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封妖 5-7

旧连载 完结  主山组副竹马只打主cp tag

阴阳师 式神 半妖 人类 妖神 魂灵




5.

“对不起,”大野智说道:“我忘记了你。”

樱井翔过去紧紧拥住了他。“不要这么说,不是你忘记我。”他捧起大野智的脸,拭去他脸上的泪水,“你为了我断了第九尾,所有和我相关的记忆都封存在了九尾上。”

我才是应该觉得抱歉的人啊,樱井翔想,我对你下了封妖咒,期望你永远陪在我身边,岂不知却没能力保护你,反倒是你保护了我啊。

大野智依偎在翔的怀里,就好像百年前他从枝垂樱上扑进他怀里一样,感到放心和踏实。他觉得失去了爱人以后独自在世上活了百年,就是为了等待此时与转生的你重遇的日子,所有的等待都值得。

“啊,今天是星期几?你是不是还要上班?”大野突然想起来,抬起头问道。

“不用去了。”

“但是我必须回家一趟,润找不到我该担心了。你还记得润吗?”大野智问。

润,松本润,就是那个鵺吧,一直陪在智身边,对自己怀有敌意的那个半妖。

“当然记得,你们住在一起吗?”听智这样说,翔心底里泛起一阵醋意。

“对啊,润是我的家人。”智微笑着回答。

樱井翔觉得心里宽松了些。

“我只要在别人家过夜,润就会很生气地数落我一顿,很可怕哦。”大野智继续说道。

在……别人……家……过夜!!樱井翔又觉得有点呼吸不畅。

“你经常在别人家过夜?就像这样?”

“对啊,不过不是喝醉酒才这样,是因为太困。”大野经常夜里巡视到感觉困了,随便就近在哪个百妖的家中睡一晚。

困?困就可以经常在别人家过夜!你也真是太没防备了吧,人也不都是好东西啊。樱井翔恨不得教训教训大野智,让他别再那么天真。

“走吧。”大野站起身。“还得麻烦你送我呢,樱井社长。”


上了车,大野就闭起眼睛养神,刚才封妖咒产生护主反应,可是耗费了不少体力,这会又困得睁不开眼了。

樱井平稳地开着车,从后视镜看了看大野的脖子,被勒出了红痕。黑曜石的封妖咒正是自己下的,如果被封的妖有反噬主人的异动,咒就会收紧。方才他俩打的那一架,引发了反应。幸亏这样,自己才恢复了前世记忆,找回了逢面却不相识的爱人。



“你是阴阳师?”小黑猫摇晃着八条尾巴,毫不畏惧地问道。

“对,你会怕我吗?”樱井翔说道。

“我不怕你,你对我很温柔啊,不像叔叔说的那种阴阳师,倒像个教书先生。”小黑猫回答。

阴阳师大人不禁微笑。“你这么天真,怎么做上的总大将呢?”

小黑猫不服气地鼓着嘴:“说我天真,我懂的可多呢。”


和小黑猫的相处中,樱井得知了他的父母在和其他组争斗中战死,被他口中的叔叔,赤鵺,养大。

自从月夜的初相遇之后,樱井翔经常和小黑猫在枝垂樱下见面,越来越熟悉以后,就不仅限于一起赏月这样的活动,樱井还带小黑猫到过城里,甚至自己家。


第一次见到幻化人形的小黑猫,就是在自己家里。


樱井正在窗前的书桌上习书法,窗口突然冒出一对闪亮的金色猫眼。

看小黑猫探头探脑的样子,樱井不仅笑出声了。

“进来吧。”

闻言小黑猫一跳从外面窜上了书桌,正好踩在砚台上,跳开以后把樱井翔铺在桌上的生宣踩了一串小梅花。

“喂喂,你这家伙。”无奈地笑笑,樱井换了一张纸。

小黑猫跳到了屋里,在樱井身后乱转。

“好无聊啊,每次我来你不是看书就是习字,能不能带我出去玩?”倍感无聊的小猫抱怨道。

“你这副样子,我如何带你上街,就算去了,你又能玩什么。”樱井头也不回地回道。

小黑猫不做声了。过了一会,说道:“那这样呢?”

