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封妖 12 (end+番外)

旧连载 完结  主山组副竹马只打主cp tag

阴阳师 式神 半妖 人类 妖神 魂灵




12.(完结)

其他人也逐渐缩小了包围圈,向犬神身周靠拢。

犬神收紧了锁着二宫和也脖子的银练,同时攥紧了另一只手里的樱花诀,喝道:“都别轻举妄动,大野智的诀和二宫和也的命,都不要了吗!”

樱井翔慢慢向大野智的位置移动,靠近了用压低的声音说道:“待会你去救二宫,我来夺下你的诀。”

大野智很惊讶,低声道:“这太危险了,你现在不会法术的!”

“你相信我。”樱井翔递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大野智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所传达的安定意味,上午见识了翔君的城府,比前世认识的那个他更深不可测,他相信他的智慧,但是犬神的妖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还没等他开口回应,樱井翔已经闪身冲了出去,这一冲出乎所有人意料,因为最没有战斗力的就是他了吧。犬神危险地眯起眼睛:“你们两个的账,这么急着拿命来偿还啊。”

他权衡了战力,选择松开了银练,手腕一抖,飞快地向着樱井翔面门而去。

大野智突然从樱井翔背后闪了出来。方才他跟在樱井翔背后收敛气息,收筋缩骨,靠樱井的身形掩护也跟到了犬神的附近。

灵力凝聚成利刃,利落地一下斩断银练。抱起倒地的二宫,施展鬼术离开犬神的进攻范围,闪到相叶身边,把怀里的二宫交给相叶。

相叶赶紧抱住二宫,和也睁开眼睛深深看了相叶雅纪一眼,抬起手,和相叶伸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这边樱井翔已经伸出手就要触碰到樱花诀,犬神从袖口抖出一把犬牙镖,挥舞着刺向樱井翔的心口。

当啷一声飞镖被一支白羽箭钉在了墙上,犬神的虎口被冲击力震得鲜血淋漓。

又惊又怒,他向箭飞来之处望去。巫女十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上了二楼,居高临下地挽弓搭剑,正瞄准了犬神的一举一动。

大野智突然明白了樱井翔的计策,他是想比较没有战斗力的自己冲锋,降低犬神警惕,然后远狙近战相配合,犬神灵力再高也防守不住他们配合着轮番进攻吧。

樱井翔趁犬神抬头发愣之机,伸手去夺樱花诀。

不料犬神已经反应过来,抬腿给了他一脚,呼呼生风带着灵力地一脚,正踢中他的腹部,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樱井翔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又落地,他支起上半身,忍了又忍,没抵过翻涌的血气,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犬神立刻又朝他补上一镖。大野智飞身过去用刀刃挡下了暗器,然后顾不上别的,扑过去扶住了樱井翔的肩头,让他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翔!你怎么样?”大野智慌了神,抬手去擦他嘴角的血。

他可以不顾自己安危,但看见樱井翔受伤心就乱了,害怕得手止不住地发抖。

“我不要紧,先去夺回你的诀。”樱井翔费尽力气张嘴说道。

大野智摇摇头,并不照做,他反手握刀摆出守式,另一只手覆在樱井翔腹部的伤处,输出治愈灵力为他治疗。


犬神一口把樱花诀吞进了肚子,释放出所有灵力,化出巨犬原型,庞大的身形和暴走的灵力冲击着松本润的结界,松本润不得不使出十成灵力艰难地维持着结界,完全没有余裕加入战斗。

相叶雅纪朝犬神大喊:“斗真,回头吧,看在我服侍你几世的份儿上,放下仇恨,别再杀戮了,我不想让你灰飞湮灭。”

犬神身形已经比二楼还高,他完全不去理相叶,俯下头颅,用金色的眼睛盯住白衣巫女手里的弓箭。

“是霜叶的除妖箭。”

十夜闻言震了一震,她开口道:“你真的是那个斗真,家祖供奉的那个犬神斗真?”

犬神吃了一惊,难道她是常陆院家的后人。没错,世代守护户甫大社的巫女,传世家族继承人掌握除妖箭,还有这脸庞、这五官,的确是霜叶的后人。



都外山上的户甫大社,犬神生田斗真已经在此幽居千年。

尽管神社地处幽静,但因为对犬神祷告十分灵验,所以来自许愿还愿の人依然络绎不绝。

神社隶属于常陆院家族,常陆院是都外著名的驱魔除妖世家。由传承之神物除妖箭选出的巫女为世家长,也只有世家长 大巫女能够和家族供奉的犬神沟通。

神社后面有一座清净宅院,犬神斗真就居住在这里。常陆院家族有司社事务的巫女侍奉他,但是他凡事都尽量亲力亲为,对于情有可原的许愿也都有求必应。


天色渐晚,犬神才从山下村子里返回。

十五代大巫女霜叶正等在宅子里,见他回来便打了盆清水给他擦脸洗手。

“解决了?”霜叶问道。

前一阵子村子里经常闹些谁家丢存储的鲜肉、家养的鸡被吃掉、家里小孩子和看不见的灵类玩球这样扰乱人心的事件。尽管并不伤人,但大家还是害怕,就由村长上山来神社祈求犬神庇护。可能是什么小妖在作怪,斗真便亲自去了一趟。

