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If This Was A Movie (1end)

旧文,没修,文字有够生涩的(苦笑

有辆小破车慎入,容易翻车(大抵是人参第一辆车



再次踏上西区半岛的街道,距离樱井翔上次在这里遇见大野智,已经时隔六年。


要说对里约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樱井翔可能会带着杀人微笑轻描淡写地告诉你一大堆经典景点,或者像电影里演绎的豪华私人海滩的顶级奢华体验,还是像《上帝之城》描述的那样在富人区周边大片贫民窟冒险。施展主播口才,绝对让你心驰神往,让里约的地位直接秒超夏威夷在霓虹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实际上在里约最让樱井主播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大野智说给他的七日宣言。

樱井主播飞到巴西里约,为了这场世界级体育盛事实况直播提前做准备。同其他工作人员在体育场馆和里约繁华街道上取材之后,被告知今天的行程告一段落,接下来在随叫随到的前提下可以自由活动。毕竟距离开幕还有几天,报道工作还不是十分紧张,而来到这著名的狂欢国度,哪有理由不去放纵一下。

樱井翔开着租来的车,按图索骥开到西区的半山腰。山坡一面是住宅区的高墙,一面是山崖下不远处在烈日下翻着银浪的大西洋。这一片区域很有特色,坡上既有富豪们别墅的洁白石墙和雕花大门,又有贫民的棚户区破败的土墙和石砖土路。在这里,极端贫穷和过度奢华比邻存在着,两群体互不打扰地生活在一片区域,融合成难得一见的景观。


来到目的地,樱井翔停好车,拿了随身的小包,把包带放长斜跨上,然后在外面穿上防风薄外套,在脖子上挂上相机,向一条不宽的街道信步走过去。

街道由一块块不甚规则的石板铺就,两边的小楼都是由黄土建筑而成,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依然向往美好,土墙上时不时用彩陶砖拼出一副抽象画,或者在木质小窗上涂满鲜艳的色彩,敞开的二楼窗口放一盆观赏植物,白天的街道上一片安宁景象。

与几年前来不同,这次明显加强了安保,樱井分辨出有很多便衣和制服的荷枪实弹的警察,他拽了拽外套,准备走进小街巷。一个制服警察拦在了他面前,用不甚熟练的英语阻止着樱井翔进入。保全的表情毫无商量余地,樱井翔只好打消故地重游的念头,只拍了一张小街巷口的照片,就原路返回了。

六年前,就是在这条小街巷,他遇见了大野智。

二十出头的樱井翔选择了拉美的巴西里约作为海外旅游第一站。他凭借着对电影镜头的记忆找到这片贫民区,热血青年充满冒险精神,他毫不犹豫就踏进这里,还没过十分钟,他挂在肩上的背包就被抢了。

“喂,抓住他!”樱井翔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在劫匪快跟他擦身而过之时飞快地把搭在手臂上的外衣向劫匪面部丢过去,劫匪被突然蒙住头,脚步一个踉跄,那人迅速上前一步切到劫匪背后,反扭住他的手臂,膝盖向下一顶压制住后背,劫匪立马被撂倒在地。


樱井翔气喘吁吁地跑上来,那人捡起掉在旁边的背包,递给樱井翔。


樱井看见那人的脸,愣住了,背包都忘了要。那同是一张亚洲面孔,圆润的脸庞显得温文尔雅,一点不符合刚刚矫健的身手。

呆愣间劫匪开始挣扎,那人一个手刃劈在他后颈,劫匪没哼一声就趴下了。

那人站起来拉着樱井翔就走,一直到走出小街巷,离得远远的才松开手,把一直提着的背包还给樱井翔。

然后那个人也没有走,反而盯着樱井的眼睛一直看呀看的。

后来经过双方自我介绍,樱井知道了他叫大野智,自由外景摄影师,没事经常满世界瞎转悠。

樱井有些羡慕大野的职业,他自小一路名校读下来,不负众望进了国内最大电视台做新闻主播,备受推崇和羡慕,实际上压力重重。所以他选择与日常生活完全相反的热情奔放的拉美洲作为度假地点,也是为了释放一下积累的负能量。

大野智根本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知名主播,他看电视也只看探索频道和钓鱼专题频道,只不过第一眼就被对方亮晶晶的大眼睛吸引了,按理说他走过的地方也不少了,但是樱井翔眼里的景色是此生还从未见过的,仿佛能透过眼睛看出他精彩的内心世界。


所以大野智直截了当地说了下面这番话:“翔君,你知道吗,巴西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我要对你说的是,你给我六天时间让我跟你在一起,第七天我一定掰弯你。”

樱井翔记不得当初是出于什么心态答应了跟大野智结伴旅行,他觉得大野智的七日宣言简直是一句魔咒,到最后真的成功掰弯了他。

在那以前樱井翔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谈恋爱,一谈还谈了四年。

在一起之后大野智跟樱井翔回了霓虹定居,不时还到处走走去创作摄影作品。


不管身处何地,他总有办法收看樱井翔担纲主播的新闻节目,然后在估计他下节目的时候从世界各地发来贺电。


深夜下节目读大野的短信成了樱井翔雷打不动的习惯。

要说谈恋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你管他异性同性,只要人家自己愿意,何必干涉。但总有一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fff派来的奸细,最喜欢举着所谓的伦常火把横加阻拦。