樱井闻言回头,小猫不见了,自己的床榻上赫然蹲着一个身无寸缕的少年。

啪嗒,毛笔掉了。


白发冲天立起,两道白色剑眉下是一双凤眼,英挺的鼻子下面薄唇紧紧抿着,身体纤瘦但肌肉紧实,少年仍像猫一样的姿势蹲在自己床上。

只有放在膝上的双手上黑色的墨迹证明就是刚才那只小黑猫。

原来这才是百妖总大将的模样,眼神锐利,英气逼人。

樱井从呆看中回神,赶紧跑到衣橱拿出一件浴衣,披在了小黑猫身上。

“这样行了吧,我们去玩吧。”小黑猫穿上衣服说道。


少顷两人来到夜市上,城里的夜市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到处都是吃的玩的,还有耍戏法的。

小黑猫的发色眉色已经引起了有些人的惊诧,樱井翔赶紧拉着他在一处卖面具的摊子上买了一个狐狸面具给他戴上。

“为什么会是这么妖异的发色,明明是只黑猫。”

戴上面具的小黑猫无所顾忌起来,欢快地跑在前面,停在一个烤鱼的摊子前,伸手笑嘻嘻地向樱井讨荷包要买。

“这个给你吃。”递给樱井一条烤鱼。樱井看着宽大衣袖下露出的胳膊,深蓝色浴衣的衬托下肤色雪一样白,脑子里都是刚才自己房间里少年的影子。

“喂,翔,想什么呢?”小猫大叫。

樱井吓了一跳,接过烤鱼,脸却红了。

小猫不察他的异样,继续逛着。

心怎么跳的这么快,他不明白,是,喜欢,么?



不止喜欢这么简单,他爱他。

时间证明了他是爱他的,尽管刚刚记起前世,那种涌动的心潮告诉自己,从第一眼见到他起,这感情百年从未改变过。


拉下刹车,停在了大野智睡过去之前告诉他的小巷里。他看了看招牌---润智pet。

什么名字嘛,这两个家伙!

那个人还在熟睡,像孩童一般,让人生不起气。

从车里将智抱下来,樱井走进店里。

“!” 樱井翔?抱着的是,智!

润黑着脸过去。“这是怎么回事?”他质问樱井翔。

“嘘,小声点,他累了。房间在哪?”

累?!累了是什么意思!?润觉得自己的怒气成几何级增长。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从前也是,跑出去玩,再回来就成了这家伙的式神。




6.

松本润不高兴地一指楼上,就跑到旁边打扫起仓鼠笼子来。

樱井上了楼,将智放在铺好的被褥上,给他盖上被子,然后俯下身在额头上落下一吻。


回到楼下,润坐在沙发上,示意樱井也坐过来,一副家长审问的样子。

樱井有些别扭地坐在他对面,他想起了鵺的蛇尾巴,那是他最怕的东西,从前他就拿这个吓唬他来着。



滴铃铃铃,挂在外廊的风铃响了起来。

樱井在屋子里头听见了,嘴角就挂上了笑容,他知道那是他的小黑猫来了。

小黑猫从挂着风铃的屋檐上跳下来,樱井翔正好从房间里打开拉门走出来。

“你来啦!”樱井打着招呼,却发现今天小黑猫不是一个人来找他。

“翔,这是我弟弟,英雄”小黑猫旁边蹲着的一只小白猫冲着樱井点了点头。

“我们是孪生兄弟哦!”小黑猫宠溺地帮弟弟舔了舔毛。

樱井翔还没消化小黑猫有孪生兄弟的新闻,又感觉到脖子被什么东西搔着,他抹了一把脖子,抓到了一条滑溜溜凉冰冰的尾巴。

什么,樱井翔向后抬头向屋檐上看去---

蛇、蛇!阴阳师大人生平不怕妖不惧神,却最怕蛇。

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蛇尾巴一动,呼啦啦一只异兽从屋顶飞落,降在小黑猫身边。

“嘻嘻,别怕翔,这也是我弟弟,润。”

樱井翔终于看清楚了,眼前是一只鹰首天鹅身蛇尾的妖---鵺。眼前这只鵺妖气并不是很强烈,樱井抽了抽鼻子,应该是一只半妖没错。

经过介绍,原来叫松本润的鵺是养大了小黑猫和英雄的赤鵺的儿子,三人从小一起长大,跟亲兄弟一样。

松本润观察着樱井翔,他的尼桑最近总是来找这个阴阳师,他十分不放心,尽管父亲认为总大将做事有他的道理,他们做干部的不应该干涉,但是他觉得必须亲自来判断一下这个樱井翔对他的尼桑有没有威胁,毕竟妖和阴阳师做朋友,他这辈子还是头一遭听说。


