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封妖 8-9

旧连载 完结  主山组副竹马只打主cp tag

阴阳师 式神 半妖 人类 妖神 魂灵




8.

看着一如从前从没变过的天真笑容,松本润走上前去拥住了大野智。

用下巴蹭着大野的发顶,真的希望这一世樱井不要再辜负我的尼桑。

也许那两人之间的命运羁绊过深,无论怎么样的劫数都分不开,但是不要重复百年前的那一劫,几乎让两人生死相隔。



知道自己珍爱的尼桑被樱井收了式神之后,润气的差点要去吃掉那个阴阳师。

但是看着阻拦自己的大野,因为拥有了名字而笑意盈盈的眼角,叹了口气放弃了原本的打算。

他也承认樱井翔不是坏人,他心里真的有大野智,这点润也能感受到,否则,一早就杀了他。


智和英雄小哥俩还是经常找去樱井大宅玩,频繁显露的妖气早已引起了世家长的注意。

听说父亲找自己,樱井不免有些心虚。他怕父亲会不同意,怕一家子阴阳师会对智怎么样,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父亲,我来了。”翔正坐在纸门外。

“进来吧。”

进到房间里,父亲正在煎茶,示意樱井坐到对面。

“听闻最近你收了一个猫妖作为你第一个式神?”

父亲递过来一杯茶,淡淡地开口。

樱井接过来,拿在手里,像是下定决心般开口:“是的,但是他不仅仅是我的式神,我发现其实我喜欢上他了。”

父亲并没有被应该看做大逆不道的话语吓到,顺着他的话往下问:“那么,主人和式神之间的连接是靠什么?是你说的喜欢么?”

樱井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父亲教导过我,是符咒的臣服。”

父亲摇摇头:“你还欠缺历练,慢慢领悟吧。”


本以为会挨一顿训斥的,然而父亲只是教导了几句就放人了。

樱井很开心,马上就提着事先准备好的包裹去老地方找小黑猫智去了。


“翔,你来啦!”黑白两只小猫都趴在枝垂樱的枝桠上,等樱井翔走近了,智便从树上跳下来变成人形向他跑来。

“英雄也在啊。”樱井翔放下手里的包裹。

“这是什么?”智对包裹很感兴趣。

“是给你的,晚些再打开。”樱井翔继续说道:“今晚是天神祭,祭祀上会有好多你没见识过的,我带你去看。”

“真的?好哇好哇,翔带我去看!”智高兴地拉着翔的手。

“不过我们不能一起走,我们家族主持着祭祀,我必须在神社台上待到首祭结束,你在神社外面等着我吧。”

“好的。”



冗长的首祭终于结束了。樱井翔急忙冲到神社外面的路口,这时候人群逐渐向花灯游行的路上涌过来,身着各色浴衣带着各种天神祭面具的人嘈杂不绝,樱井翔皱了皱眉,没看到大野智,涌来的人潮冲撞着他的身体,他像逆流而上的鱼,艰难占据着位置保持不动。

“这次的天神祭好盛大,听说有几十万人来参加呢。”

