樱井翔,脑海里每天无数次的冲动,想要再回到那天,回到静冈,在那边青空之下,他一定会问出那句话:

“你的名字,能告诉我吗?”




托马斯小火车呜呜地吐着烟,爬上山坡,慢慢停靠在茶园町那古朴的车站。

樱井翔下了车,边用手扇着风,边向车站的工作人员打听牧之原茶园怎么走。

工作人员热情地告诉了他路线,樱井翔顺着工作人员的手指,看着远处翠峦叠嶂的山丘,阳光刺进瞳孔,让他不由得举起手搭在眉间遮阳,晶莹的汗水划过额角:“好高呐!”

“在海拔高一点的地方,才有好茶啊。”车站保安员大叔慈祥地笑着说。


出差来到静冈,公务顺利完成后,因受朋友所托,樱井翔顺便到牧之原的茶场取新制的春茶。

日本茶=静冈,静冈绿茶名不虚传,最好的茶场就在牧之原。

可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茶场在那么高的山丘上。樱井翔放下公文包,脱下西装拎在手上,挽起了衬衫的袖子,还是走得满头大汗。


沿着山路走了很久,中间还差点走到岔路上去。终于,感觉到一阵清凉的山风吹过来,樱井翔惊喜地紧走两步,转过一处茂密的林地,一道峡谷出现在满是绿荫的山丘之中。峡谷之下是一片如天空般蔚蓝的大湖,犹如天使敲下一片最为纯澈的蓝天,将之嵌入到森林间的峡谷之下一样。


樱井翔还来不及欣赏眼前的美景,就觉得腿脚抖得不像是自己的。他赶紧退回来,退到看不见峡谷的大树后面,一屁股坐到石头上。

“糟糕,过不去了。”


如仙境一般的美景中,一座拉索的木质吊桥连接峡谷两岸,秀景无限。但对于恐高的樱井翔来说,等同于无法通过。

只看了一眼,那高度就让他目眩,坐在石头上安定心神的樱井翔连连慨叹,这取茶之路竟然这般艰难。


正不得章法,只听背后的山路上传来鞋底和砂石沙沙的摩擦声。

有人来了。

樱井翔回头看,一个身形娇小的人,穿着天青色短褂,背着一个竹篓,哼着歌慢腾腾地小步向这里走来。

救星来了!樱井翔一激动站了起来。由于那人戴着茶农的那种遮阳帽,整张脸都被遮在阴影下,樱井翔看不清面孔,但是凭着苗条的身材和软绵绵哼歌的声音,他判断这是个女孩子。

“那个,小姑娘……”樱井翔伸手拦下埋着头走路的人。

“有什么事?”那人站定后,卷起了帽檐,正好撞上樱井低头看过来的视线,两人都愣了。

原来这是个男的,樱井尴尬了,收回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来人也愣住了,寂寥的山路上,突然出现了这么个帅哥,白白净净的城里人,挽着的白衬衫袖子下露出一截肌肉分明的小臂,阳光下,那张脸似乎分外耀眼。


寂静了一分钟,樱井翔挠了挠头,率先打破了安静的空气。

“那个,小哥,我要去牧之原茶园,除了这座吊桥,还有别的路吗?”

“你要去牧之原?”来人也收回紧盯脸的视线,开始向下打量身材,“没有别的路,我正要回茶园,你跟我走吧。”

面对来人热情的邀约,樱井只能同意,毕竟只有一方通行呀。



再次来到吊桥,来人率先踏上,走了几步回头发现樱井翔并没有跟上来,便递过来一个好奇的眼神。


整座吊桥由木板和拉索组成,而吊桥面也仅仅是两足宽的两条木板并排铺就,再往两边就是固定拉索的斜面木条,并不能站人。


樱井看了一眼两边蓝如宝石的湖面,已经开始发冷汗,他伸手紧紧拉住钢索,一只脚踩在木板上,吊桥牵一发而动全身,一脚踏上就摇晃不停,吓得他紧闭眼睛龇牙咧嘴,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fufufu”,那人闷声笑了起来。樱井翔感觉到吊桥又震动起来,然后一只温暖的手掌覆在了他垂着的手上。