犬神大人洗去尘土,俊朗英气的眉眼看着霜叶,唇角露出笑意,让霜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抖了抖宽大的衣袖,掉落三个白色的小毛球,小毛球在地上滚动一会,变成了三只白色毛茸茸的小狗。

“呀,好可爱啊!”霜叶蹲下身抚摸着小狗的毛,小狗便友好地凑过来舔她的手掌。

“就是他们三个在作怪,幼年的犬妖。不知道他们父母去哪儿了,其实打扰村里人也只是想和他们玩而已。”犬神大人温柔地看着和小犬妖玩着的霜叶。

柔顺的黑发用风花纱束起,白小袖和绯袴穿在她身上敲到好处衬托出她的洁白无瑕。霜叶平时的样子就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看不出是除妖箭选中法力高强的十五代。

“我们收养这三个小家伙吧!”霜叶笑着回头看着犬神,建议道。

和犬神大人一样,霜叶内心善良柔和,他们并不把捣乱做了坏事的妖怪和灵赶尽杀绝,致力拯救误入歧途的妖怪,交给他们平衡人和妖界的方法,期望能靠这力量帮助生灵和睦地生活。

拥有相同的理念和一样善良的心肠,犬神和朝夕相处的霜叶内心越来越靠近,产生了超出人和神之间原本的关系。但是这又有什么的呢?世俗和禁忌只能捆绑胆怯之人的手脚,只要真心喜爱对方,便不存在界限。


日子如山溪中的流水一样平静和缓地流走。

有进山砍柴的村民不断找到神社家主常陆院家,诉说在这山上看见有三只体型庞大的白色犬妖在活动,害怕危及村里人,请求常陆院家保护,尽快除掉犬妖。

家长们聚集在一起,前往很少前去的后院请示犬神大人的神谕。

推开宅院门,家长们都惊呆在当地。

犬神大人和常陆院霜叶站着拥抱在一起,而角落里打着盹的就是村民汇报的三只犬妖。

被推门而来的一群人吓了一跳,两个人便分开。

家族长用手指着霜叶:“你、你……你竟敢和犬神私会!”

常陆院家大巫女,一生不能和男人交往,必须终身侍奉神前,传达人之所求,神之回应。交往这种事情,即使是犬神大人,也不可以,简直是败坏规矩,给常陆院家抹黑。

犬神挡住霜叶,第一次和大巫女以外的人类开口说话:“请不要为难她。”


神,是什么?

神是人类树立的优于自己高高在上的崇尚之人,听取心声,实现愿望。可是神一旦走下神坛,便不再是神了。

神如果不似人想象的那般圣洁高贵,而是拥有了凡人的感情,便不配做人们所需要的神了。

在场的都是常陆院家能力非凡的除妖师,在家族长的指示下迅速形成合围之势。

“不,不要,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霜叶苦苦劝阻道。

犬神没有想到霜叶竟然会这样说,坚定的眼神蒙上了一层痛苦颜色。

家族长命令两个人抓住霜叶,僭越的神不再需要,何况他还庇护犬妖。

其余人立刻展开攻击,犬神立刻退回到屋内,袖风带上了门扇,挡住箭镞的攻击,也挡住了霜叶痛惜的眼神。

胡乱横加阻拦的话,平静的山溪也能变成洪水。

犬神显出原型,比房子还大的巨犬,和惊醒的三犬妖,向围攻的除妖师展开回击。

箭镞裹上桐油浸透的布条,点燃了火焰射向房屋和犬神的身躯,很快房子便燃成一片火海。

除妖师人数众多,犬神又受了伤,不敢恋战,只能化为一缕烟尘,遁入夜色中。


被拉下神坛的神,走向了堕魔之路。


三犬妖远远逃入另一座山中,从此仇恨人类,他们在山上设下云雾缭绕的结界,迷惑住进山的人类,杀了吃掉。

很久的后来,被三犬妖分食了的相叶雅纪,和犬神相遇。

再后来,犬神误杀了大野智的弟弟,被打散了原型。

所有的世事纠葛,缠缠绕绕,相互之间此消彼长,有所牵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其实所谓上下三界六道轮回,众生灵皆平等,本应当和睦相处,求大同而存小异。只为了对方和自己不同类就要区别对待赶尽杀绝,只因为对方异于自己便要冰冷隔绝,只是对方悖于常理又无法同化就要驱逐厌弃,最终到头来连累的是自己,殃及无辜之人,导致无法预料的后果,最终背负无尽的痛苦挣扎存活。



