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润智】你好安哥拉先生

旧文,童话?

(通常认为白色的安哥拉猫最纯正



大野智被送进研修所的时候,教导先生安排他住进了share house仅剩的一个房间。

叼着很小的随身包,大野智跟着教导走进偌大的客厅。


沙发上趴着三只猫,同时转过来,三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齐齐盯着他瞧。

沙发背上的孟加拉豹猫早已性急地一跃而起,跳到大野智身边,垂下头对着他周身闻来闻去。

正在大野智绷紧神经想应对之策时,这威风凛凛的大型猫突然躺下来翻了个身,把肚皮亮给大野智,完全不设防的样子反倒把大野智弄懵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啧啧,aibaka你够了,让新来的看笑话嘛?”慵懒地躺在靠垫上的长毛金吉拉顶着一张漂亮可爱的面孔却吐着毫不客气的话。豹猫似乎很听他的话,嘟囔了一句“新人面前给我点面子”便跳回到沙发上,在金吉拉旁边卧好。


金吉拉聪明,语言能力很强,较为高傲;孟加拉豹猫矫健敏捷,但性格温和,好相处。大野智在心里迅速做着初步判断。

这是他长期野外生存锻炼成的反应,对未知事物快速判断情况,选择最佳应对方式,才保证了他健康地活到了今天。

毕竟蓝星是个危险的地方。


沙发正当中一直坐着没动的英短银渐层,睁开他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新来的猫,心想教导从哪里挖掘到这块宝,这真是一个难得的品种,而且看上去机敏过人,能在野外生存下去的都不是一般猫。

而地上站着的大野智也是打量着英短,头型、眼型、身型都堪称完美,大抵是皇家赛级品种吧。

这个研修所的猫,都不简单呢。


“松润呢?”教导扫视一圈,问道。

“我在这里!”一只体型小巧的白猫从其他房间跑过来,胡子上还挂着水珠。

“又去喝你的富氧水了?”教导对他打趣道。

“是啊,为了健康,最好是多喝水。”被称作松润的白猫,突然看见站在教导旁边的大野智,呆愣了一下,向他走了过去。

“啊,这是新来的小白猫,松润,认识一下……”教导对着松本润介绍道。

“不是什么小白猫。”松本润打断了教导的话,正好站在大野智正对面,“以后你会看出来的。”



被按在水里洗了澡,吃了饭,修建了毛的大野智,被教导吩咐一番,便留在了share house 。

逐渐适应了新生活的大野智,每天跟其他四位先来之猫一起,接受各项训练。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观察,大野智明白了,这个研修所的主要目的就是让猫猫们接受如何讨好人类的教育训练,通过获得人类的宠爱,从而达到霸占蓝星的终极目的。


将毛发修剪成毛茸茸可爱的造型,吃精致的高级猫粮,在各种各样的机器上锻炼柔韧健康的体魄,让身体姿态更优美,学如何让喵喵叫更动听。最重要的,是如何对未来的人类主人撒娇,从而获得更多的关注宠爱。



了解这里之后让大野智更迷惑了,他原本自由自在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在研修所里学这个。


“因为你是猫,猫天生就该干这个。”学识最高的英短樱井翔解答了大野智的疑问。

“可是我也天生应该去捕鱼啊?为什么教导明令禁止我去?”对樱井翔的答案,大野智只同意一半。

“想得那么多,”金吉拉二宫和也肚皮朝天地躺着,还不忘伸爪子去玩儿抓飞来飞去蝴蝶的游戏,“等你毕业离开研修所,不就可以爱干嘛干嘛了。”


孟加拉豹猫相叶雅纪叼着一根小鱼干跑过来放在大野智面前,“o酱,吃零食吗?”

大野智摇摇头谢绝了相叶的好意,独个跑开了。


在森林里被教导捕获的时候,教导告诉他,要送他去一个最适合他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并不觉得这里是适合他的地方。


大野智趴在草地上,小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一只小肉爪放在了大野智的脑门上,带着奶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智,在想什么啊?”

大野智头一偏,把爪子抖了下去,抬头一看,是松本润,没有理他。


这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小白猫,从自己来的第一天,就说着他们不是普通的小白猫,莫名其妙的,明明比自己体型还小一圈,却总像是个大猫似的,头头是道地喜欢讲大道理。

大野智不理他,松本润也不在意,以同样姿势卧在他旁边,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不时碰到大野智的尾巴。


一股电流从被触碰到的尾巴末梢传至根部,非常奇怪的感觉,大野智觉得全身的毛都要炸了,他把尾巴蜷成一个圈,不让松本润碰到他。


松本润不经意尾巴甩得力度大了,尾巴梢划过大野智的尾巴根,大野智霍地一下起身,一股劲儿蹿上了哦旁边的大树。


“你不要总粘着我!”他冲树下莫名其妙的松本润说道。

“你不要突然就爬树上去啊。”松本润看着他气鼓鼓的包子脸,淡定地说道:“一点都不优雅。”


