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封妖 3-4

旧连载 完结  主山组副竹马只打主cp tag

阴阳师 式神 半妖 人类 妖神 魂灵




3.

耳边什么声音嘈杂扰人,樱井翔皱了皱眉,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感觉口渴,浑身燥热,嘈杂声渐近,一群身着各色浴衣带着狐狸面具的人向他涌来。人们冲撞着他的肩膀、手臂,他面向着人群涌动的反方向,口中干涸,仿佛对即将出现的什么人充满期待。

于烧的脑子混沌的灼热中如游丝般渗入一股清凉,这股清凉越来越近,扑面而来,在樱井眼前由几不可见的虚像渐渐幻变为真实,一个带着狐狸面具身着黑色浴衣的少年立在身前,虽然看不见面孔,但是那种如夜月下清泉般的气息就是解救自己的清凉感,樱井翔双手抚上少年的耳侧用力一拉,少年便跌入自己怀中,冰凉凉的,纡解了自己火烧般的难受,他低下头,吻了上去。


跌了一下,他伸手抓住了床被,睁开眼睛,手机还在床头柜上持续响着,界面上显示是桝太一。

樱井接起电话,桝太一的声音传来:“社长,果然如您所料,今晚社长办被入侵了。”

“饵呢?”

“目标吞了饵,但是并没有脱钩,请放心。”

挂断电话,樱井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的那个梦,这个梦他做了很多年,很多次,梦中的少年每一次都更加靠近自己,这一次近到他触手可及,这个触感,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太美好了,有种莫名的吸引让自己心动。下一次一定要掀开他的面具,看一看他到底是谁。



离开核心大厦几条街区的暗巷里。

化为妖形的大野智堵住了几个带着箱子的鼠首人身的家伙,这几个家伙看见身后缓缓舞动着八条尾巴的黑猫,眼里泄露了一丝惊恐。

“说,箱子里的是什么?最近的案件是不是你们干的?”大野厉声问道。

“哎呀,不就是偷了个箱子嘛,犯得着总大将您亲自动手?”被围在中间拿着箱子的白毛鼠贴上一张笑脸,油滑地说道。妈的,援兵怎么还不来,难道相叶那家伙诓自己,这个箱子和大野组还有干系?

“少废话,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不回答就揍到你说为止!”冰蓝色的念力球在缓缓流动着集结,大野准备发动攻击。

旧鼠组原本也是大野组麾下的一支支流,但是老鼠们改不掉妖性,总是不断做出侵犯人类的事件,在大野严厉警告甚至惩罚下依旧不改,最后竟然宣布脱出大野组自理门户。退组之后老鼠们愈加猖狂,让润和凉太猫率领猫族着实治理了一阵子,有了起色,没想到现在竟还闹出了害人事件,这是决不能饶恕的。

白毛鼠紧张了一下,突然又放松了下来,嘻嘻奸笑着说:“大野,你的第九条尾巴为什么这么多年始终修炼不出来?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够格做总大将,你的心软的像娘们一样,连人血都不敢见,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大野怒不可遏,亮出尖牙利爪正要扑上去,耳朵灵敏地捕捉到利刃破风从身后而来,堪堪侧身躲过,一枚如尖尖月牙状的暗器立即钉入刚才他站立的地上,月色下锋刃寒光四射。

老鼠借机作鸟兽散。

大野一见暗器的形状不由大吃一惊,立刻向来处看去,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楼顶闪过,消失不见。他顾不上旧鼠,咬着暗器,沿着墙面攀跑而上,到了楼顶却早已寻不到刚才的身影。

溜得好快,难道那个人没有死?大野松口让暗器落到地上。

“梭~”鸟羽破空的声音,润收拢翅膀降落到了大野的身边。“问出来了吗?”他询问有点发呆的大野。

“没有,你呢?怎么处理的?”大野回神。润刚才去追击分散而逃的另一队老鼠。“他们看来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有人委托他们偷箱子,都是暗线交易,不曾见面。然后我把他们都吃了。”润笑了笑舔了一下嘴角。

“旧鼠不用管了,只是喽啰,他们背后另有指使者。还有,润,你看”大野指了指地上的月牙暗器。

润只看了一眼便瞪大了眼睛,“犬牙镖!?”难道说,不可能啊,当时他们都亲眼所见那个人,这种暗器的拥有者,已经魂飞魄散了呀。

大野不说话,润知道他在想什么,假如那个人没有死,害人事件极有可能是他所为,如果是这样,麻烦可就大了。而且,松润看了看黑猫颈项上的那一串黑曜石,又扭头望着不远处散发着霓虹微光的樱井大厦,没想到今晚旧鼠的行动竟然指向了樱井翔。难道命运之轮的运转依旧是把你推向他吗,哪怕是你已经将他遗忘百年?



