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天然】鬼压床

旧文

算是be




晨曦初露,照亮城市纵横交错的街道,也妄图透过紧闭的窗帘,唤醒沉睡中的人们。


新的一天开始了。


从深睡转入浅眠,感官开始恢复灵敏,相叶雅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被子上压着他让他呼吸困难。

他挪动胳膊腿儿,那东西好像爬上了他的身体,爬过的地方都使不出力气。

相叶试着睁开眼,眼皮却像铅块一样重得抬不起来,但是他好像能够透过眼皮看到室内的情景,一团朦胧的影子从下巴那里升起来,用舌头,也不知道能否称其为舌头还是什么的,舔了他的脖子一下。

相叶雅纪吓得都动不了了,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结起来了。房间的温度持续降低,他感觉到那东西继续向下,又舔了一下他的锁骨。

惊叫憋在喉咙里,相叶拼命让自己清醒过来摆脱控制。鼓足了力气一声大喊,猛地一挣扎,顿感全身能动了。


他终于醒了。


赶紧睁开眼睛, 相叶雅纪冒着冷汗,视线在房间里逡巡一圈,什么也没见到。


他重重吐了一口气,方才放下心来。



身为一个28岁的大男人,要是让别人知道他怕鬼,非得被狠狠嘲笑一顿不可。可是,他真的是传说中的灵异体质。上中学的时候,同学不信邪,偏拉着他去参加什么试胆大会,结果相叶进去没5分钟就昏到在那座废弃老旧的教学楼里,最后是被人抬出来的。


从小他就偶尔能窥见灵体飘来飘去,不过一般都是一些平和的家伙,不会打扰人,渐渐他也就习惯了,但习惯不等于不怕,他只是习惯了被吓而已。


睡觉被鬼压床,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之前相叶看到灵异论坛上的人分享经验,还觉得可能是被被子缠住手脚或者是梦里的错觉,但是刚才那一下,他的的确确感觉到了,一个人影透过闭着的眼睛直接投射到视网膜。


他肯定看见了一个男人模糊的影子,压着他不能动弹。


床头放着的手机适时低响了起来,相叶抓起来看一眼,天啊不能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上班要来不及了。


他呼地一下子坐起来,鼻尖差点撞上一个人的鼻子。


那个人骑在他的腿上。


半透明的,一个男人。


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感觉到!相叶想大喝一声,然后最好发现这还是梦,可是他紧张到口干舌燥,嗓子眼像是黏在一起,无法发声。

原来人害怕到极点是叫不出来的啊,在飞速运转分析现状的大脑中见缝插针地闪过去这么一个念头。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骑坐在他腿上的男子摆了摆手说道。


“你、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去?”相叶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他说。


“很抱歉我做不到。”那人耸耸肩,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的表情。“我也不清楚现在是怎么一回事,我有意识的时候就在这儿了,而且我试过了,我下不去。”


下不去?难不成还长我身上了?相叶雅纪不信这个邪,虽然我是灵异体质吧,但顶多灵能10%而已,怎么会跟鬼产生瓜葛。


一切都是借口!相叶有点恼怒地掀开被子,被子从那人、不,从那鬼半透明的身子里穿过,落在一边。

没了被子的隔阻,那鬼相当于直接骑在了相叶的大腿上。


相叶动了动腿,发现已经活动自如,他一骨碌爬起来站在地上,然后查看那鬼掉没掉下去。

一看把他气得要昏厥,那鬼张开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双腿分开圈住了他的腰,像只考拉抱树一样的姿势挂在他身上。