“霜叶,为什么?当初轻易就放弃?”犬神失神地低喃。

这幅样子让十夜防备心松懈,放下了举着的弓箭,拿出背在身上的青釉瓷坛。

“家祖在世一直念念不忘对你造成的伤害,即便是在临终之前,仍然命后人去寻找你的踪迹,并让后人停止对你的绞杀行动。”

“后人……”犬神眼神空洞,“她最后还是嫁人了……”

“不可原谅!”犬神愤怒地嘶吼,突然袭向十夜。

“十夜,小心!”松本润大喊着提醒,却无暇施救。

鬼术闪动,大野智的身影出现在十夜面前,保护着她,果断挥刀砍了过去。

犬神受了刀伤,却不见其攻击之势变缓,尖牙咬住大野智的手臂,深深扎进血肉,头一甩,把他从二楼甩了下去。

大野智被这一击摔在地上,震伤筋骨,仍咬着牙敏捷地就地一翻,犬神已经抬起巨大的爪子,砸向欲爬起身的他,速度之快来不及躲开。

十夜迅速搭弓射箭,白羽箭破空射穿了巨爪,阻止了他向大野智身上踩下去。

犬神痛的乱挥爪子,满屋胡乱冲撞,整个二楼被狂暴的他击中倒塌,把十夜和大野智压在了下面。

松本润被结界内灵力震动震得嘴角流血,快要支撑不住了。

相叶将和也放在相对安全的角落里,跑过去搬开废墟的木材,企图救出埋在下面的十夜和大野。

樱井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扑过去,牢牢包住犬神的爪子,阻止他去踩救人的相叶雅纪。

二宫拼尽全力喊道:“停手吧,你们打不过犬神的。”

话音刚落犬神已经咬住了樱井翔,头一甩樱井就像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落在二宫和也身旁。

血蜿蜒着从头上留下来,樱井翔勉强睁开眼睛,二宫朝他喊:“你在找死吗?”

“不,就算是我,至少也有一招保命。”樱井翔轻轻念了一句咒语,就昏倒在地。

从昏倒的樱井翔的身上,被耀眼的光芒包裹着,飘出一个灵体。

头戴着高高的立乌帽子,身着纯白的羽织袴,缓缓睁开眼睛的一霎,万物皆静。

是阴阳师樱井翔。


尽管集团社长樱井翔没有继承家族阴阳师的本事,但是也必须学会一招紧要关头保命的咒语——召唤破军。

这一招非到生命受到威胁时不能用,是樱井家族从百年前秘传下来的咒语。

樱井翔就是大阴阳师的转世,所以他的破军,也就是他的灵魂。

“さとし”是刚才樱井翔念动的咒语,召唤大阴阳师翔的秘密咒语。


【你的名字,就是最短的咒,也是召唤我的咒】


犬神看见阴阳师翔,如见宿敌,转身直接朝他扑过来,阴阳师大人只虚空伸出手,做出阻止之势,犬神便被定住般原地动弹不得。

阴阳师大人又反掌做了一个取之势,大野智的樱花诀便从犬神的口中飘了出来,缓缓落入阴阳师的手里。

温柔似水地看着掌中的樱花,大阴阳师另一只手摆了摆,相叶使劲搬着的木头瓦砾都被移到了一边,大野智和十夜躺在地上,伤痕累累,昏迷不醒。

来到大野智身边,大阴阳师翔伸出手,抚摸着许久未见的人的脸庞,宠溺地笑了笑。

“太久没见了啊,智,还是老样子啊,可爱又倔强。”

动动手指,樱花诀悬浮在大野智的额头上,刚要将诀点进额头,又停止手势。

阴阳师翔想了想,收回樱花诀,双手捧着诀,缓缓地、缓缓地按进自己的左胸口心脏位置。

那里早已没有跳动着的心,但是现在,重新又有了一颗叫做さとし的心。


【将你烙印进我的灵魂,从此融为一体】


大阴阳师念动咒语,大野智脖子上封妖的黑曜石一颗颗悬浮起来,翔弹了弹手指,黑曜石化为粉末,混进尘土里。


【不再用任何法术禁锢你,请你自由地生活下去】


大阴阳师来到二宫和也的面前,说道:“把犬神筋还给它的主人,你同意吗?”