白毛鼠跌跌撞撞跑进一间破败的酒吧,直接跌在地上呼哧呼哧大口气喘。

“东西呢?”一把略尖细的声音问道。白毛鼠抬起头,看到相叶站在面前,板着面孔问自己。呸,言而无信的东西,说好给自己支援,结果却没有出现,害自己差点没死在大野智手上,哼,等我要的东西到手不整死你才怪。想到这白毛鼠反问相叶,“灵药呢?”

相叶哼了一声,把手里的一个半透明的小瓶子丢给白毛鼠,是一瓶增强念力的灵药,白毛鼠赶紧接过,回身朝门口挥挥手,两只老鼠妖抬着一个箱子进了门来。

放下箱子,相叶挥挥手,示意白毛鼠他们快点离开。白毛鼠翻翻白眼领着手下走了。

樱井在意的箱子,终于到手了,樱井翔到底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让我来看一看。

 “和也,现在打开吗?”被称做和也的男人走到了月光照亮的地方,如果你是樱井集团的员工,会发现在樱井集团里,拥有同样相貌的男人则被称做相叶雅纪。

“雅纪,打开它。”

身材颀长的男子听到吩咐,拿出一个仪器,连接到密码箱上,数字编码一阵闪动,最后显示出四字密码,相叶雅纪对照着输入密码,咯啦一声箱子打开了。

看着大的箱子内部空间却非常小,在几个立方体铅块中央放置着一个椭圆形的物体,和也凑近了看了一眼立刻惊叫道:“催泪弹,快躲开。”

话音刚落箱子爆了开来,两人就地滚了好几圈远离了爆炸点,催泪的气体已经蔓延开来。和也和雅纪捂住眼鼻赶快从酒吧爬了出来,形状狼狈。

还是嗅到一些气体,两人眼睛都红得不像话。迅速拐进暗巷,和也语速很快地吩咐道,“这是樱井下的套,我们轻敌了。箱子一定有GPS,马上分开走,别被人看见,这个联络点放弃,不能再来了。”两人分开两个方向匆匆隐没黑暗之中。

酒吧大门后几只想偷听的老鼠什么也没听到结果还被催泪弹熏了个半死,受不了地纷纷化出妖形,变成几只寸余长的小老鼠钻进了附近的下水道。



办公室里,樱井翔面对着落地窗望着窗外的风景,边听着桝秘书汇报。“昨晚大楼安保人员并没有发现入侵者,安保报警系统和监视器回路的电线被啮齿类动物破坏,什么也查不出来,据分析箱子可能从地下排水管道被带走。根据GPS找到箱子是在一个废弃的酒吧,我们的人到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酒吧产权人据查跟事件没有关联。所以,还是让鱼脱钩了。”

樱井微微一笑,未必呢,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本来也没想用一个小饵就能钓到大鱼。顺着你的气息,一定能抓到你的命门。

回转身对桝秘书说:“叫藤原带着相叶和大野来见我。”


相叶的眼睛骨碌骨碌转了几圈,刚才没听错吧,社长让自己负责与二宫集团的收购案。

桌面上摊开的财经类杂志正停在对二宫集团的大篇幅介绍上,拥有乌黑的小鹿般灵动眼珠的“二宫和也”正微笑着对着自己。二宫集团年轻的社长,率领员工用了六年时间挽回差点破产的企业,由衰到兴重振集团雄风,将公司从千叶一路发展进东京都,书写了实业界的财经神话。

眼下樱井集团和二宫集团正就北海道一家分公司洽谈收购事宜,没想到这肥差会落到自己头上。

藤原部长面露难色地说道:“社长,公司收购是很重要的生意,指派给一个主管级别的不合适吧。还有,我觉得大野先生的能力与我公司的需求不相符,建议辞退他。”

大野刚想出声恳求,樱井拿起大野的入职单,浏览了一下他的简历,看着表格末大野智漂亮的签名,问桝秘书:“太一桑,你也是名校出身,请问你认为学历和能力能划等号吗?”