“喂,别作弄我了,我上班要迟到了!”相叶无奈地晃了晃身子,发现那鬼这样挂在自己身上轻得几乎感觉不到,但也不是一点重量都没有,大概是像一块纱布披在身上一样。


“我真的没有故意捉弄你。”鬼反倒比他委屈,撅起了嘴角。


没时间掰扯,相叶雅纪冲去光速洗漱,换掉睡衣,穿上西装打好领带,站在镜子前面怎么看自己怎么别扭。


拿一只鬼当做腰部挂件,谁能不别扭。


“我可要出门了啊,待会晒到太阳小心你灰飞烟灭。”相叶发现鬼只是乖乖挂在自己身上,看上去并不可怕,似乎也没什么恶意,意外地长得还挺可爱,所以开始大着胆子威胁鬼。


鬼也很犹豫,貌似他是个新手鬼,可是他真的没办法。


不能再耽误下去了,相叶提起包走出了家门。




诡异,诡异至极。


电车车厢里,上班族们都拥挤在一起,一点空隙都没有。挂在相叶身上的鬼,跟面前背对他站着的西装男身子重叠在一起。


鬼似乎很不喜欢这样,使劲收紧胳膊企图跟相叶挨得更近而摆脱身体里装着西装男的状态,但是车里实在太挤了,扭来扭去也躲不掉。反倒是西装男打了个冷颤,疑惑地回头看了眼相叶,往旁边让了。


被误会什么了啊,相叶很无奈,但还是借着空隙挪到门边,用自己的背把鬼跟人群隔开了。


鬼明显松了口气,显得很开心,眼角眉梢都灵动了起来,他正对相叶的脸说:“谢谢啦!”


“嗯,可是为什么你能趴在我身上而不是穿过去?”相叶已经接受了现实,开始小声跟鬼聊着天。


鬼拧起了眉头似乎也很费解。“似乎就是这样,不过,我可以落在你身上,但是你却可以穿过我呢。”


“哦,是么?”


“当然,不然你怎么穿的衣服。”


“原来如此。”真是这样,自己都没注意到。


“呐,现在自我介绍有点晚。我叫相叶雅纪,你呢?你记得自己是谁吗?是从哪里来的?”


“不记得了。”鬼摇摇头,露出苦恼的表情。“不过,我都已经是鬼了,那些也都不重要了吧。”


相叶不以为然,如果知道他是谁、从哪里来的,应该对目前的状况有所帮助吧,他总不能一直被鬼抱着生活呀。



终于到了公司大楼,因为相叶为了避免对上鬼的脸一直偏着头,公司的人见到他都问:“睡觉落枕了?”


相叶只得苦笑。


“哇,难怪你身材这么好 。”鬼跟着他进到摄影棚,看着漂亮的布景和周围苗条靓丽的男女模特,惊叹道:“原来你是模特啊。”


“我不是,我只是供职于时尚杂志社而已。”虽说不是模特,但是在时尚界工作,相叶雅纪很注意身材塑造,坚持锻炼,被鬼夸了竟然十分高兴。


一个模特走过来要跟相叶打招呼,他刚想走过去聊几句,鬼突然趴在他耳边说:“相叶君,别停下,一直往前走。”


“纳尼纳尼?”眼看人走近,相叶不敢再跟鬼对话,匆匆打了个招呼脚步不停地走去了自己的座位。


“刚才是怎么了?”他便开始工作边询问着。


“那人身上带着辟邪符,让我很不舒服。”鬼皱了眉头,撅起了嘴,好像有点发蔫。


这只鬼似乎很爱撅嘴撒娇,可是不会招人烦。相叶惊讶自己的适应能力,暗自决定今天离那个同事保持距离。


谁叫这鬼长得可爱呢。




爬了一天的格子,排版排得要吐,快要下班了大伙都有点松懈,有的喝茶有的上网找呆会儿吃晚饭的地儿。相叶仰面摊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养神。


