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天然】和你约定的圣诞时光

旧文




“相叶雅纪,你骗人!”大野智握着手机冲着电话那端的人吼着。

“我不是要骗你的!智,听我解释好不好……”相叶雅纪都快要挤出哭腔来求饶了。

“别跟我解释,要解释你跟炸鸡解释,你是不是忘了上次你在炸鸡面前怎么跟我说的了?!”大野智怒气未消,开了扬声器,就把手机丢到占据了属于相叶的枕头睡回笼觉的猫咪炸鸡面前,然后一掀被窝下床去了卫生间。

“喵喵喵?”炸鸡一脸不爽,冲着手机叫着表示不满。

“炸鸡,你papa生气了,怎么办呢?可是我就是回不去嘛。”相叶雅纪对着猫碎碎念。

炸鸡对着扰他清梦的手机就是一爪子,正按在挂断上,借着力手机顺着枕头的弧度滑进了床缝里。

“咪呜。”

炸鸡可能是明白自己惹祸了,赶紧转移阵地,跳下床,蹲在卫生间门口等着papa。


大野智洗漱完毕出来,正看见炸鸡蹲在门口讨拍拍,俯身一把捞起猫咪抱着。

“炸鸡来吃饭喽!”

给炸鸡的饮食碗添了猫粮和饮用水,摸着柔顺的背毛,不禁想起了上个月,和恋人相叶雅纪一同领养回炸鸡的经过。


从夏天开始,因为工作的原因,相叶雅纪被公司派去了大阪,和大野智就开始了异地恋。尽管恋人很理解他,可是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的见面,让两个人都禁不起思念的煎熬。


看着圆圆的面包脸,每一次见面就消瘦一丢丢,相叶也很心疼,跟公司递了好几次报告,申请调回东京,可都没有得到允许。


上个月,大野智生日的时候,相叶雅纪带着他去了之前在网络上找好的一家要送养猫咪的人家,一见到要送养的猫宝宝,大野智就喜欢得抱着不放手,顺利地将炸鸡领回了家。


喵咪炸鸡的名字是相叶取的,回到家以后他摊在沙发上,大野智靠在他的臂弯里,抱着猫轻轻抚摸着,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相叶觉得,自己最爱的人和以最爱的食物命名的宠物都在身边,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所以吹蜡烛的时候,他对着过生日的大野智许愿,圣诞平安夜,也就是他的生日的时候,一定调回东京来,陪大野智过节。


大野智没想到的是,24号一大早,被相叶雅纪的电话叫醒,还以为会有好消息,结果等来的却是“对不起,今天不能回去陪你了。”

他扭头看着客厅一角花尽心思装扮的圣诞树,狠狠地撅起了嘴。

不经意瞥见时钟,“啊牙白!”已经到了不得不出门上班的时间了。

大野智赶紧穿上厚厚的羽绒衣,拿起包和钥匙,在门口一边穿鞋一边对炸鸡说:“在家要乖乖的哦,晚上papa给你开罐头,让你也过过节。”

门关上了。

炸鸡埋头苦吃,直到食碗见底。


下班了走在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铺都装饰着彩灯和雪花,排放着一棵棵圣诞树,披红挂绿,商店门口招揽顾客的人穿上了圣诞老人的服装,给经过的人派发小礼物,就连快递员,都把车子装饰成驯鹿车的样子,一路上节日气氛满溢。


大野智不想回家,在街上信步走着,呼吸间冒着白气,平安夜真的好冷啊,不知道会不会下雪。


他看着周围热闹的人群,很多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在散步,谈笑风生。他在人群中穿行,显得有些落寞。他在铃儿欢响的音乐声中走过,仿佛能听见半空中圣诞老人驾着驯鹿车奔腾而过,听见仙尘落地的声音,听见白胡子老头笑嘻嘻地问:“你要什么礼物?”


我想要的礼物,只有一个人能给我。


大野智提着早早就预定的蛋糕,走累了回到家里。

开了灯,看见角落的圣诞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开了彩灯的开关,精心装饰了一周的圣诞树,眨眨眼亮了起来,金色银色的星星一闪一闪,树底下还放着他给相叶准备的礼物。

“坏蛋、骗子、炸鸡控!不回来算了,我一个人把蛋糕全都吃完!”

两个人都喜欢甜食,大野智特意订了个十四吋的大蛋糕。

现在那个大号蛋糕正放在餐桌上,炸鸡正好奇地围着它转悠。

慢着,什么声音?


好像有什么声音从圣诞树后面传来,大野智悄悄凑过去,听见了细细的呼噜声。

家里进来贼了!大野智条件反射地奋力一推,一米五的圣诞树整个倒了下去。

“哇呀呀呀!重死了,什么东西?”

诶,怎么是相叶雅纪的声音?大野智放下了抄起来的装饰花瓶,一个瘦高的圣诞老人挣扎着从倒下的圣诞树后面爬了起来。

定睛一看,带着白胡子的,可不就是相叶雅纪么。

“你怎么回来了?”大野智有点恍惚。

炸鸡从声音认出了相叶,一跃而起跳到了他身上,抬爪子去抓他挂在胸前的白胡子。

“别抓,炸鸡,这是租的还要还呢!”

大野智上前一把拽下了那一把违和感极强的胡子,丢到一边,面前变成了一个抱着猫的圣诞美男子。

“你不是不要回来嘛?”大野智赌着气说。

“你挂了电话后,我一直打不通,心里很急,就使出了杀手锏,上司才放我回来的。”相叶放下猫,走过去拥着大野智,“别生气了,你都不知道我跑得有多快才赶上最后一班车。想给你惊喜的,可是左等右等你也不回来,我都睡着了。”

说着双手捂上大野智冻得凉冰冰的脸颊,用鼻子亲昵地蹭蹭他被风吹得红彤彤的鼻子。

“好了,你怎么习惯跟炸鸡一样。”大野智害羞地别过头去。

“对了,你使的什么杀手锏,上司竟然放你回来?”大野智好奇地问道。

“我说我要赶着回去结婚,再不回去人家不要我了。”相叶雅纪掰正大野智的脸,对着他笑着说。

大野智吃惊地望着他,未语脸先红了个透。“你撒了谎,你、你回去怎么交代?”

“没有说谎哦,智。”

捧起智的脸,双唇相接前,雅纪低声但坚定地又说了一遍:

“我们结婚吧。”





Fin


评论(2)
热度(37)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