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分开旅行

旧文



樱井从经纪人那离开准备回家那会儿就发邮件给大野智了,一直到他都到家坐在沙发上了,那个人还是没有回。

还在工作中么,樱井翔叹了口气,最近团内每个人都工作量大增,大忙特忙,和自家恋人完全没见面的记录已经达到39小时。


差不多是十五年来最高纪录了呢。


从最初进到事务所,跟在小前辈后面跳舞开始,他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那时候桀骜高冷的小前辈,不爱同人说话,大家都以为他是高傲的小王子,其实樱井知道,他只是害羞,不会找话题硬和人搭话而已。

自己独自在练习室苦练怎么也记不住的舞步时,被经过的大野智看见,平时几乎不主动的那孩子默默走过来,站在前面跳了一遍,然后走过来告诉他自己记舞步的诀窍。那一刻樱井充满想象力地看见大野仿佛自带打光,真正像个王子一样。被那片柔和光芒笼罩的自己,再也不想离开。



累了一天的樱井翔睡着的手里还握着手机,界面上孤零零停着一封没有回音的邮件——

“to智:演唱会彩排前有1天的休息日,我们先出发到夏威夷度个假吧?”



清晨窗外叽喳的鸟叫唤醒了樱井翔,昨晚睡觉忘记关窗了。

摸摸身边不带体温的床单,昨晚也是没回来么。

起床走到客厅,敏锐地发觉不对头,大野昨晚一定回来过,一直放在书柜旁边的属于大野的小行李箱不见了。

樱井冲过去打开大野单独堆放艺术品的房间,果然,一套钓具也跟着消失。

这个家伙!怕自己阻拦他钓鱼竟然偷偷溜走。

气愤地拿起电话,果然新邮件一封也没有。

任性的家伙,居然连去哪里钓鱼也不告诉自己。


巡视了整个家一圈,可以看得出来他都带走了什么,好在自己给他准备的帽子墨镜防晒霜都带走了。樱井略放下心,不禁笑自己,看来nino说的一点没错,自己就是老妈属性,人家一身不吭卷铺盖走了,自己还要担心他防晒够不够到位。

毕竟是十五周年演唱会这么重大的时刻。            

想先放松一下去海钓,我也可以陪着你呀,干嘛怕我拦着似的自己跑了!

樱井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在恋人身上装个GPS。


形影不离了十五年,果然还不够。

从告白到在一起,一开始樱井自己都不太敢接受现实,憧憬的人答应和自己在一起了。本想保守秘密自己独享这份喜悦,却瞒不过年下三个弟弟的慧眼和直觉。

当三个弟弟不断在拍摄工作中间悄悄提醒自己注意眼神管理后,樱井终于发觉自己对大野智的宠溺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现在好了,宠得这家伙越来越任性了。

樱井握拳,等他回来必须好好惩罚。



除了那个渔夫,四个人分别陆续抵达夏威夷,再次重返这里,大家都感慨良多。


樱井拖着行李先到指定酒店,是个单人套房。

回想起刚出道时在夏威夷,和大野两个人住一套标准间。刚开始感觉和JR宿舍没什么区别,都是男孩子,大家都随随便便的。

大野的行李超级少,樱井弄不明白那么小的包够装什么,自己带了个超大size行李箱,成功吸引了大野智的注意,他喜欢把用得着的都带上。

两人开始整理行李他才发现,不是他东西多,而是不会收纳。

他惊讶地看着大野从包里往外掏衣服,一件一件叠的仔细整齐,当大野智把叠成豆腐干的胖次拿出来时,樱井简直出离佩服了,想想自己箱子里团成球的胖次,他想男人和男人果然也不一样。

意外发现房间里的电视有付费频道,樱井好奇地打开想了解下夏威夷的付费节目制作得如何。看了一会他发现大野一直埋着头不敢看,被燃起作弄人心理的樱井过去坐在大野的床上,勾起他的下巴问:“喂,你不会是没看过吧?”

大野脸通红回避问题:“你这样经纪人会发现的吧。”

娇羞的队长可爱程度破表,樱井禁不住凑过去蜻蜓点水般轻触了一下他的嘴唇。

大野慌忙推开了他,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若有似无的奶香沁入鼻息,沉醉其中的樱井翔,已经开始在脑海中周密设计攻略计划。


回忆让樱井微微笑了,现在看来自己是计划通了呢。


难得的休息日,门把们各自自由活动一天。

樱井翔无聊地坐在海边的沙滩椅上,望海兴叹。

弟弟们都去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去了,本来对这个休息日他也充满期待地安排了故地重游计划,可现在计划只能减半。樱井自问没有拘束过大野,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行程呢,这个疑问让樱井非常怨念,于是一个人去吃掉了两人份的美食。


回到酒店天已经黑了,打算好好休息的樱井被门铃声叫起来。打开门,是夜会的staff,要来拍摄取材。

于是又换衣服到外面,走了几个夏威夷的景点,再次回到酒店房间。

应staff要求做了火腿煎蛋,开了瓶酒,边吃边聊。


夜深了酒店走廊里传来了说话声和笑声,已经有点微醺的樱井突然警醒,竖起的耳朵捕捉到一丝熟悉的笑声。

“回来了呢。”樱井坐不住了,“我去看看。”

刚打开房门,松本润嘟囔着“这家伙想见你”就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喝得茫了的大野智!

佩服自己的听力的同时樱井紧盯着摇摇晃晃的大野智,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接收到自己埋怨的信号,反正他见到自己立刻黏黏糊糊地靠了上来,小爪子不安分地围拢上来抱住了脖子。

弟弟的自制力还剩下一些,一进到房内便敏锐地瞧见了摄像机和staff,“在拍摄节目?”得到肯定答案的弟弟回身搭住了leader的肩膀,而大野也后知后觉的搞清楚状况后手滑了下来揣在胸前,乖乖的像只小猫。


寒暄了几句乱入的两人打算告辞,樱井前倾身体拉开房门,醉得迷糊糊的大野以为要给他惯常的晚安抱抱,顺从地伸手环住樱井的脖子。门开了樱井怕撞到大野伸手拉了一把无形加深了这个抱抱,大野一瞬间忘记了摄像机的存在,咕哝着“翔的身上好香啊,又搽香水了吧。”


眼看事态即将不受控制,润转过身拥住了两个人,用身体挡住了镜头,左手不着痕迹地将大野八爪鱼似的黏住樱井的手巴拉了下去,松开的时候迅速往樱井手里塞个了东西。

走廊里还能听见大野开心滴嚷嚷“夏威夷赛高!”樱井关门时偷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3104的房门副卡。

回头微笑地对staff说,“刚才的部分到时候会剪掉的吧?”

“嗯,会的。”staff转转眼珠说道。


不淡定的樱井上了阳台,吹来的夜风也是温热的,“人生啊,真是捉摸不透的啊!”刚才还沉浸在恋人不在的怨念中,现在的樱井简直如沐春风,恐高都忘了。



夜深了,酒店也沉静了。


所有人都入睡的时候,3104房间的门静悄悄地被打开。

手从睡衣下摆伸进去抚摸着抱着枕头的那个人的后背,钓了十几个小时鱼又喝高了的大野没有反应。

扳过背向自己的身体,樱井覆盖上去,细细地舔吻着对方的脖颈,轻咬喉结,终于把人弄醒了。

“sho kun”怎么也听不腻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樱井翔像是被这声线醺醉了般吻上美好弧度的嘴角。


刚才的宵夜算什么,正餐,饕餮开始。




fin


评论
热度(32)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