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封妖 10-11

旧连载 完结  主山组副竹马只打主cp tag

阴阳师 式神 半妖 人类 妖神 魂灵




10.

巫女警惕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人,松本润也张开防御结界笼罩了自己和相叶,神社周围的注连绳被强大的妖气冲撞得微微摇晃起来。

相叶上前一步,对白衣巫女问道:“常陆院家的传人,对吗?”

巫女吃了一惊,从气息辨别到说话的这位是人类。

不但和妖结伴同行,还知道自己的家族,绝非常人。不过来人眉眼温和,不像是来挑衅的。

巫女放下了举着符咒的手。“我乃常陆院家三十二代传人,常陆院十夜。你们寻过来是为何事?”

松本润见气氛缓和,也走上前,和相叶并肩站在一起。

只听相叶继续问道:“贵先祖常陆院霜夜的遗骨是否保存在神社内?”



二宫集团的副社长赶到樱井大厦前,大厦门口已经被闻风而动赶来的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副社长命令司机拐进地下停车场,直接乘电梯上到顶楼,一路奔跑到会议室门口,却被一脸得体微笑的桝太一秘书拦下了。

“很抱歉,先生,现在正在开会,你不能进去。”

“我是二宫集团的副社长,我必须要见到我们社长,合约有问题!”

“据我所知今天二宫集团只有项目负责人出席会议,二宫社长本人并没有来。”桝秘书仍是微笑着拦着门口。

“他就在里面,你给我让开!”副社长不想废话,直接往里闯。

“太一桑,让他进去吧。我想会议应该已经结束了。”

两人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樱井翔带着部下向会议室走来,一脸志得意满的笑容。

桝太一侧身让开,副社长狠狠剜了一眼樱井翔,匆忙推开大门闯了进去,二宫和也正在和项目负责人握手,副社长冲过去看了一眼双方已经签字盖章的合约,力气耗尽地颓然倒地。

二宫和也看见他这幅样子,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内心涌起不祥的预感。

“恭喜二宫社长获得北海道工厂。”大家的视线投向门口,樱井翔拍着手走了进来,目光如炬地注视着二宫和也。


这是圈套!

在樱井翔叫出他的名字那一刻,二宫知道这一切都是樱井计划安排好了的。从一开始他可能就已经知道自己冒名顶替的混进公司,却依然假装不知道,投放诱饵的箱子,让自己负责收购案,以及故意让自己偷走假的财务报告,一切的一切,樱井翔都算计好了!这个城府颇深的人,他一直处在上帝视角,看自己自导自演一处滑稽戏,殊不知早已把自己套牢,无法挣脱。

股票!对了,还有股票,假如自己持有相对数量的樱井集团股份,还有机会可以反转!

他抱着期待看向坐在地上的副社长,副社长对上他的视线,绝望地摇了摇头。


此时樱井翔示意桝秘书打开了墙上的投影仪,上午的财经新闻正在直播中——

“就在半小时前樱井集团社长樱井翔先生接受了本台独家专访,他回应之前的财务问题都是谣传,在和二宫集团达成北海道收购案合作意向的同时,二宫集团的大量流动资金注入樱井集团,所以绝对不存在财务问题。而上午的股市收盘时,大盘樱井集团的股票一路上扬,二宫集团的股票几近跌停。”

节目上是樱井翔接受专访的画面。

一切都和樱井翔预设好的那般发展,之前悄悄向市场投放消息,引导舆论,让人误以为集团财务困难,北海道工厂是早就想要放弃的,正好作为钓上二宫集团的诱饵。而昨天晚上让桝秘书发给日报的消息也是一样的作用,影响了上午股市的趋势,而自己的私人账户现在所持有的二宫集团股份,已经决定了自己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二宫集团整个落入樱井翔囊中。


“翔。”大野智看向樱井翔,后者正欣赏二宫和也阴沉的脸色。

虽然不是很懂新闻里的术语,但大野智也能明白,眼下这种状况是樱井的计谋得逞的结果。所认识的相叶其实不是相叶,而是一个叫二宫和也的人假借的身份。他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武力和法术,就能钳制住对方的咽喉。但是聪明人为什么非要互相倾轧,置对方于死地呢?他完全不能理解。