“累了?”鬼一整天都很乖,看他认真工作就不多言语,稳稳挂着,偶尔才开口跟相叶讲话。

“呼,好累啊,眼睛干。”相叶说。


因为鬼接近于透明,所以相叶注意力放在工作上也没怎么关注他,现在睁开眼睛看去,才发现他们的姿势很不妙。


鬼跨坐在相叶身上搂着他的脖子,相叶一抬头正正对上他的眼神。

保持着这么暧昧的姿势上完了一天班,周围没人有所察觉,就好像在众目睽睽下干坏事一样,相叶心脏砰砰跳,这事儿有点刺激啊。


“喂喂,坐起来,你老板来了。”鬼突然提醒道。


反应超迅速地坐直,相叶收起胡思乱想的心思,抄起鼠标重新拿出工作状态。


结果老板过来就抓到几个开小差的,狠批一顿。而相叶则逃过一劫。


“喂,你还有点用处嘛。”简直就是背后的眼睛,自己不用回头就能得知身后的情形。

“当然喽!”鬼也挺高兴,得意地晃着小脑袋。


“下班下班!”时间一到,早就饿了的相叶雅纪冲到超市买了食材,回到家自己煮起了火锅。


一起买菜、一起聊天、一起吃火锅,相叶在火锅氲氲水汽中,看着抱坐在胯间的小圆脸的鬼,因吃不到食物露出一脸馋相,竟有种成立了幸福的两口之家的错觉。


只不过喝了一罐啤酒而已,以自己的酒量不可能醉,可怎么看眼前的鬼越发可爱呢。


真是单身久了,看鬼都觉得眉清目秀。


微醺的相叶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忘了鬼还抱着自己,飞扑在床上趴着睡着了。




固定时间里醒来,感觉得到天已微明,身下似乎有些异样,相叶咕哝着用手去抚弄了几下,随着动作意识渐渐苏醒,像划过一道闪电,哇一声大叫睁开了眼睛。


那鬼还在,压着仰躺着的自己身上,趴着睡的正香,却被相叶一声大叫弄醒。


“唔。”揉着眼睛,鬼坐了起来,“早啊爱拔酱。”


糟了糟了,相叶内心大呼不妙,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啊!


鬼正坐在相叶晨 勃的东西上。从相叶的角度看过去,自己的东西在半透明的鬼的身体里面。


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还、还是不能从我身上下去吗?”相叶磕磕巴巴问道。


“哦。”鬼试了试,跟昨天一样,身体是可移动,但是离不开。


啊啊啊,相叶内心是崩溃的。


鬼也发现了他的异样,神色有些害羞。“抱歉帮不了你。”


“没要你帮忙啊!可是我也不能当你的面自己解决呀。”这样子怎么上班?相叶愁眉苦脸。


“那我吓唬吓唬你吧。”鬼说着做了个自认为最可怕的鬼脸。


相叶看了不知道是哭还是笑,鬼瞪圆了眼睛,鼻子可爱地皱在一起,龇牙咧嘴极认真地做着鬼脸。但是,就算胆小如自己看了这鬼脸也不怕呀,反而很可爱好吗,而且下面好像更大了。


为了不迟到,相叶只好起来跑进了厕所,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


鬼比他还害羞,率先闭上了眼睛。


他这幅样子,有点心动嗯!相叶也闭起了眼睛,手放上去动了起来。


闭着眼睛可还是有声音,水声夹杂着相叶急促的呼吸,充斥着小小的卫生间。相叶雅纪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鬼那圆嘟嘟的脸颊。他忍不住睁开眼偷看,鬼的小脸纠集在一起,双眼紧紧闭着,因为紧张嘴巴嘟了起来。再低头,看见鬼的双腿紧紧盘在腰间,股间和自己相连,相叶的手穿过了鬼的身体,握着自己,动作着。前所未见的异象仿佛催化剂,终于让他攀上了高峰。




从刚才结束后到现在他们进到电梯里,他们俩都没有在对话。


谁都不好意思开口,只好沉默着。



电梯下到一楼,相叶整整衣服走出电梯,刚巧隔壁电梯也开门,身着急救服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里面走出来,从他们身边经过。


相叶赶紧让到一边,看着他们把一个蒙着白布的人抬上了救护车。



有警官在询问大楼管理员,看来是楼里有人过世了,相叶住进这栋公寓不久,还不太熟识其他住客,又赶着上班,便离开了大楼。


可是,他没看到,相向搂着他而脸对着他背后的鬼,盯着救护车看了很久,直到消失在视线为止。



一整天都紧张忙碌,到下班时间相叶才顾及到身前的鬼。


今天鬼好安静啊,一句话都没说。相叶弄弄鬼脑后翘翘的发尾,“喂,你怎么这么乖,知道我很忙今天都没讲话的。”


鬼把搁在相叶肩头的脸抬起来,语气有些落寞,“那我这么乖,可以奖励我吧?”