“不要总说什么优雅,猫爬树也是天性啊!”这个家伙到底明不明白啊。明明比我小,克己到这种程度也是厉害。


松本润闭嘴不说话了,只是站在树下等着他下来。


僵持了半天,没办法,大野智只好从树下下来,跟着松本润身后返回研修所的share house。



第一眼看见他,松本润便知道,他们是同类。尽管性格习惯差别很大,但是同样的血统这是骗不了人的。锋芒收敛在爪子下,待他全部亮出时,便锐不可当。


他不允许他再被任何人当做一只小白猫而已。



当腮边的毛开始向两边卷翘,四肢变得修长,尾巴越发毛蓬蓬的,淡蓝的眼睛颜色加深,大家终于看出来研修所的两只小白猫是什么品种了。


大野智和松本润,稀有的两只高贵古老血统的安哥拉猫。


连教导都暗自吃惊,经验丰富的他都没有一眼看出来,森林里捕获的大野智,是这样的血统,而松本润却一眼就看出来了。



作为研修所唯二的安哥拉猫,两只自然更比其他猫亲近些。不过同住share house的另外三只猫明白,所谓的亲近不过是一只追着另一只跑来着。


松本润一如大野智初来时那样,喜欢黏在他身边,没事就舔他头顶帮他顺毛,吃饭喝水都要挨着他身边,而逐渐拉大的体型差,让大野智拒绝不了松本润的亲近举动。


大野智怎么也想不明白,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两只安哥拉,同吃一样猫粮,喝一个盆子里的水,接受一样的训练,自己睡的时长还比松本润久些,怎么就让原本比自己小一圈的他超了过去。


想着想着,他就愤愤不平地朝着阳光底下打着盹的松本润的后脑勺啃了一口。

松本润被惊醒,回过身朝始作俑者伸出爪子。

大野智刚要逃走就被一爪子按在身下动弹不了。松本润动动爪子就让他翻了个肚皮朝天,然后朝着他的下巴就舔了过去。

“该洗脸的是你吧,我又没有睡觉。”大野智拼命躲着,无奈体型不如松本润,被牢牢压制在身下,接受全身舔毛洗礼。


直到所有的毛都被舔顺了,松本润才满意地放开大野智,大野智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别去外面,白毛很容易弄脏的,刚帮你舔干净。”松本润朝他喊道。

“要你管!”已经只闻其声不见其猫。


大野智冲到庭院里的一棵树上才算喘口气,大口呼吸着,平复着慌乱的心跳。

总自作主张给我舔毛,明明我自己也能舔。毛弄黑了怕什么,黑点才是汉子猫!


虽说大野智对松本润对他管头管脚总想逃开,其实逃走是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的慌张和害羞,而且他发现,自己其实不讨厌被松本润管着粘着的感觉。


只是他还不好意思承认。



经过一年多的研修所生活,猫儿们该学的都学得差不多了。这一天,研修所里接待了一批特殊的参观者。

一群自闭症儿童。

当这些封闭在自我世界的孩子们走进share house看见这五只乖巧可爱的猫猫时,都露出了天真的微笑。

孩子们慢慢走上前,轻轻抚摸着温顺地nya、nya叫着的小猫们,温暖的接触让他们放松,有的甚至把小猫抱在怀里,跟他们小声说着话。

难得对人类的相处有反应的自闭症儿童,却跟小猫们相处和谐。


能够用自己的本领去帮助和治愈别人,正是大野智来到研修所的初衷。

他之所以在被教导捕获之后没有逃跑,只因为他希望能从自身价值,延伸出去到对需要的人有价值。

大野智看了一眼松本润,发现他也在看自己,这一刻他明白了松本润所说的,身为名猫,能做很多比自由自在抓鱼更多更有意义的事。

稀有猫不仅仅是为了豢养和观赏,拥有的优势还要看怎么去运用,今天他终于明白他们的价值所在。



落地窗外的月光毫无保留地洒落在大野智身上,其他猫都去房间睡了,而他趴在沙发上,默默回味着白天那些孩童的微笑。

能给那些爱猫的人带去欢乐,真是一件发自内心喜悦的事呐。

这一刻他真正为自己是一只研修所的猫感到庆幸。


脚底的肉垫消弭了脚步声,松本润悄无声息地跳上沙发,趴到了大野智对面。

“怎么还不睡?”他问道。

“我在想,”大野智悄声说:“让别人幸福,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啊。”

“对呀,以后,我们可能让几万人幸福呢。”松本润接口说道。

没得到回应,松本润扭头看了一眼,大野智已经闭上眼睛睡熟了。

“我也想让你因我感到幸福。”喃喃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能让我幸福呢。”松本润凑近大野智,鼻尖贴上他的,也闭上了眼睛。




大野智跳进玄关,朝里面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却没人回应。

都没在家吗?大野智疑惑着踱了进去。


四只大猫都在家,正蹲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大野智也朝电视机看去,屏幕上两只猫咪正抱在一起。

“你们!”大野智一爪子拍上开关,关掉电视,怒道:“不像话,你们竟然看猫片!”