桝秘书想了一下回答道:“我认为虽然优良的教育能够让人拥有优秀的能力,但是不能武断的认为教育经历不丰富的就一定能力不足。”

樱井放下表格,看着藤原“藤原部长,你还有什么意见要说?”

藤原赶紧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樱井说:“刚才你说主管级别去洽谈不够重视,这个建议有点道理,这样吧,任命相叶桑为业务部副部长,大野智为副部长特助。太一桑你过会儿让人事部拟好任命文件。”

将手肘支在办公桌上,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大野和相叶。“不要让我失望呦!”




4 .


人事部做事也很利落,等相叶他们回到业务部,职员们已经接到任职邮件,纷纷对相叶和大野表示祝贺,也有些人认为相叶进公司2年了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提职是实至名归,但大野刚来就提职,抱怨其是空降部队的大有人在。大野智没有其他人那样百转千回的心思,又恢复到呆萌呆萌的状态。

相叶走过来拍拍大野的肩膀,“大野君,今晚部里聚餐,一起去吧。”

呃,大野本来想下班直接回家的,转念一想松润总是叫他多和人接触学习人类的生活方式,而且樱井社长为什么会被指使旧鼠的人盯上也让他很在意,正好可以侧面了解一下,想到这里便同意了。


居酒屋里,一群上班族吃喝正酣。下班了大家也彻底放松了,忘掉了身份级别之差,勾肩搭背相互敬酒。

角落里相叶举着酒杯,紧挨着藤原部长要跟他喝酒。

藤原连连摆手不喝,他心里其实很嫉妒相叶,进公司刚2年,年轻人拼劲十足,业绩斐然,社长好像也很看重他,升职很快,而且明显社长对自己并不青睐,还不得让相叶踩到自己头上去。

相叶眯了眯眼,他岂能看不出藤原对他的敌意,他一把握住藤原的手,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部长,您是身高位重的大前辈,不要跟我们后辈计较,能够安安稳稳退休才是正道。”

藤原感觉到相叶从手里递过来一样东西,他惊讶地抽回手,在桌子底下翻过来一看,是一把东京银行保险柜的钥匙。这是?他猛地抬头看向相叶。

相叶拍拍他的肩膀“放心,都是洗过的。部长,收购案还请多多指教。”

藤原心动了,还是假装为难地说:“樱井识人用人很厉害,身边的人都忠心的很,不容易下手。”

“再不容易也还是会有机会的对吗,相信藤原部长知道该怎么做的。”

相叶一番话说中了藤原的心思,年纪大了,不得器重,求财是一条划算的路,想到这里他端起酒杯和相叶碰了碰,一饮而尽。


酒正酣时大门打开了,大家向门口看去,大为吃惊,竟然是樱井社长和桝秘书出现在居酒屋。

社长的到来让员工们情绪更加高涨,推杯换盏的又喝起来。

这时候相叶推着大野来到樱井身边,举着手里的酒杯说道,“社长,感谢您的器重,对我们委以重任,我和大野君敬您一杯。”樱井爽快地干了这一杯。

大野平时几乎不沾酒,干了一杯就觉得从喉部到胃部,从脸颊到手心,火烧火燎般热了起来,他揉了揉困意袭来的眼,想先告辞。最近白天上班晚上捉妖还得处理组内事物,已经连续很久没睡超过四小时了,又喝了点酒,他觉得自己躺下就能睡着。相叶却一直勾着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不停地劝酒,樱井也被他劝的喝了不少杯,后来又叫老板拿出店里的宝物陈酿多年的西宫白雪,一直喝到后半夜去。



“喂,清水,真不用我送你回家吗?”