六年的挣扎努力,两年的潜心蛰伏,结果自己也和父亲一样,栽在了樱井家族手里。苦心经营重振的家族企业,一朝分崩离析。

何况,自己还付出了灵魂和常人的感情。

二宫和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抓起桌上的水杯,掷向投影仪上商界精英那踌躇满志的脸。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大野智的面颊上浮现出妖纹,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来袭,掩藏住的金色瞳孔立刻浮现。

二宫掷出的水杯摔碎在地,与此同时,顶楼会议室一整面落地窗的玻璃也发出刺耳的碎裂声,玻璃碎屑四散飞溅,人们惊叫着纷纷躲避。

被开了天窗的顶楼上,一个巨大的身躯遮挡住了阳光,阴影笼罩着所有人。

当人们从震惊中回神向上空看去,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无法移动,胆小的甚至直接瘫倒在地。

一只通体雪白的巨犬,遮天蔽日,从破掉的落地窗外探进了锋利的獠牙。



巫女十夜从和室的祭坛上捧出了一个青釉瓷坛,仔细用白绢包裹起来,然后交到相叶的手里。

“谢谢你,这样帮助我们。”松本润充满感激地对她说。

“不用客气,这也是一个化解千年宿怨的机会,我想先祖大人也愿意这样做的。”十夜说道。

外廊上一阵杂乱的羽翅扇动声,一只体型硕大的乌鸦飞了进来,将鸟足上抓着的小东西往松本润身上一投,翻身又立刻飞了出去。

松本润接住定睛一看:“仓鼠太郎!”

仓鼠组长,松本润的情报员太郎飞快沿着手臂爬上肩头,在松本润耳边耳语一阵,眼看着松本的脸色剧变。

“怎么了?”相叶急忙问道。

“犬神出现了!”

“犬神?”巫女十夜闻言,立即从弓架上拿下弓箭背在身上,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松本一想也好,毕竟这事和常陆院家也有关联。

“犬神没有召唤我取回诀,而是直接找上大野他们,这次是抱着同归于尽的觉悟,必定十分凶险,十夜你还是不要去了。”相叶劝道。

十夜摇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也是我们家族几代人的心结,作为三十二代家主我也有义务帮助你们解决此事。”

“那就快动身吧。”松本润催促,“我可以用鬼术,你和相叶怎么办?”

“我能开启遁门,”十夜一指松本:“你来指引方向。”



犬神斗真筹谋蛰伏了近百年,终于恢复了灵力。

百年来他仇恨的火焰与日俱增,一刻不曾熄灭。

他的仇人都在这里,一个一个都不会放过。

大野智没有料到早应该消失的犬神再次出现于现世,又突然出现在这里,来不及思考,他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化为猫妖,八尾舞动生风,亮出利爪护在樱井翔身前缓缓踱步。

其余人目瞪口呆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突然犬神闪电般俯冲下来,率先袭向毫无招架之力的二宫和也,一口咬上他举起格挡的手臂,直接把人从破窗给叼了出去。

这一下让大野智十分意外,他没有想到犬神竟然袭击无辜。

大野智一跃而起也从天窗钻了出去。

巨犬已经叼着二宫飞跃过楼顶,跳落在另一栋高楼顶,他侧头回看了大野智一眼,然后向着大野家的方向而去。




11.