“诶?可以是可以,不过……”后话相叶没说出来,这样的你,什么奖励才有意义。


“带我去台场看夕阳吧。”




相叶也好久没来台场这边,正值傍晚时分,夕阳余晖遍洒东京湾,站在观景台上眺望远方,彩虹大桥上的车流湍急,双向车流汇集成一道亮色河川,连绵成线。海鸥成群徘徊,远处东京塔伫立在一半黯蓝一半橙红的天幕下,现代化的风景美不胜收。


阳光渐渐敛没,万点灯火骤亮,一座喧然而哗的城,一座不夜的城,向他们展现生生不息的脉搏。



鬼扭着头,和相叶一起把着景色深深落印在眼中。



——也许就是最后,你我眼中的风景。




“嗨。”


听到相叶轻唤他,鬼回过头,没想到相叶的脸离得太近,四片嘴唇瞬间轻轻接触在了一起。


鬼惊得往后一躲,相叶却不在意地笑笑,抬手象征性地摸摸他的头,“没事。你怎么看得这么入神?”


“要去坐摩天轮吗?”相叶问道。


“不了。”鬼摇摇头,“我们回家吧。”





洗好澡相叶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机当作背景音,翻着自己的手账本。


“哦,今天是周二了喔,昨天我忘记买周刊了,还等着追最喜欢的漫画呢!”相叶报了一个漫画的名字,问道:“你听过吗?”


——岂止于听过。


但是鬼还是摇摇头。


——不过可惜,从今以后你都看不到它继续连载了。




鬼,已经想起了他是谁。



早上,蒙着白布被抬走的人,就是他自己。


想起来了。


自己是暗恋着相叶雅纪、住在他楼上的独立漫画家。


想起来了。


自己已经死于昨天凌晨,前天通宵赶稿,心脏突然骤停,趴倒在了地板上。


他的工作间楼下正是相叶的卧室。


虽然不清楚为何自己的灵体会穿过楼板掉在相叶雅纪身上,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陪在相叶雅纪身边的时间,不多了。


他估算了一下警署寻找家属、认领、告别、超度这一系列程序所需要的时间,从早上被人发现开始算,他还有几个小时。


这几个小时他只想好好跟他呆在一起,看着他,什么都不做就好。



电视里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今晨在市区公寓被发现猝死的是……”


这时候整座大楼突然断电了。


房间陷入漆黑一片。


相叶惊讶,怎么会突然大规模断电,这公寓可声称是设施最完备的精装住宅呢。


他根本没注意到刚才的新闻,鬼松了一口气。


当然没有巧合,鬼试了试,用意念让大楼断了电。只因为他不想相叶知道,他就住在他家楼上的事实,担心他会害怕。



“不看了,我们去睡觉吧。”鬼出声建议。


也只能这样了,相叶放下手账,回到卧室睡下。



“晚安。”相叶对趴在身上姿势都没变过的鬼说:“我都习惯你的存在了呢。明天见!”



你看,相叶酱一直是这么温柔呢,他早就知道。


从他搬进来就投喂楼下的野猫开始,从他帮隔壁老奶奶搬东西开始,从给小孩子摘挂在树上的羽毛球开始,从给整夜赶稿的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包开始。


——对这幅样子的我,依然温柔以待的,恐怕只有这样的相叶了吧。



晚安,他在心里轻轻对睡着的他说,一生平安。





一夜无梦,睡了个好觉的相叶雅纪伸了个大懒腰,想要给那只可爱的鬼道早安的时候,却发现这两天如影随形的他,从身上消失不见了。


满屋里都找过了,鬼如同突然出现一样地,神秘地消失了。



再以后的几天,充满期待的相叶一次次失望了,鬼再也没有出现。


他有点失落,毕竟这是个能跟自己沟通的鬼啊。



又变回一个人生活了。



嘛,不过,很快会习惯的,没有他的日子。







fin



评论(2)
热度(19)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