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KS】初恋限定


[这是个不直接就会死的年代。

可我们都是含蓄的,像限量版游戏,只发行限定数量,过期不候。]



被刹车的惯性弄醒,二宫和也发觉自己出了一身汗。

擦了擦额头上的被阳光晒出的汗水,不禁笑自己,也变成在电车上打瞌睡的大叔了啊。

心底里恍惚一张面孔浮现出来。

曾经有一个人,也爱在电车上打瞌睡,仿佛总也睡不够似的。清晨的阳光穿透树荫和车厢窗户偶尔打在他脸上,鼻子的侧影特别立体好看,一张脸圆圆的,不似上班族那么成熟,反倒有点类似和也最喜欢的游戏里的主角。

最初无意间抹上心间的那一瞥,最让人念念不忘。




和也趴在公司天台上,看不远处的中央线,电车飞驰而过,留下一声汽笛。

他的洋人老板刚刚把他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喊叫着说他的程序只是shit。

咬了咬嘴唇把一句痛骂憋了回去。他在游戏里可以操纵自己的替身睥睨众生所向披靡,在现实中,却只是芸芸众生普通一员罢了。人长大了,褪去童年的无知无畏,慢慢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没特色的人,没自主思想的人。

一个会喘气的木头人。


和也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他竹马打电话。

“喂晚上出来喝酒啊。”懒得多说,直奔主题。

“好啊,地方我来定。 ”竹马一口答应。


“你总是能找到这种地方。”到了见面的地方,和也对从小一起长大的相叶雅纪说。

"你不就喜欢这种怀旧风格嘛。"高高帅帅的相叶笑出一口白牙。


是的,相叶对他再了解不过了,和也很宅,平时很少出来,联系最紧密无非他的这个从小玩到大的竹马,而一旦他约自己,无论如何相叶都会出来,因为每当这个时候,说明和也非常需要他。

也就孩提时代缔结的友谊还够挥霍,不用特意维持,可以随便释放真性情。抱怨抱怨生活中的不满,发着实现不了的宏愿。


一杯接一杯,很快空瓶子排满了面前的桌面。

借着酒劲,和也把他周围的人吐槽了个够,把竹马逗得呛了酒。

和也嘻嘻哈哈地帮着相叶拍后背,去哪里找第二个肯听自己讲这些的人啊,他内心感慨。相叶雅纪见证了自己整个青春年华,总武线上的来来回回,那些散了的伙伴、路过的风景,他们曾一起走过。年少的友情,没丢失的,就只有他了。

成长就是这么回事,我们一路走着一路获得,也一路丢失曾以为永远不会丢失的。

譬如爱情呢,和也想。

早已走失了。


酒见底人尽欢,和也拒绝了相叶送他回家的提议,摆摆手告别然后慢慢踱步走远。

望着他的背影,相叶嘴角的笑意淡去。

还想要坚持多久呢,在其他人都抱团取暖的艰难世代,和也困住了自己,一颗纯白如纸的少年心,一个心里住了很久的人。


和相叶喝点酒聊聊天让和也宽了心,回到家就往床上一趴。

埋着头渐渐不舒服了,他便把侧脸搁在交叠的手臂上,视线向左,落在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一台老旧的PS3。

已经不用了的游戏机,上面一尘不染。

送他机器的人,已经离开了十年。




十年前的春夏之交,二宫和也刚开始读高中。


连绵雨季中偶然一天的晴朗,让和也心情也随之放晴。

修身的高中制服,白衬衫打底,雨后泥土和草叶的气息,少年在树荫下信步走向车站,背着挎包,额头汗水发亮。

不用在帮马虎的相叶带雨伞,就可以空出手来打游戏了,晴天的功用在少年心中简单得不过如此。

如往常任何一天一样,和也跟相叶在车站碰头,在春风中等着误点的电车上学。

早班车人不少,挤上车被太阳这样一直晒着已经有些热,两个少年把制服脱下来拿在手里,白衬衫也解开一两颗扣子。

过了几站人开始减少,相叶找到一处可以靠着的立杆,和也挨在他旁边,借着力站稳,然后掏出口袋里的psp开始打游戏。

相叶看着他玩儿过眼瘾,然后问道:“小和,咱们凑上钱也去买一台ps3吧,都出了好几个月了,风间他们都有了。”

“不买,没钱。”

“可是有很多限量的游戏只能用ps3玩。”相叶好郁闷,上次期末考他考砸了,妈妈把零花钱全部扣除,否则他就可以跟小和买游戏机了。

“那你去打工吧。”和也头也不抬,手指飞快地按着游戏按钮。

“我们一起打工吧!”