突然出现的犬神掳走了二宫和也。大野智紧追其后跃上楼顶,妖化的一犬一猫在楼宇间飞快穿梭,速度快到看不清他们的身影。

这边樱井翔从大野他们去往的方向判断目的地是大野和松本的小屋,便把会场一切都交给桝太一控制,迅速驾车也奔向那里。

犬神斗真在到达小屋外时停了下来,整个小屋被淡紫色的结界笼罩,果然他们还是有所防备。但是没用的,复原的自己比曾经更加强大,一切阻碍都无法阻止涨满仇恨的心。

竖立起巨大而蓬松的尾巴,好像一棵压倒下来的山毛榉,凶悍地扫在结界上。

像是冰河表面遭遇了重锤,结界蜿蜒着裂纹,发出冰砾相互挤压般的脆响,然后迸发成雾状的灵尘,在光线下归于虚无。

犬神放下口中衔着的二宫和也,缩小化为人形,容颜依然俊朗,但是栗色的头发半遮住的眼睛下面有着深重的黑眼圈,眼睛也泛着嗜血的眸色。扛起因失血而显得虚弱的二宫,迈步进入到失去保护的大野他们的家。

循着灵气的线索,斗真找到了一处暗格,手中的银练击穿了暗格的格挡,微笑的看着里面漂浮着的一朵淡粉色的樱花,伸出手去,樱花便悬浮在手心之上。

刚得手,大野智便赶到,看见樱花已经掌握在犬神斗真手里,他也化为人形,心中明白这一仗硬拼已经毫无胜算,自己的命门已经掌握在对方手中,只能试试能否劝说犬神放过其他人。

突然对峙的三人之间出现一片光斑,光斑银光粼粼,逐渐展开,凭空将空间撕开一个入口,一阵光芒闪过之后,松本润、相叶雅纪同一个背着弓箭的白衣巫女出现在了屋子当中。

松本润锁定了灵压聚集的地方,巫女十夜开启遁门,三个人一瞬间就回到了东京的小屋当中。

“和也!”看清楚眼前的状况以后,相叶呼唤着被犬神擒获并控制在身前的二宫和也。

二宫的状态看起来相当糟糕,右手无力地垂着,很可能是断了,右半边衣服快要被血浸透了。但是听见相叶的呼唤,半昏迷的二宫竟然微微睁开了眼睛。

“雅纪……”二宫无力地苦笑了一下,“我好像又失败了呢,集团被夺走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命也快没了吧。”

斗真一抖手中的银练,缠绕上二宫的脖子,把他拉近自己,贴着他的耳朵说:“别急,在你没命之前,先把拿走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

“和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那些都不重要,你还有我,我一直在你身边!”相叶雅纪急切地说道,然后转向犬神,“斗真,你答应过我不伤害和也的!只要拿回犬神筋,就放过我们!”

“犬神筋?那家伙身上有犬神筋!”众人回过头,是樱井翔赶到了,听见这话接口道:“原来真的有,我以为是个传说,福祸并存、反噬凶狠的犬神筋,二宫和也竟然铤而走险!”

“呵呵,最后一个人也到齐了。”斗真咧开嘴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我的仇你们个个都有份,别着急,就在这里慢慢算。”


会有一场苦战。

松本润悄悄张开了一个新的结界,以免人界受到这里妖气波动的影响,伤及无辜。

听见樱井翔的声音二宫和也恢复了一点神智,他不无仇恨地盯着樱井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用能动的左手猛然间撕开了身上的衣服,随着破碎的衣服滑落,坦露在几人面前的是二宫的后背,两边肩胛骨的位置各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就像一对翅膀沿根部被割下那样,突兀地留在原本光洁的皮肤上。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本是个普通人类,现在却像是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不能用自己的名字,背负着可怕的伤痕。”

没有说出口的,还有对相叶的愧疚。

继承犬神筋就继承了犬神筋世代背负的记忆,那是每一世相叶和犬神订立的契约,和因此带给相叶的命运。

自己全都知道,但是为了家族的期盼,二宫选择忽视了自己的情感。



二宫和相叶两家是世交,从小两个孩子就在一起玩耍成长。

二宫和也总说自己是家族的继承者,要像父亲大人一样成为千叶一方巨贾。

“到那个时候,雅纪,我再建一座大宅,你就一直住在我家好了!”稚嫩的童言许着承诺。

“好,我等着你!我们拉钩!”