观看游行的人议论着。

有这么多人在场,不知道智能不能找到自己,樱井不由得有些焦躁,觉得脑子热了起来。

突然一丝清凉扑面而来,越来越近,樱井已经能够感知到大野智就在附近。

一个头戴樱花饰物的女孩子从眼前错过去之后,带着狐狸面具身着黑色浴衣的身影倏然立在身前,手中撑着一把红伞。

是智!不会错的,那种如夜月下清泉般独一无二的凛冽气息。

即使是结成式神的精神联接,两人在几十万人的祭祀上蓦然相遇也是个奇迹。

穿着自己刚刚送给他的黑色浴衣,肩膀和袖口缀满了淡粉樱花瓣,大野智形资卓绝,茕茕孑立于万人之中。

樱井翔靠近他,双手抚上少年的耳侧用力一拉,少年便跌入自己怀中,冰凉凉的,让自己心定如水。他低下头,向着额头吻了上去。

尽管是隔着面具被亲吻了额头,大野智的脸依然红的火烧火燎般,一向冰凉的体温都似乎升高了不少。

他知道这是人类间表示亲昵的举动,没想到樱井翔对他做了出来,毋庸置疑的安定让他舒心地笑了起来。

樱井拨开他的面具,给他歪戴在右侧,露出了妖异的白发和金色瞳孔,这双眼直直看着他,羞赧但是坚定。

“智很漂亮,衣服很合身。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一语双关地说道。

樱井搂过智的肩膀,让他偎在怀里,向花灯路走过去。


智看到什么都很好奇,一路上他们观赏竹林里的竹灯,在小摊子上捞金鱼、吃苹果糖,看人们在山溪里放荷花灯,一路顺流而下,慢慢踱着走到了一片人群稀少的溪边草滩。

牵着手停了下来,“开心吗智?”樱井温柔地询问。

“嗯,今天最开心了。可以和你一起走在这么多人当中,智觉得好开心!”

樱井宠溺地捏紧了对方的手,智开心的笑颜在月光下灿烂夺目。

转过身来,大野智放开手,说着:“也给翔看个漂亮的东西。”然后一下子跳进草滩深处。


草叶随着这跳跃的涟漪轻轻拂动,一瞬间无数萤萤闪烁的光点腾空而起,是萤火虫。荧光环绕在智的周围,流光舞动,络绎不绝。

与此同时夜空中升腾而起的烟花炸裂,绽放华彩。两人随大家一同望向天空,烟花接二连三不断升空盛开,智在他身侧开心地拍着手,惊叹这光彩的美丽。

樱井看着他的眉眼,永远也看不尽他的独特,他的美好,真想时间凝固在这里,一眼万年,万年不改。

伸出手拥人入怀,轻托起玉润的脸颊,对着微凉的唇,吻了下去。


天神祭走近尾声,人群渐渐散了。

不同程度心满意足的两人慢慢行在返回的路上。

大野手里捧着水钵,一条小金鱼在里面欢快地游来游去,是智捞给自告奋勇留下守护着老樱树的英雄的礼物。

一阵风吹来,满月被乌云半遮住脸,大野动动鼻子,嗅到风中一丝陌生的妖气,和血腥味。

不好!智向妖气浓烈的地方追过去。


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呆立在了那里,一只银白毛色的巨犬放下咬在利齿下的小白猫,小白猫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巨犬看见来人眯起眼睛舔了舔染血的嘴角。

啪嚓,水钵摔碎在地,金鱼无力地弹跳了两下不动了。

紧随其后赶到的樱井翔也被这一幕惊在当地。

英雄!!大野智扑向小白猫,抱起了早已无生命体征的弟弟。

巨犬退后了几步,抖了抖毛幻变成一个长身玉立的美男子。

“你是谁?为什么杀死英雄?”樱井翔质问着。

“犬神生田斗真。”男子答道:“只不过打算在千年樱上吸食一些精气,谁知这小猫妖说什么千年樱是属于大野组的宝物,这么弱还出手阻拦我,自不量力!”


大野智抬起头来,怒睁的双眼目眦俱裂,金色的眼眸迅速染上嗜血颜色。

拔出短刀,一跃而起刺向自称犬神的男人,那人旋身躲过一击,大野智原地一个后翻立刻又扑上来,刀尖直指咽喉。

生田斗真侧身让过刀锋,从衣袖里抽出一条银练,缠上大野智的腰用力一甩,大野的身体腾空撞向树干,在撞上的刹那足尖轻点,膝盖一弯借力在空中直接转身,伸出利爪抓向斗真的面门。

斗真连退数步,又使出银练缠绕大野的手臂,大野任由手臂被缠上,不但没有躲避反而借力直接跃到斗真近前,右手挥刀斩向对方。

眼看寒光闪闪的刀刃即将砍到面门,斗真挥动衣袖,甩出三枚形似月牙的独门暗器犬牙镖直冲不远处站着的樱井翔而去。

发觉生田斗真意图的大野智急忙收力,刀锋转而砍向银练,斩断束缚后展开极影鬼术闪到樱井翔身前,“叮叮叮”清脆的三声,短刀格挡,暗器落地。

“不错嘛,能在我犬神手底下过招的不算多。”生田斗真一副戏谑的表情,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告诉我你是谁?”