叫清水的男子摇摇手,“我没喝多,你走吧,我自己就行。”

“那你自己小心啊。”

同事走后清水觉得要吐,匆忙拐进一条小巷,扶着墙呕了半天,擦擦嘴刚想离开,发现眼前站着一个白色浴衣的人,全身模模糊糊如在雾中,但隐约能看出乌黑的眼珠,欲滴的红唇,苗条的身材,似乎是个美人。美人勾唇而笑,冲自己招招手。清水没想到自己还有此等艳遇,便跟着美人而去。

跌跌撞撞走了半晌,建筑越来越稀少,路也不平起来,似乎是上了山。

清水上前欲扑上美人,美人轻巧一躲,没有碰到。

清水开口问,“美人,你这是带我去哪啊?”

突然一把男声响起:“哼,好色之徒,死到临头还色心不死。”

清水被吓了一跳,看清自己周围都是岩壁,似在山洞里,声音来源于一团白雾,他瞪大眼睛向雾中看去,顿时吓得腿脚发软,转身就逃。

但为时已晚,洞内俱是白雾根本找不到出路,雾中探出一只巨爪捏住清水的头颅,人的精元像丝络一样被源源不断地吸走,瞬间清水就形容枯槁地瘫了下去。

白衣人看着地上清水的尸体,对白雾中的妖兽说道:“斗真,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记了,拿回你的东西之后要留他的性命。”

“白児,你对他还是一片痴心呢,可惜他并不记得你。我答应的我会记得,我只要报仇。”语气带着冰冷的杀意,将洞内的雾气冻结成冰珠。




还是那个梦,樱井清楚地知道这是梦,他已经等不及了,这次一定要看见他的脸!

他一把抱住身前的人,冰凉的体温让宿醉后的头疼感到一丝缓解,用力地搂紧。面具,对了,揭下他的面具!抬起手一阵胡噜,揭不下来啊,却抓了一手软软的毛发。

一番动作之后身体渐渐恢复五感,不是梦!怀中确实有个柔软的躯体,还嗅到一丝奶猫味儿。

樱井翔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的床上还有一个人!

他还用力的抱着他!

更要命的他感觉到双腿之间有什么活物划来划去,不时碰到自己的……

他小心翼翼掀开被子,看见腿间有一条黑色的——

“蛇啊!!!”

天知道他有多怕蛇。蛇还在他关键部位动来动去!

尖叫着滚下了床,樱井躲到门口,手里抄着拖鞋,我的卧室里怎么会有蛇啊?!

喊声弄醒了床上熟睡的人。

那个人翻过身坐了起来,双手揉着眼睛,困顿地睁开一条缝看着樱井。

“大野智?”这人怎么在自己家里,昨天我们干什么了?

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形成现在这种状况。

还没有回神,大野智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头上两撮樱井以为是翘起来的呆毛抖了抖,立了起来,屁股后面一条黑色的毛尾巴也有频率地摆了两摆。

猫耳朵?猫尾巴?我靠昨晚我们玩这么大?!喝醉了真要命啊!

樱井想拿手里的拖鞋抽自己。


樱井翔看了看伸着大懒腰走出卧室的大野智,继续和桝秘书通着电话。

“昨晚大家都喝醉了,社长您掐着大野的脖子不松手,谁都拉不开。所以只好把你们一块都送回您家去了。”桝秘书解释着昨晚的情况,在电话这边伸了伸舌头,没想到社长酒品不咋地嘛。

樱井黑着脸挂了电话,观察着坐在沙发上的大野智的表情,举着水杯喝着水的大野智神态自若,身上穿着自己过大的T恤,领子因为动作一边滑落肩膀露了出来,皮肤白皙,没有多余的痕迹,应该什么都没发生吧。

但是,耳朵和尾巴是怎么回事,怎么看怎么像真的。

“你,你这是cosplay?”


“cosplay是什么?”大野智歪过头不解的问。

樱井大着胆子走过去,摸了摸大野身后的毛茸茸的黑色尾巴,用力拽了一下。

“疼啊~”大野嗷~~的蹿了起来,一下跳上沙发背。

“你干什么!干嘛拽我尾巴!”尖尖的猫爪露了出来,示威似的朝樱井亮了亮。

竟然是真的。

樱井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虽然自己是商人,但是家族却是阴阳师世家。尽管现代已经几乎不需要除妖了,但是自己却是清楚世间有妖的存在。

所以,大野智是个猫妖?