鵺在百鬼夜行的传说里,是一种有争议的妖,人们现有的传说中鵺十分残忍和诡异,忠于自己的判断,只要他认为你是坏人,你活不过当天;他若认定你是好人,愿意追随,你一生都会受他保护。

“为什么英雄有名字,你却没有。”樱井翔问起了他在意的问题。

白色小猫英雄回答他:“我的名字是赤鵺叔叔取的,但是叔叔说,他不能给总大将取名,那样不合理,所以尼桑没有自己的名字呢,大家都只能称呼他为总大将。”

不能取名吗。樱井心里琢磨道,他倒是有个方法可以给小黑猫取名,就是不知道他能否情愿。

英雄好像也很喜欢樱井翔,还胆大地跳上他的肩头,却站不稳滑了下来摔个四脚朝天。

樱井和小黑猫一起哈哈大笑,英雄一边抱怨一边爬起来。

鵺看着这样的情景,防备心也降下一半,也许这个人类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和妖和谐相处。


看着抱在一起睡成八卦图的两只小猫,樱井露出宠溺的微笑。

润看着他这样,不禁问他:“你身为阴阳师,为何不排斥我们?”

“你们又没有害人之心,我为什么要排斥。”樱井看向润,“而且,总大将他也需要陪他赏月的朋友,不是吗。”

润被击中心事,总大将对自己很好很好,但从来也没有邀请自己陪着他看月亮,那是属于他自己独有的时间,但是这个人类却可以。也许经年的相守也未必能走进他的心里,意外的惊鸿一瞥却可以。

“你要是对他有一点异心,我就吃了你!”润威胁地摇动蛇尾巴,对樱井翔说道。



过了几日,小黑猫又来找他。

“翔,今天又是满月哦,去看月亮姐姐吧。”

一人一妖走在山林间,月亮已经高高地升起来了,他们今天走了另外一条路,不想没有走到老樱树,意外发现了一个大湖,湖面上银辉映照波光粼粼,静谧而美好。

他们静静地站着欣赏眼前的美景,呼吸着清净的空气,好像万丈红尘都已在尘嚣外,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小黑猫站了起来,幻化成人形和樱井翔比肩而立。经过上次化人,樱井翔回去教育了一番,他已经知道给自己变一身衣服了。

素白浴衣的小黑猫看上去纯净极了,樱井忍不住更靠近了些,他感觉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加速造成了发热,而妖血是凉的,小黑猫身体的清凉吸引着他接近。

“湖里会有鱼吗?好想吃鱼。”小黑猫没有注意樱井的异样,喃喃道。

“你想有名字吗?”

听到这个问题小黑猫浑身一颤,他当然想,有时候他羡慕英雄,羡慕润,向往叔叔呼唤他们名字时候的亲昵感,而自己……

“我可以赐你名。”樱井翔下定了决心,这是上次谈话后他思考了很久的事情,他的确有一种方法给小黑猫取名,而且,赐名会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樱井也会有不安,身为人类寿命是有限的,而妖要活得长得多,他需要一种方式维系,生离死别也好,转世托生也好,因为这羁绊,他们总会遇见彼此。

“怎么做?”

“你做我的式神。”


月下湖边正进行着一种古老的仪式,阴阳师家族代代相传的法术,神签。

得到了小黑猫的首肯,樱井拿出符纸,开始念出咒语,咬破食指,用血在人形符纸上写下符咒,以及---さとし,给小黑猫的名讳,当さとし的字样写出,樱井手腕上一直戴着的绕了两圈的黑曜石一颗颗升到空中,向小黑猫飞了过去。

小黑猫吃了一惊,刚想躲开,黑曜石已经缠上了脖子,刚好排列一圈,冒着红光慢慢贴合,小黑猫感觉到灼热,而且竟是越来越紧,雪白的皮肤已经被烫红,不仅脖子,四肢百骸都像被火灼烧一般剧痛,承受不住这种疼痛,他倒在地上。

樱井见小黑猫在地上挣扎,心下不忍,但是这是收式神必经的过程,叫做神问。通过封妖咒痛苦的试炼考验,才能成为式神使的护卫,一旦经受不起考验,逆反甚至暴起杀意,封妖咒便会抹杀之。

就在小黑猫觉得自己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灼烧感消失了,冰凉的体温重新回来了。他被耗尽了力气,现了原形,变成了黑猫,黑曜石钉在他的脖颈上,也随之变小变紧,依旧围在小黑猫的脖子上。