“东京都大野组总大将大野智。”智横刀起手式。“管你是什么犬神斗真,杀我弟弟还想伤害翔,今天必诛杀你!”


犬神,不是都外户甫大社供奉的神么,怎么有成魔迹象?樱井翔思忖,尽管自己实战经验不多,但今夜一战绝对避免不了,他念动咒语张开了结界将自己和智笼罩在内。

对面的犬神发出癫狂的笑声,突然身形一抖怒涨数倍,长成数丈高的雪白毛发的巨犬,獠牙冷森森闪着光,一声怒吼震动森林,樱花和树叶纷纷而落。

樱井翔的结界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精神压力,他咬牙坚持输出灵力顶住攻击。

大野智见樱井的表情有些痛苦,明白犬神也是杀气全开,面对异常强大的对手,单靠结界只是保护一时,如不进攻翔的身体很快会坚持不了的。

“翔,待在结界里,保护好自己!”语毕大野智展开极影,越出结界,借由树顶弹跳而起,挥刀刺向巨犬的眼睛。

已经魔化的犬神挥起巨爪拍下去,空中的大野智躲闪不及,紧急变刺为挡,砍伤巨爪血液飞溅,自己也被这一下击中,直直坠下地面,勉力用刀身撑起上身,却震出一口鲜血。

“智!”樱井翔大声呼唤。

被伤痛激怒的犬神怒吼一声,头一伸急速攻向结界里的樱井翔。

被强大灵压冲撞,保护着他的透明红色结界绽开裂痕,终于迸开。此时獠牙已到,樱井翔已经躲不开了,他认命地闭起眼睛。

没等到想象中的剧痛,脸上却溅上了微凉的液体。

血腥味直冲鼻腔。

睁开眼睛,智挡在身前,手中短刀刺穿了巨犬的上颚,而巨犬的獠牙也牢牢扎进智的肩膀。

“吼~~”巨犬疼的大吼,放开紧咬的智,短刀扎的过深,拔不出来,也被带走。

失去支撑的智倒在血泊里。

“智!”樱井翔扑到跟前抱住大野智,没有温度的血沾染上他雪白的狩衣。

他抚上那人的脸,大野智的眼睛睁开了,竭力扯着嘴角的弧度,“翔没事,真的太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拼死保护我?”

“因为我是你的式神啊。”