方才一疼,大野智终于从起床的迷糊中清醒过来,自己怎么在社长家过夜了?而且还现了一半原形!该死的酒精作用,耳朵和尾巴还收不回去。

不对,社长怎么能看见我的耳朵和尾巴啊?

“那个,你、你能看见我的、我的……”

“这个和这个?”樱井指了指他的头和屁股。“对啊,能看见。”

糟了,被人类看见原形了,快施法清洗他的记忆。

想到这,大野智腿一蹬从沙发背上扑了过来,把樱井翔扑倒在地。

将脸凑近樱井翔的脸,一手捏上下巴,对上他的眼睛,大野智的瞳孔变成了一条细线。

是幻瞳,樱井迅速判断,他赶紧歪过头闭上眼。

大野智手上使劲捏着樱井的下巴,让他脸正过来。樱井知道中了幻瞳的下场,拼命反抗。他一使力反过来把大野掀倒,翻身骑上他的身子,一面躲着他的眼睛,一面用双手卡住了大野的脖子。

两个人正在地板上纠缠,突然大野智脖子上的黑曜石发出了红光。

这突然的情景让他们都愣住了,樱井看到大野捏住他下巴的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向拉过去,不可思议般拧在了头顶,另一只手也是如此。

大野拼命挣扎着,但是拗不过这股无形的力量,然后他整个身体都仿佛被钉在地板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仔细看那不是一串黑曜石项链,而是一颗颗黑曜石紧密排列,严丝合缝地钉在了大野的脖子的皮肤上,现在正散发着红光慢慢收紧。

大野智的脸变的煞白。

他们身后的保险柜开始轻微晃动了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一样。

樱井离开大野的身体,反正他也动不了了。他走向保险柜,打开了它。

柜子里是樱井的爷爷留给他的传家之宝,翔和他的父亲都没有继续传承家族阴阳师的职业,但是依然遗传了正统的血统,身为长子长孙,传家宝还是留给他。

是一身雪白的狩衣,和一个锦盒,还在微微晃动,打开锦盒,里面竟是一截黑色的猫尾。

猫尾仿佛能够和大野脖子上的黑曜石呼应,也微微发出红光。红光凝结成一个红点,又幻变出数个红点,红点又连成红线,织成一张光网,把樱井和大野笼罩在内,形成了一个结界。



身着雪白狩衣阴阳师大人,下身是金红色的狩袴,衣服袖括和露是红色的丝带,头戴立乌帽子,显得整个人高洁典雅。他拿着画着樱树满月图的扇子,悠闲走在山林之路上。


今夜是满月,他照例来到自己最喜欢的枝垂樱下看月亮。

一只白色蝴蝶绕着他的指尖飞舞,在他作势要扑的瞬间高飞而去,飞到枝垂樱上,一只小黑猫正趴在树枝上打瞌睡。

看来今天有伙伴陪我看月亮呢。

蝴蝶落在了小黑猫的鼻子上。“阿嚏!”小黑猫头一甩打了个喷嚏,还吹出了一个鼻涕泡。

“哈哈哈。”阴阳师大笑了起来。

小黑猫伸爪子抓蝴蝶,没有抓到,蝴蝶飞远了。

“你是谁?你来这干嘛?”小黑猫很不满有人笑他。

“在下樱井翔,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什么?可以吃吗?”小黑猫傻傻的问。

“名字就是你的名讳,父母给你起的。”

“我没有名讳,我父母早就死了。”小黑猫低着头说。

樱井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为什么,明明知道他是个猫妖,可是还是会为他心疼。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樱井翔岔开话题。

“看月亮姐姐,叔叔说过,我出生的那天月亮姐姐就是这么圆,所以我常来这里看她,就好像看着妈妈一样。”小黑猫流落出幸福的眼神。

樱井翔坐在树下,仰头望着月亮“那我陪你一起看。”

“嗯!”


一人一猫,一个在树下,一个在树上,都沐浴在月光之下,沉浸在对幸福的美好向往中。



结界突然打开,两个人又回到现实中。

大野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他坐了起来,眼睛定定望着樱井。

他全都想起来了,百年之前他和樱井翔的相遇,眼泪不禁溢出了眼角。

樱井望着他的表情也是一样。刚才的画面激活了他脑海中关于前世的记忆,他是阴阳师大人,他爱上了猫妖大野智。






tbc


评论
热度(7)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