“さとし!”樱井跑过去抱起了小黑猫,满心心疼。刚才的神问他真的经受住了,樱井的眼中噙满了泪,紧紧的把智抱在怀里。

“さとし,我的名字么,真好听,谢谢你翔。”小黑猫虚弱地笑了,“翔,抱我到枝垂樱那里去吧,那是上千年的老樱树,我没力气了,需要到那里吸收一些精气。”


满月如同母亲的眼,温柔注视着他们,照亮山林之路。



“樱井翔你又想干什么?”松本润没好气地问道,“从前你就抓住智的弱点,以赐名诱惑他做了你的式神,后来还害得他差点死掉,现在你又来打扰我们,还嫌害得他不够多吗!”

“你早就知道我的转生,却瞒着他,对吗?”樱井翔并不回答,反问道。

润被噎了一下,马上又辩驳道“的确,因为我不想他再遇到你,遇到你他就不好过。而且他已经失去了关于你的记忆,没有必要让他记起你。”

樱井翔垂下头,他承认智为他付出了很多,假如没有那件事,他们并不会变成这样。但是现在事实是他们的羁绊真的很深,这一世既然已经相遇,也找回了共同的记忆,他就不会轻易放手,这一世他要守护好他。

润看他这样,也明白加诸在他们身上的命运是无从选择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个东西放在桌上,樱井一见那东西,抽了一口气。“这是……”他看着润,等待答案。

是一把寒光四射的犬牙镖,上次围攻旧鼠时候偷袭大野智的暗器。

润讲了来龙去脉,樱井陷入思考,此时他们脑中是相同的想法:犬神又回来了。




7.

樱井松本两人约定要保持联系,如果犬神真的没死,一定会来报复,他们要做好准备,互通情报,严防死守。

樱井准备告辞,润从旁边拿过一个笼子,叫樱井带回家。

定睛一看,笼子里是一只小仓鼠。

“你干嘛?我不需要宠物。”

“不是宠物,太郎是我的情报员,让他在你身边,随时联络。”润很认真。

樱井看了看跑着滚轮的小萌物,怎么也看不出这呆萌的小东西会是情报员。

“别小看太郎,他是仓鼠组的组长,特别器用。”

樱井只好接过笼子,告辞开车回家。



樱井大厦的天台上,相叶,不,应该说是二宫和也,正在和藤原部长秘密研究收购案。

对于樱井集团来说,二宫集团既是老对手,又是个冉冉升起的新星。

早在六年前,樱井集团在千叶拓展分公司的时候,曾经几乎击垮过大本营在千叶的二宫集团,后来在二宫和也的努力下,集团不但起死回生,还挺进了东京,和樱井总部形成新对手的格局。

真正的二宫和也,神秘的商界奇才,化名相叶雅纪在樱井集团从职员做起,一直到副部长,这样的行为不能不说是别有用心的。

现在樱井集团涉及的产业过于庞杂,一度传出尾大不掉内部赤字的新闻,股票下跌,樱井大概急于甩掉北海道的边缘企业,现在正是自己发动攻击的好时机。二宫摸着下巴,对藤原说:“部长,你一定有办法弄到真的财务报告是吧?”

看似询问其实并不是问句,藤原明白他的意思,为难地说:“上次入侵事件之后樱井翔更加防备了,除了亲信和元老谁都上不了二十楼,更何况财务报告这么机密的东西了。”

“部长,您身为元老级别的人物,怎么会没办法,做了这一次,您就可以安心退休了。报告交给我,我把银行第二把钥匙交给你,公平合理的买卖。”二宫眯起眼睛劝导,这幅样子让藤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上了贼船再难下啊,藤原这样想着,已经到了二十楼社长办。

今天是桝太一守在社长办公室门口。

“呀,藤原部长,有何贵干?”桝秘书换上一副笑脸。

“是社长叫我来找他的。”藤原回答。

“咦?”桝秘书迅速翻了翻手账,疑惑地说:“我并没有接到这样的预约啊?何况现在社长并不在里面。”

“你再查查看,也许在社长的行程表里有。”

桝秘书又认真的搜索了电脑“不,还是没有。”

“那好吧,你帮我把这个文件交给社长,还有社长桌上应该有个红色文件夹,那是他批复过的,帮我拿回来。”藤原说。

“好的,您稍等”。

桝秘书来到社长办公室门口,按了指纹进去了。

藤原用身体挡住监视器,伸手把一个小芯片贴在了桝秘书桌子上小型保险柜的密码锁上面。

刚做完桝秘书正好出来,将文件夹交给藤原,藤原转身离开了。

藤原在电梯里按照约定的暗号给二宫发了电邮,天台上的二宫和也看了电邮微微一笑,晚上安排旧鼠过来窃取报告,基本就稳操胜券了。樱井翔,你也该尝尝一无所有的恐惧了。



松本润正在店里忙,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来:“喂喂,你好,这里是润智pet,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沙沙的信号干扰。“松本润?”