式神,是阴阳师身边怎样的存在?父亲的言语回响在耳边。

这一瞬间樱井翔懂了父亲的意思,绝不仅仅是对符咒的臣服,是一旦联接就断不开的羁绊,是相互交付的信任,是你命和我命的交缠。

我也一样会保护你。


堕魔的巨犬狂奔过来,樱井翔抱着大野智躲开了攻击,放下智,从双袖间抽出数张符咒,念动咒语,符咒围住巨犬周身纷纷爆炸。

同样遍体鳞伤的犬神仿佛要同归于尽般地连连发动攻击,疲劳感和伤痛同时袭来,樱井觉得自己也要顶不住了。

暴露了一个空挡,被犬神的暴冲打翻在地,樱井捂住胸口感觉血气翻涌,想爬也爬不起来。

犬神燃起白色火焰,发动最终攻击。

结界已经来不及架起,樱井绝望地躺在地上。

突然一段金光从倒地的大野智背后伤口的血洞爆出,又展开数道金色光线,交织成金色的结界将樱井笼罩其中。

大野智缓慢但坚定地站了起来,已经化作黑猫妖形的他身后,舞动着九尾。

他用他全部的念力化作结界,裆下犬神的攻击,保护着他最重要的人。

俯下身子,黑猫向再次扑过来的巨犬迎了上去,直直扑向他心脏部位。巨犬躲闪不及被咬上了皮肉,黑猫奋力将那胸口撕咬开一个血洞向内部钻去。

“不好!”犬神赶紧垂头想要咬住九尾,大野智一甩尾巴躲了过去,却还是被他叼住其中一条尾巴。

但是这也无法阻止他的攻击,黑猫爪牙并用向犬神心脏位置钻去,仿佛没有任何伤痛能够阻止他。硬生生扯断了那条尾巴,黑猫转眼消失在血洞里。

“嗷嗷嗷--”犬神发出及其恐怖的哀嚎。

这残酷的景象令结界里的樱井眼里滑下了泪滴,可是他因伤,什么也做不了。

哀嚎着的犬神突然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终于力竭,颓唐倒地。黑猫从他背后对穿的血洞里钻了出来,叼着一颗黑色的玉石一样的圆石。

那是犬神的诀。


黑猫望着樱井翔,樱井觉得他金色的眼眸里都是浓浓的哀伤。

还不等出口喊他的名字,大野智的身体里飘出了一颗淡蓝色的圆石。

他祭出了他的诀。

“奥义:魄灭”

最终的杀招,同归于尽的杀招。

金光爆裂。

弥漫的金色光雨让樱井翔什么也看不清,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重新能够睁眼时,树林里除了飘落的樱花和地上的血迹,什么也没有了。



松本润揉着大野智的发顶,使力把人捞在怀里。

当年赶到的他想救昏迷的樱井翔,但是感知到数位阴阳师的精神力迅速向现场集中。只来得及把大野智残破的诀封印进千年枝垂樱的花瓣,离开那里带到安全的地方,花费了数年心血才重塑了他的肉身,让他又重回自己身边。

可能是断掉的九尾,也可能是诀受到破坏,醒过来的大野智不记得与樱井翔有关的一切了。因为心疼,所以自己刻意带着他躲开了都内樱井家的势力范围,在阴阳师樱井的有生之年再没让他找到他。

而现在,是命运的再次运转。他无法得到的东西,永远是属于樱井翔的。那他能做的,就是身为家人,保护好大野智。

揉着柔软的头毛,润使出撒娇的奶音:“尼桑,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天光微明,润已经醒来。

看着怀抱里睡成反C形的大野智,凌乱的睡衣一角撩起,露出可爱的小肚皮,就是一只毫无防备的猫儿。

亲了亲脸颊,把留言条放在枕头上,又在屋子周围设下结界,润才离开家。

路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润拉开车门坐上去,对那个叫相叶的青年说道:“出发吧。”


还没有睡醒的小爪子搭上了枕头上的纸条——

“智,我要短期出差几天,在家乖乖的,等着我回来。”




9.

早上八点,樱井集团核心大厦顶楼会议室内已经坐满了人,樱井集团的项目负责人——化名相叶的二宫和也、助理大野智、藤原部长以及二宫集团的收购案专项负责人等一行,相关人士都聚齐在这,准备开始最后一轮谈判会议。

时间一到,会议室的大门便紧紧关闭了,桝太一秘书亲自守候在门口,保障会议的顺利进行。


上午九点,股市开盘,二宫集团的副社长按照昨晚电话里社长的吩咐,叫属下卖出5%集团股,然后补入樱井集团的股票。

安排完这些副社长摊开当日的报纸,头版的标题如晴天霹雳般让他僵在当场。

“停下,快停下!”副社长慌忙命令下属停止操作,可是为时已晚。

就在二宫集团的股票抛出后,代表集团股的那条线迅速下跌,其他持股账户纷纷跟着抛出,相反一直以来风传财务危机的樱井集团股票却开始一路上扬,他们手中的资金根本补入不了多少。而被抛出的二宫集团股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账户大量吃进,他们想补仓回收都来不及。

副社长急的满头大汗,赶紧拨打二宫和也的手机,由于他人正在会议中,一直无人应答。

副社长大吼着安排车,向樱井集团核心大厦疾驰而去。

桌面上当天的日报,头版头条粗大的黑体字极其醒目——

《二宫集团接手北海道烂尾工厂,大量资金竹篮打水》



相叶松本二人在都外界山脚下下了车,两人开始爬山,目的地是山上的户甫大社。

松本润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问相叶雅纪:“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和犬神是什么关系了吗?你要保护的的人又是谁?”