“我不去,我攒零花钱。”

不理会相叶的哀叹,和也把全身力量都靠在他身上专注于手中的游戏。


不知何时车内的的人渐渐少了,和也玩累了,抬头看看窗外,一道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循着望过去, 和也对面的座位上,一个西装上班族正在打瞌睡,两瓣嘴唇闪着光。

睡着的人摆着大叔的姿势打盹, 脸却跟学生似的婴儿肥,闭合着眼睛雀无声息。阳光在楼宇间追逐着电车,一明一灭打在那张宁静的睡脸上,幻象般不真实。

分外滋润的嘴唇吸引了和也的视线,可能是太无聊了,他开始观察着那个人。


早班车上打瞌睡的上班族很寻常,从来没有谁像这个人这样引起和也的注意,完全忘了电车已经开到了总武线最颠簸的一段路。

大意的结果就是被突然的减速甩向前方,相叶抱住了柱子却来不及拉住和也。二宫和也被甩出去结结实实地扑在了熟睡大叔的身上。

人被突然扑上来的和也压醒了,他睁开眼睛茫然四顾,水濛濛如甫出生的小猫,最后锁定在了面前慌忙支起身子的高中男生脸上。


“对不起。”和也连忙道歉。

短头发的上班族大叔视线滑下去,顺着敞开的衬衫领子,在锁骨处逡巡一下,才抬眼对上和也的目光。

鲜嫩如笋芽的少年,怎么看怎么好看。

“没关系。”他露齿一笑。“这样我就不会错过站了。”

车门再次打开时,短发大叔对和也微笑,提着包下车了。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站台上人潮汹涌,短发大叔的背影带着光晕走远,很快淹没在人群中。

一种未有过的情愫在少年内心草长莺飞,在年轻的荷尔蒙和春风共同作用下,生长发酵,铺陈满怀。

刚刚扑上去的时候,极佳的动态视力让和也看到大叔的嘴唇蹭到了自己的衬衫领子上。他偏过头去嗅了嗅,柑橘味儿。

是涂了润唇膏啊,原来。

低下头,他偷偷笑了。

很好啊,柑橘味。




[有的时候,人不知道到底是被什么触动了自己感性的神经,却在某一电光火石间,开了窍,将原本注意不到的心情保存,恒久留驻心间。]


那天后,和也每次乘电车都不自觉地寻找着柑橘味大叔的身影,总结出他的规律。基本他们都会在在这班车上相遇,大叔经常睡觉,并会在到站前醒来,而不睡觉的时候就用电容笔在手机上写写画画。渐渐两个人竟然养成一种默契,如果快到站大叔没醒,和也会轻轻踢一下他的脚尖,让他不会错过下车。

在打工攒钱买游戏机的相叶累到上车就昏昏欲睡的同时,高中生和也跟不知姓名的上班族大叔玩着考验默契的新游戏,这新游戏替代了和也的掌中游戏机,让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从某个时刻起,和也开始长大,懵懂初恋开始发芽。

初绽的花朵将熟未熟,微风偶尔的过境停留,散播,让花变成果子,长出了芯,结出了籽。一颗颗都是念,思念、挂念、怀念,让偶然经过的微风永徊心间。



怀念那个时代啊,时光过得很慢,阳光总是灿烂。一个游戏可以玩好久,一个人可以默默地暗恋。

和也坐在床上,巡视着他的房间,两个落地柜里面放的满满都是游戏机和各种游戏碟,墙上挂着原画海报。有些游戏机都被时代淘汰了再也不能玩,可是却被和也视若珍宝,永久收藏着。


那些有温度的老物件,像时光琥珀般凝固着需要记忆的片段,寄托着所有者的感情。

有人收集古董 ,有人收集旧家具,有人收集正版纸片,就有人收集游戏。和也收集的所有游戏,有一个共同点,他只为了卡司上原画设计那个署名—satopi。



春花盛极谢,青叶已葳蕤。


努力打工的相叶赚来的钱没有交给索尼,换成了舞台剧的票,两张。

“小和,我要约隔壁班的班花。”相叶喜滋滋地跟和也说。

少年们不同程度的成长着,然后在未知的任一个路口分化,再出发。


和也没注意到竹马何时摘掉了口罩却记得每天在准确的分秒踹醒柑橘大叔。


在身边的同学都在谈论女生的时候,和也的关注点全部在柑橘大叔身上。他享受上学乘早班电车的时段,变得越来越熟练,可以边玩游戏边偷瞄大叔,从他的肤色变化判断是否经常加班,因为天气热而卷起来的衬衫袖口会露出手筋,偶尔松掉的领带下细致的锁骨,新剃的发鬓显得更年轻,须后水的气味换了,大概旧的用光了吧。每天观察大叔的这些特征是和也私密的小乐趣。