“没错,你哪位?”

“我想约你出来见一面,我有你现在最需要的情报。”那边略带沙哑但很温柔的声音说道。

“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不是个圈套?”

“你不想大野智死是吗?那你就来,今晚10点one way酒吧。”



夜晚的酒吧街散发着一种糜乱的气息,多的是被霓虹闪烁照亮的醉醺醺的脸,好似画上浓重的妆,分不清是人是妖,都搂抱着醉生梦死。

One way大概算是一个低层次的酒吧,光线昏暗,没有光鲜的衣着和夸张的表演,但空气中浓烈的酒精和烟草味,让松本润皱了皱眉。

他在寻找着约他来这里的人。

吧台背对着门口坐着一个青年男子,压低的帽子边滑落一丝略长的刘海,他面前放着一杯酒,却没有端起来喝,他旋转着左手上的戒指,静静地坐着,即与众不同又不着痕迹地融入氛围。

一定就是他。

松本润走了过去,坐在男人旁边,对酒保说:“给我一杯莫吉托。”

男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心下已经了然,低声轻轻说道:“松本先生,你好,我是相叶雅纪。”

松本拿起调好的酒抿了一口,并不看他,问道:“你的情报是什么?说吧。”

“犬神,就要复活成功了。”

低沉的声音却好似小型炸弹在耳边炸开,松本紧盯着他的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话有何根据?”

相叶抬起右手,让松本看了看衣袖内藏着的暗器,竟是一枚犬牙镖。

“现在相信我了?”相叶收回手,继续说:“我原本是地缚灵,百年前犬神大人收服了我,相信你也记得与大野总大将一战之后犬神几乎要魂飞魄散,但是他将‘诀’封在我的一魂之中,随着我转世托生,保存了他的部分灵力。”


相叶原原本本诉说了那之后犬神的所为。百年来犬神一直在修炼灵力,依靠相叶收集的灵力以及吸食被迷惑的小妖甚至人类的精元渐渐恢复力量,近期新闻里报道的人口失踪基本都和他有关,经过百年的时间,犬神心中的仇恨与日俱增,复活成功后必定找到大野和樱井复仇。

听完相叶的诉说,松本润明白,一切皆因百年前的孽缘而起。

相叶口中所说的“诀”,相当于妖的元神,是妖的生命和灵力属性的核心根本,保存了诀,哪怕躯体灰飞烟灭,在灵力的滋养下依然能够恢复;而诀的陨灭,等于生命将消失于三界五行,无任何轮回的可能。

“犬神的诀封印在你这里?”松本问道。

相叶拉起左臂的衣袖,露出一块形似烟花绽放的胎记。

“这就是诀。”

“那我们毁掉诀不就行了。”

“不,”相叶阻止润。“我帮你们不是希望杀死犬神,他也算对我有恩。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去了。”

顿了一顿,相叶继续说:“我调查过了,有一个办法也许可行,我需要你协助。”

润看着相叶:“你为什么会帮我们?”

“我也有珍视的人,不希望他受到犬神的伤害。尽管他答应我不会伤他,但我不能冒险,找你们也是上个双保险,算是各取所需。”相叶说完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二宫和也坐在小屋的地板上,看着旧鼠窃取的财务报告。

一页页仔细翻看完,二宫的眼睛亮了起来。看来上天这次真的眷顾我了呢,樱井翔,你完蛋了。

拿过行动电话,对那边的人吩咐:“明天一开盘,放掉5%集团股份,资金全部拿来购入樱井集团股份,还有,准备好收购合同,明天八点到樱井核心大厦签约,拿下北海道公司。”

按掉电话,二宫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雅纪,等着我,很快就回归本家了。



松本润回到家里,大野正在逗小柴犬玩。

看见润回来,大野智笑开了:“润,你见到翔了吧?我都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亏你笑的出来,你只记得樱井翔的好,加之于你的悲伤,你都忘记了么。






tbc



评论
热度(10)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