恋爱的事被家里知道了。


在樱井翔不愿意听从家人安排和大野智分开之后,家里人上了手段,那一段时间,各大网站杂志纷纷封杀大野智。大野本人倒是不在乎,反而是樱井决意要分开,像狗血电影一样,在激烈干涉下他们分手了。


那之后大野智不知去向,两年来没有任何消息,成了失踪人口。


樱井的观念里一直认为生活中除了谈恋爱还有其他重要的事,跟两个人在一起一样重要,不能因为一棵树木放弃整座森林。他一直信守的观念误导了他,让他以为自己离开大野智也毫无问题。可是直到他发觉错过大野智后再也不会对任何人心动时,才明白什么都能安排,除了自己的心。


从此空荡荡的心无处安放。

樱井翔驾车从小街巷离开,去了面包山索道。

买了票,他排着队和一群不相干的人上了一辆缆车,缆车轻微摇晃着离开地面,不断攀高,向面包山顶而去。

他还是怕高,闭着眼睛紧紧抓住扶手动惮不得。看,人总有客观就是克服不了的因素,哪怕主观再想去改变,也无能为力,就如同分开两年了,他还是忘不了大野智。

索道沿线景色非常美,大野智一路都端着相机不停拍照。凭栏远眺,里约市容一览无遗,一边是瓜纳巴拉海湾,像一弯新月横卧在大西洋,白色的游艇和三角帆船停泊在蔚蓝色的水面,像星斑投射在广袤宇宙一样美;另一边是面包山,两座山体形似一倒一立的两个面包,加上山的表面光滑,好像抹上了糖浆,故名为“甜面包山”,登上面包山顶可将里约全景尽收眼底。樱井翔根本不敢看外面,只好盯着大野智看,从毛茸茸的顶发看到脚底。大野智突然转回身对着樱井翔就咔嚓拍了一张,然后对着他露出软软的笑颜,樱井翔觉得里约最热辣的阳光好像都落在了这个人的眼睛里。如果这是电影,耳边一定会响起表达一见钟情的配乐。


游览完面包山,樱井翔问还要不要去耶稣山上看新七大奇迹之一的巨大耶稣像,大野智摇摇头,樱井松了一口气,不用再坐缆车了。大野智故意凑到樱井翔耳旁,小声说:“因为我之后要做的事是耶稣反对的,所以我们就不去看他了。”

如果这是电影,大概樱井在到达山顶时会惊喜地发现大野智在山顶上等着他,但是这是生活,所以,大野智不会出现。

樱井翔从缆车上下来时已经大汗淋漓,这次没有智的陪同,在极度恐高下,一点都没有领略到美景。


他决定直接去科帕卡巴纳海滩,顺便在那里解决温饱问题。


现在正是下午时分,人们都聚集在沙滩上晒日光浴或者在海面上玩水。

六年前和智一起来到这片海滩,是在一个月光倾洒的晚上。


海滩上点燃大堆的篝火,巴西汉子在火旁准备着腓秀雅杂,正宗的巴西烤肉,只在牛肉表面抹上食盐,烤出的肉焦香软嫩,入口即化。

大野智招呼着樱井翔,递给他一杯Caiparinha,环境的吵杂使得他提高音量,大声呼喊着:“尝尝地道的巴西特产酒!”


用Cachaca、青柠和蔗糖加上碎冰调制的Caiparinha,口感不赖,属于低度烈性酒,一开始喝了没什么感觉,樱井又多喝了几杯,渐渐感觉后劲上来了。


他看着大野智端着酒杯,跟火堆旁的其他人说笑。这个人顶着一张童颜,说出口的话腻乎乎好听得让人不忍拒绝他任何要求,大家都笑嘻嘻地任他拍照,还给他割最大块的烤肉,一起吃肉喝酒,high起来了以后全体起身围着篝火跳起了桑巴。樱井翔觉得大野智跳舞也这么好看,和人一样好看,好看到直接跟人回酒店滚了床单。


正如七日宣言一样,樱井翔心甘情愿地被大野智勾搭上手了,和他一起做了件耶稣不认同的事。


反正他俩也不信教。

樱井翔坐在海边小酒吧里,点了一杯Caiparinha,吹着海风,端着相机翻看自己拍的照片。


背后传来一把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都拍了什么,给我看看。”


切,生活又不是电影,怎么可能都按照套路来,自己是幻听了吧,樱井翔自嘲地晃晃脑袋。


直到熟悉的味道飘过来,一只纤细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拿走了自己手中的相机。


樱井翔猛地抬头,呆呆地望着眼前站着的人,两年不见,他仿佛没变化,还是那微耷拉的眉尾,像两尾小鱼一样灵动的双眼,微笑着的唇,以及看着他的眼神,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失踪人口回归了。还带回了他失落在他身上的心。


没有丝毫陌生感,仿佛昨天他们还在这海滩上烤肉喝酒跳舞狂欢一样。



如果这是电影,接下来该什么了呢?



(外链找到了吗?www





fin



评论(2)
热度(17)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