相叶也累得大汗淋漓,大口喘着气说:“你呢?你又为什么要保护大野智?”

我为什么要保护他,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呢,松本润心想,从我遇到他起,就是注定了的,从来没有为什么。



“呦,鵺原来只是个半妖呀,不是纯血还好意思混在大野组。”

“就是就是,低等的半妖,修炼再久也成不了神。”

……

既不是完全的人也不是完全的妖,仿佛活在世界的夹缝中,每天受尽冷嘲热讽。年幼的鵺甚至埋怨父亲为何要娶一名人类的妻子,生出自己这个本不该存于世间的生物。

“在说什么?”哗啦啦树叶分开,猫又大野智从树上轻轻地落下来,站在鵺的身边。

“我的百鬼夜行,绝对少不了鵺。”大野威风凛凛地站在一众小妖面前,“再让我听到类似不团结的言论,消除代纹,驱逐出组!”

小妖们散去,大野智站在松本润面前,猫爪轻轻拍拍他的头,“别不开心啦,小润最可爱了,既有妖的血统又有人类的血统,多么特别呀!”

“对你来说我是特别的吗?”松本润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大野智。

“很特别呦。”大野智金色的眼眸笑的弯弯的,眼波流转中含着一丝疼爱,“你要记住,你的父亲大人是最有勇气的妖,因为爱而突破屏障。而我将来要让妖和人类不再互相伤害,能够平等、和睦地相处。”

诉说着自己理想的大野智,金色瞳孔里的眸光像太阳一样耀眼,而那一刻松本润就决定做围绕太阳而生存的行星,要永远追随、保护大野智。


听完松本润的叙述,相叶说道:“大野总大将的确不同凡响,看来我没有帮错人。之前旧鼠偷密码箱的时候,那枚犬牙镖就是我投的,想要提醒你们此事与犬神有关。”



当我还是一只被相思之情困在原地的地缚灵时,犬神给了我转世投胎再次为人的机会,所以,他并不是彻底的坏人。


一直保持着孩童的样貌和体型,因为他,相叶雅纪,已经死了。

而因为他的青梅竹马--二宫和也亲手把他葬在这个地方,又经常来他的墓前哭泣悼念,使得他久恋人世,不入轮回,成为了地缚灵。


这一天相叶雅纪仍是自己一个人呆呆地蹲在墓碑上,等着二宫有空来悼念自己,却被突然降临的强大灵力压迫得不得不躲回在墓碑下,动惮不得。

“原来在这里。”黑色狩衣的美男子在墓碑前蹲下来,收敛了灵力,“出来吧,我不会把你怎样。”

相叶怯生生地扶着墓碑躲在后面探头看着来人,俊朗的容貌,虽然在微笑,可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你叫相叶雅纪,”读着墓碑上的字,男子伸手探了探雅纪的头顶,“原来是只白児。好可怜啊,把你束缚在这里的人早就把你忘记了。”

“不可能,和也他不会的!”相叶拼命摇头。

“不会?他现在心里有的只是金钱,人的感情他早已放弃了。不相信可以自己用眼睛看。”

“我,”相叶眼神黯然,“我无法离开这里。”

男子拍上相叶的肩膀。“我,是犬神斗真,如果你愿意和我订立契约,一直服侍我左右,我可以让你重入六道轮回,而且生生世世和你所爱的人纠葛羁绊,如果他重新选择了你,我到时就解除你我的契约。”



“这一世你有把握他会选择你么?这样做值得吗?”松本润问相叶。

“跟你一样,我从未考虑过值不值得的问题。即使他不选择我,我也会为他付出一切!”相叶眼神中是一直以来从未动摇过的坚定。


“站住!妖兽,到神社来做什么?”一个手持符咒的白衣巫女挡在赶路的两人面前大声喝道。






tbc



评论
热度(4)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