在他以为这游戏永远玩不腻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这个游戏他并不是主导者。


他是沉迷其中的参与者,而已。


柑橘味儿大叔突然不再出现的一周后,和也才反应过来,大概他不会再出现了,而在他书包里发现的一把钥匙和一支柑橘味唇膏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最后一次遇见那天,大叔下车前,第一次站到了和也身旁,伸出手来。

“谢谢你,因为你,我才没有迟到过。”

和也握住那只形状好看的手,愣愣地没有讲话。

大概是那个时候被大叔悄悄丢进书包里的吧。


有趣的电车游戏之旅戛然而止。

被单方面终止了。

和也捏着钥匙,决定去大叔每天下车的车站试试运气。


在车站储物柜前,和也找到了和钥匙牌同号码的柜子。

果然,门顺利打开了。

柜子里满满地,放了很多盘游戏碟和一台刚出不久的ps3 slim游戏机。


用了一年时间,二宫和也打通关了所有他留下来的游戏。在一百多张游戏盘里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游戏的彩蛋里都提到原画设计师,一个署名satopi的人。

他猜想那就是柑橘味大叔想要说的,通关密码。


他可以利用署名找到他,可是,那一定不是大叔想让他做的。如果是的话,大叔完全可以直接告诉他他在哪里。

不管大叔因为什么原因离开,都不是身为一个高中生的和也能够阻止的,他什么也做不了。

唯一一个能够让他永远呆在他身边的办法,就是成长起来,成为大人,有能力的大人。

然后再去找回他,他的限定版初恋。



时过境迁,也成为上班族的和也觉得,也许他喜欢的不是那么一个特定的人,而是那年代萌动的自己将特殊的感觉解释为初恋,锁定在一个每天出现但没有交集、经常相见却又陌生的人身上。

于是成为大人的他尝试着跟同事去联谊,和介绍的人约会,但都不了了之。


终于和也发现,他只是假装不记得,否认那个有些古怪的初恋。因为觉得一直单恋着一个没怎么讲过话的人,这么执着单纯,简直不像是现代人呢。

一点都不潇洒啊,和也嘲笑自己。

但嘲笑归嘲笑,于事无补,他根本忘不了那个人。


电子游戏从电视游戏机时代发展到掌中游戏,再到随便可以下载的页游手游,玩家越来越方便了, 和游戏的联系却越来越快餐化。。而整个发展史就好像和也的初恋一样,他从玩家变成了制作者,心里的那个人不仅影响了他的感性,也占领了他的理性,引导他为理想去努力。无论怎么演变,他心中初回限定的位置永远不变。


柑橘大叔,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游戏设计者,在他离开之后,和也一个人单机玩这个游戏,玩了近十年,却从未放得下。

可是啊,一个一直等待的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有一个整天鬼叫的上司,是个人早晚都待不下去,何况二宫和也这么有天赋的游戏编程。

厚积是为了有一天薄发,将全部的激情和才华全部都释放出来。

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设计了创意,拿到投资,于是几个人一同辞职开始了自主创业,去制作出他们心目中想做的游戏。

眼下却找不到合适的原画师,主创见了几个投稿,都不是很符合自己的人设。

忙了几周,终于有一份从海外投递的原稿,所有人都一致认为符合游戏设定,于是决定雇用这位投稿画师。



创业必定艰难,实现理想从来不是易事。连续奋战加班后的二宫和也,回到家只想倒头便睡。

可惜不能如愿。天光初亮,楼下传来卡车的噪声。

人声嘈杂,搅合的和也无法安睡。

一直空置着的隔壁公寓里传来家具挪动的声音。

什么人啊,周末一大早就搬家?

和也睁着熬红的眼睛从大门防盗镜里向外看。

搬家工人正在往隔壁公寓里抬家具。


工人走过去后,随之走上楼来的一身休闲打扮的家伙,大概就是新邻居了吧。

二宫和也从防盗镜里看到一张侧脸,一张随电车缓缓悠悠节奏而来的脸,有着被破碎阳光照得发亮的嘴唇,一张让他十年来熟记于心的侧脸。

身体比大脑先行动。和也拉开门直接抓着他的手,把人拽进来,反手关门便把人抵在了门扇上。


新邻居看清楚来人之后,他笑了。

十年间的距离一瞬间压缩到面对面紧贴着如此近、如此密切。两人对视了一会,什么都没说,但又仿佛说尽了一切。


二宫和也闻到了一阵柑橘味儿。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fin


写的时候酝酿了好久的少女心怀。

长大了的喜欢不再那么纯粹。在记忆中寻找早已经被遗忘的暗恋情愫,大概就想表达出那种年少时从一而终的喜爱吧,反正那个人早已不在

暗恋着的都是恋爱的感觉罢了


评论(4)
热度(50)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