他睁开眼睛,娇小的男子走了回来,牵住了自己的手。看见樱井翔看他,男子露出带着些许腼腆的笑容。

“走吧。”说完牵着樱井的手缓缓向对岸走去。


樱井翔几乎不抬脚地在桥面上蹭着走,“别看下面,眼睛看着前面就好。”边走那人还边对着他嘱咐。


樱井听话地抬眼看前面,眼前就是那男子的后脑勺,翘翘的发尾,发质柔顺,凭借身高的优势,还能看见发顶有个旋,甚是可爱。


那人走得很平稳,几乎察觉不到桥的起伏,而他温暖干燥的手心极其柔软,捏着好像在捏猫咪的肉球,樱井都没发现,自己望着对方的目光柔得都可以掐的出水儿了。


走到桥的中央,那人突然停下了,樱井望他望得出神,差点直接撞上他的背。


“你知道这座桥的名字吗?”那人突然问。

“不知道。”樱井如实回答。


“它是梦之吊桥哦。”那人微笑着看着脚下碧蓝的湖水,“是很有名的徒步吊桥。而且他还有个美好的传说呢。”

“是什么呢?”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缺乏浪漫细胞的樱井翔此刻很想听他说出这个传说。


“传说中,人们走到梦之吊桥的中央许愿,就会找到心意相通的恋人。”


他转过头来,“要许愿么?”


樱井翔点了点头,明明就不相信这些,但是,看着他的眼睛,就忍不住照做。


两个人闭着眼睛默默许完愿,自然而然重新牵起了手,继续向对岸走去。



走出茂密的绿林,又经过一段石板路,终于看到了牧之原最著名的大野茶园的大门。



“大野,你回来啦。”站在门口的老伯,看着走在前面的男子笑眯眯地说。

“我回来了。”名叫大野的男子跑过去,放下竹篓,脱掉了鞋子跑进了房间。


“您好!”樱井翔赶紧走过去,“您就是大野桑?我是松本的朋友。”确认这位老伯就是茶园主了。


“樱井先生,你好啊,快进屋吧。”

宾主落座后,大野端着案几出现在和室门口。他走进来跪坐在两人身边,放下案几,开始为两人煎茶。


先用热水温了茶壶和茶杯,舀入一小勺茶叶,缓缓注入开水,青芽随水流浮沉舒卷,直到完全浸透茶叶,等上四五分钟,分开将茶水轮流倾倒在两个茶杯里,清香四溢的茶水就煎好了。


碧绿的茶汤煞是好看,可是在樱井翔眼里,那副低垂着的认真的眉眼,和摆弄茶具的纤细的手指,更是美景。


大野园主示意樱井翔品尝,樱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顿觉唇齿留香,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好茶!”

“fufu,”大野绵绵地笑了,“当然喽,这可是大野家独家制作的玉露呢。”


茶香的确清冽,不过让樱井翔感到沁入心脾的舒畅的,却是这个笑得像甜软的棉花糖的家伙。


“没错,这是特制玉露,如果樱井先生喜欢茶叶的话,还可以试一试新茶的滋味呦,不过要自己去采摘。”大野园主看着这两个人笑得分外慈祥。

“我还能采茶?”樱井翔惊讶地指着自己。

“可以,大野,你带着樱井先生去茶园吧。”园主对大野说道。

“跟我来吧。”大野起身招呼樱井翔。




 重新换了身短褂和遮阳帽,樱井翔跟着和他一样打扮的大野,来到了丘陵上的千亩茶园。


正午的阳光浓烈,洒在层层叠叠的丘陵间,山间茶园梯田的壮美,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樱井翔的眼前。


蔓延的翠绿,从半山腰一直延绵到山顶,身着各色彩衣的茶农,如花朵般点缀在茶树间,辛勤地留着汗水劳作着,全国50%的绿茶供应,就出自这些静冈人民勤快的双手间。

也许,茶文化的传承,就从这里开始罢。



大野递给樱井一个小竹篓,自己也拿着一个,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茶田。

“这里,看见了吗?这种顶端的茶叶,就是可以采摘的了。”

大野糯糯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樱井翔凑过去,靠得更近。


可能是因为经常跟茶叶打交道,樱井可以嗅到他身上明显的茶叶的清苦味道。

拥有清茶般淡然的表情,声音却可以像似糖果般甜腻。樱井想要问他,问清楚,他本人是不是也如茶叶般,清苦过后有着无尽的回甘,不然怎么会初见面,就吸引住他的目光,而相处了半天,就扎进他的心里,萦绕不去。