两只小手伸出小拇指紧紧勾在一起。


“雅纪,别跑,听妈妈的话,别进山!”妈妈在身后追着,呼唤着,但仍然不能阻止雅纪的脚步。

——我不能停,我必须去。对不起妈妈。

二宫和也中了风邪,昏迷不醒好几天了,请了很多郎中和巫女作法,丝毫不见起色。

这天去探望的相叶在门后听见了二宫家请来的黑巫师说能治邪症的药引子只有镇外那座终年云雾缭绕的山上才有。但是没人敢去,据说那是座迷人的山,被迷在里面永远也出不来了。

相叶回家拿了采药的竹篓就进山了。

为了和也,让我做什么都行。


药引子其实是人,确切地说是冤死的人的血气。

这是相叶死后才明白的。

黑巫师是故意说给相叶听的,相叶进山后才发觉山上的雾气都是结界,整座山是几只丧犬的地盘,送上门的相叶被蚕食。

幼年被丧犬杀害的小孩子,是无法进入轮回,相叶变成了白児。

白児又引来了已经堕魔的犬神,黑巫师用白児为引施行法术,夺取犬神筋。

获得了传说中能带来财运的犬神筋,和也的邪病好了,二宫家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和也从病中清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见相叶。

但是带到他面前的,只有一坛骸骨。

二宫和也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将相叶葬在两人经常一起玩耍的小山坡上。每每去看他的时候,总是诉说着往日相叶对他的好和悲痛之情。

他看不见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时候相叶在墓碑后面也在流着泪,忍受着无法化解的思念。这深重的情愫紧紧缠绕,束缚着相叶不愿引入轮回。

直到犬神找到他。

犬神果然履行了他的承诺。每一世,相叶都托生在二宫家族的世交家庭中,陪伴着每一次转世的和也。但是和也是正常人类,不能够认出他,只有相叶单方面的苦恋着和也。而且因为一魂封印了犬神的诀,每一世都是早夭的命运。

一直到现世。

相叶生为二宫家的管家的儿子。二宫家依然是大财团家族,犬神筋的确带给他们几世代的富足。

但是相叶不在乎那些,即使和也不认识他,无法解除和犬神的契约,他也并不难过。他在乎的是能够跟和也一同长大,照顾他的衣食住行,自己是那个离他最近的人就好。

本以为这一世也会平静的过去。


樱井翔的父亲将公司进军千叶的时候,击垮了陈旧机制的二宫公司。

在因打击而引发脑溢血即将离世的父亲面前,和也答应了继承家族的命运,再一次在身体里植入家族传承的犬神筋,靠着所谓财运和自己的努力,重振了家族企业。

植入犬神筋的那一刻,几世的记忆顷刻间全部在脑海中复活,相叶雅纪,那个为了自己献出生命的人,也是自己最离不开的人,对自己毫无所求,而自己却对着这样依恋着的人,提出了互换身份的要求。

相叶的话,绝对会答应,绝对会帮助自己。

等我从樱井家族手中夺回本应属于我的一切,我就坦诚内心的感情,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我说什么了?白児。”犬神睥睨着痛苦的相叶雅纪。“你深爱着的人只会选择财富跟金钱,他早就不要你了!”

“你最应该寻仇的,是那个设计陷害你的黑巫师吧。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大野智插言道。

“那个渣滓,早在几世前我就将他化为齑粉了。”斗真得意地笑了。“大野智,你还有闲心替别人说话,很快就轮到你了!”


尽管早已泪流满面,相叶雅纪仍然不错神地看着委顿于地的二宫和也。

他喜欢看着他总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淡色的眼珠虽然带着点小狡猾,总爱微抿的薄唇经常对着自己笑嘻嘻“笨蛋笨蛋”地叫,但是他明白,和也对他的关爱是不屑于显露人前的。在家族里,谁若说个相叶的不是他第一个不允许,在外面自己受了委屈他也是一定要替自己讨回来。“雅纪只能由我一个人欺负。”和也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对自己无微不至地关心。这样的和也别人是不会懂得的!

但是我要守护着这样的和也!

相叶用力地掐住自己左臂的烟花胎记,犬神的诀就封印在那处。

渐渐使力的手指沾染了血迹,相叶开口道“放了和也,否则我毁了你的诀!”





tbc


评论
热度(7)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