“那是爱拔酱的!”金吉拉率先撇清自己。

“喂!”豹猫不满地喊道:“这不是sho酱的主意嘛。”

“你竟然也跟着看!”大野智跳到松本润面前生气地瞪着他。

“不是啦,你听我们说。”松本润顶顶他的脑门安抚道。


“什么?变成人?”樱井翔说完理由,大野智惊讶极了。

猫,可以变成人?

“没错,只要有了人类的感情。”樱井翔肯定地说道。


樱井翔是他们当中知识最为渊博的,大野智不怀疑他所说。可是为什么想要变成人类?


“变成人类,才可能拥有你最希望的自由。”松本润眼神深邃地望着他,那眼神里蕴含着大野智懂又不懂的东西,“变成人,我们就可以离开研修所,独立为人而活。”

“所以o酱也和我们一起看啦!”相叶说。

才不要,大野智脸一红,飞快地跑上楼梯,跑进自己的房间。




当四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大野智出离惊诧了。

还真让他们成功了?!


“真是看了……的原因?”面对体型远远大过自己的两脚兽,大野智磕磕巴巴地问道。

这四个家伙,变成人,长得还真是帅。


但是四个男人已经无法用语言跟大野智沟通了。

语言隔离。

大野智的问话,传到他们耳中,只是一阵咪咪猫叫。

但是长期以来培养的默契,还是能让他们从大野智喵的表情上猜测出他的意思。

“不完全是啦,事先经过了充分的准备和学习。那只能算一个点火器。”

什么破比喻,大野智内心忍不住吐槽。


“o酱要不要试一试啊?我这还有xx系列和oo系列。”矫健的豹猫变成人也是修长挺拔,依然快言快语。

“免了,我不要。”大野智摇头表示拒绝。


变成人还保留了猫唇的二宫突然弯腰一把把大野智抱了起来,放在怀里摩挲着他顺滑的毛,“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人类那么喜欢撸猫。”


几只手都放了上来,摸摸耳朵捏捏肉球,以人类身份再去摸猫,感觉真不一样。


神呐,快把我也变成人吧,大野智被四个人围攻,内心高声呐喊道。




四个人围坐在客厅,争论着晚上谁来搂猫睡,用了各种方法,玩游戏,抽鬼牌,猜拳,都难以分出个高下。

大野智趴在最高的猫爬架上,冷眼看着他们胡闹,心想今晚我坚决不下去。


“o酱,你来决定吧,晚上跟谁一起睡。”相叶朝他喊道。

“我自己睡!”一声怒吼在几个人听来,只是一声骄里娇气的“nya!”

“这样吧,我们都把眼睛闭上,让智来选。”二宫提议道。

几人都表示同意,随即把眼睛都闭上了。

你闭你们的,我才不选。大野智os道。

“快来选呀,你不选我们就一直等着。”樱井翔闭着眼说。


没办法,大野智只得跳下来,走到他们身边。

四个人在地毯上围坐一圈,乖乖闭眼等待着。


大野智围着他们绕了一圈又一圈,停在了松本润背后。

如果真的要一起睡的话,只能是润君。

萌爪搭在了松本润肩头。

忍不住笑意的松本润,手心使劲握了握,掩饰着内心的激动。


nya地唤了一声,几个人重新睁开了眼睛。

“咳,”松本润清了清嗓子,“选了谁那个人心里应该清楚了。”

“是啊是啊清楚了,”其他三人附和着,“那就去睡吧。”

大家纷纷向自己房间走去。


房门关上,客厅重回安静。



大野智在客厅呆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跑上楼梯。


从虚掩的房门钻进去,房间里关了灯,一片黑暗。


凭借夜视的优势,大野智看见松本润仰躺着睡着了。

轻盈地跳上床头,猫儿柔软的身躯轻易地就钻进被子的空隙里。

人类的身体,有着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气息,那是大野智所认知的松本润的气味,可是又似乎添加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别于猫儿的柔软,多了一份炙热的强势,竟让大野智心生羡慕。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松本润的手臂躺了下来,贴着皮肤蹭蹭额头,满足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大野智从没对谁说过但内心却承认,靠着松本润入睡,一直以来都是让他觉得幸福的事情。



那就是喜欢吧。




满足地打了个呵欠,大野智从睡梦中醒来,他想翻个身,却发现动不了。

想要摇摇尾巴,却被空空的感觉吓了一跳,然后肌肤相接的触感也跟昨晚不一样了,他抬爪,映入眼帘的是一只修长的手,不再是圆圆的萌爪了。


“我?”他正窝在别人颈窝里,后腰被一只手强有力地揽着,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而且都没穿什么衣服的触感。


“我变成人了?!”他抬头,正对上松本润笑意晏晏的眼睛。



你好,早安,安哥拉先生!






fin


评论(3)
热度(46)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