对于他的靠近,大野不好意思起来,走了两步拉开了点距离,而双手一刻也没闲歇,灵巧地采摘下新茶,放进樱井的竹篓里。


樱井翔也只好模仿他干起活,反正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攀谈。


刚铺满篓底,大野凑过来,看了一眼,便呼呼笑道:“樱井桑,你这不行的。”

“嗯?为什么?不是采顶端的嫩叶么?”樱井翔停手不解地问。

“采茶,要选一心二叶。”


大野示意地摘下叶子,递到樱井翔面前给他看,“喏,一颗芽心,两端各一片叶子,就只要这样的。”

纤巧的指尖掐着两片嫩叶,犹如一双小手捧着嫩芽般的心,向有情人述说着脉脉温情。雪白和碧绿相互映衬,香气若有似无,樱井翔直接握上去,紧攥住大野的手,送到鼻尖,轻轻一闻,便不舍得放开。

大野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便随他去了,任由樱井攥着他的手。

宽大的帽檐下,两个人都红了脸。


远处是白雪积落的富士山巅,青空之下,静谧茶园里,两颗跳动的红心渐渐拉近了距离,直至契合无间。



假如再给樱井翔一次机会,他一定一早问出那句“你叫什么名字?”


只怪自己那时候太沉迷于两人之间的默契,还以为时候多得是,迟早会知晓那人的全名。


谁知道,在茶庄休息过一晚之后,一大早上司就打来电话,催他赶紧回东京,有紧急公务要他处理。


樱井急忙跟大野园主辞别。大野园主将樱井朋友预定的春茶交给他,又递上一包新茶,说道:“这是大野连夜将你们采摘的新茗烘炒好,叫我送给你的。”又叫来一名员工送樱井翔下山去。


樱井连忙问:“大野呢?”

“大野?清早去了青葉横丁替我办事去了。”

樱井也不好再多说,时间又紧,只好告别园主下山返程。


再过梦之吊桥的时候,没了那个紧握过来的温暖手心,樱井翔走得是担惊受怕。




回东京忙完之后,樱井翔找到朋友,要了牧之原茶场的电话号码,立刻给茶场打了电话。



“您好,我是樱井。”

“哦,是樱井先生啊!”接电话的大野园主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挺高兴。

“园主,您的儿子在吗?”樱井翔只想赶紧听到大野的声音。

“儿子?我没有儿子啊。我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大野园主有些疑惑地答道。

什么?没有儿子?樱井翔吃惊不小,“就是教我采茶的那位大野啊!”

“哦,您误会了,那不是我的儿子,他是来我家帮忙的,只是碰巧和我们家同姓而已。”




从园主那里要到了大野的电话,樱井翔迫不及待地拨打这同为东京区域的号码。

“您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您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您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




失去大野联络的两个月后。


樱井快要把东京翻了个遍。

他不停懊悔没有当天问他的全名。

拿着号码黄页把大野这个姓氏的电话挨个拨打,都没有。其实也未必是没有,只不过他拥有的信息量太少。


但是樱井没有放弃过,知道他就在这个城市里,每天可能和自己望同一片天空,乘坐过同一条电车线,也许还在同一家茶室喝过茶,在同一间影院看过电影。


如果他在这座城市,如果梦之吊桥的许愿灵验的话,迟早我能找到他!




下班走在路上,正是一天中的黄昏之时,在染满茜色的街道上,樱井翔思索着,他究竟叫什么呢?大野,大野什么呢?他可能是做什么的呢?



前面是一条十字小巷,樱井翔就快要走到拐角处,突然一股清苦味道冲进鼻腔,他顿时激动地大口呼吸,那味道从咽喉直抵心脏。


清苦回甘的气息,他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快步冲过拐角的视觉阻挡,迎面而来的,正是那个梦里反复出现的,眼角都带着笑意的小圆脸。



小圆脸看见他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暖融融的笑颜。


樱井上前一步,按住他的肩膀。


“告诉我,你的名字。”


“大野智。你呢?”


“樱井翔。”





fin


此文写的时候是给别人的生贺,好像也是看完君名不久,很喜欢。小小地致敬一下新海诚监督


评论
热度(8)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