二宫和也点点头,没什么不同意的,他也想明白了,轮回转世几生几世,只有相叶雅纪对他才是最重要的。

没怎么感到疼痛,两道银白色的筋脉就到了阴阳师翔的手中。相叶走到二宫身边,撕开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

轻念咒语,阴阳师翔将犬神筋送进了犬神的躯体。

情绪得到安抚,身体重新恢复完整,犬神的暴走渐渐平息,恢复了人形。


两个人面对面站立着,对视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斗真开口。

“因为我们都是属于过去的人了,再挣扎留恋现世也只是打扰到他们。”

樱井翔继续说:“其实你应该对自己多一点信心,听听霜叶的真心话,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

斗真低垂眼帘,缓缓道:“霜叶,我还能见到她么?”

“其实你应该回神社看看,”十夜苏醒过来,听到犬神的话,接口到:“先祖当年也是为了保护你,才那样说。你可以跟我回神社看看,先祖以为你死在火海里了,排除异议把你的灵位供奉在了神社里,现在和先祖的灵位排在一起。”

一世为夫妻,故去后灵位才能排在一起。

犬神浑身一震,干涸了许久的眼睛涌出了泪水。

“明白了么,放开才是拥有。”阴阳师翔说道:“在你们去之前,先把和相叶的契约解除了吧。”

犬神回头看看相叶,默念口诀,伸出手做了一个召唤的手势,一颗黑色原石从相叶的体内显现出来,移动到了犬神手上,消失在掌心。

相叶左肩上的烟花胎记也消失了。

相叶和二宫两人看着原来胎记的地方,松下一口气,立刻又彼此紧紧拥抱在一起。

樱井翔,我服你了。二宫和也在心中默念道。


十夜开启了遁门,犬神斗真手捧着承载着霜叶化灰肉身的青釉瓷坛,和她两人一同走进了银光闪动的遁门,在关闭之前,斗真回头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一切都已经结束。

阴阳师翔就要回到樱井翔的体内。松本润收了结界,叫住了他:“樱井翔,我……”

阴阳师翔冲他笑了笑:“润,感谢当初你帮我救了智,还一直照顾他,谢谢你。”

阴阳师翔带着一丝微笑消失在空气中,樱井翔苏醒过来,看到事情都已经解决。

他扶着受伤的腹部挪到大野智身边,托起他的头枕在自己腿上。大野智慢慢苏醒过来,睁开双眼看见翔,感应到自己的诀在樱井翔体内,随着他的心脏跳动,一下一下,坚定如初。

樱井翔握住大野智向他伸出的手,轻轻说:“智,我们回家。”



数周后,几个人受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

住院期间樱井翔电话指挥桝太一,把集团和媒体都料理得漂漂亮亮的,大野智让良太猫带着小猫妖们把当天在会议室亲历那一场意外的人使用瞳术全部清洗了记忆。两个人同住一间病房,养伤期间除了善后工作以外,就是腻腻乎乎互诉衷肠,似乎要把几世落下的情话说尽。

能够在错过数次轮回之后重新找到彼此,就是更夸张,也不为过啊。



大野智和松本润在倒塌了的房子前面低着头接收房东暴跳如雷的责骂。两个人通知房东说是煤气爆炸,房东赶到后看哪是煤气爆炸,简直是核弹头爆炸吧。

松本润说你去跟樱井翔要钱吧,他肯定给你。

大野智摇摇头说不要,我才不跟他要钱,显得我像是被包养的,润我们贷款吧。

松本润刚想说你拿啥贷啊,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就从车上下来,走到他们面前。相叶雅纪说:“我们来赔钱吧,毕竟和我们也有关系。”

大野智不好意思地连连摇手说不用不用。

房东指着二宫和也说:“诶,你不是那个叫我涨房租的人么?”

什么?!

“什么不用,就叫他赔!”反应过来松本润气呼呼地说,敢情从最开始就是他这家伙在从中捣鬼。


二宫和也一早就认出了封妖咒,发现了大野智的身份,而体内的犬神筋让他继承了犬神的记忆,他清楚大野智跟樱井翔有关系,企图用他牵制樱井翔,从而完成吞并计划。

他策划了这一切,到头来,却因为推动这两个人相遇,将所有人命运翻盘,虽然经历了一场浩劫,但是最终,他们都找回了所爱之人。


一辆跑车在路边停下来,车门打开,樱井翔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大家面前,后面桝太一跟着下车。

站定,樱井翔掏出一张支票,递给房东:“我们买下这里,这些够吗?”

房东一看面额,连忙答应:“够了够了。”

桝太一拿出一份文件,请房东在上面签字,房东签完字收下支票满意地走了。

樱井翔站到二宫和也面前,伸出手去:“二宫副社长,能握个手吗?”

“什么?”二宫和也愣住了。

“其实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打算重新整合二宫集团,还交由你管理,愿意出任副社长吗?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我。”

二宫和相叶互相看看,还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桝太一又拿出一份文件给二宫看。

白纸黑字,二宫确信了没有听错。

他握住了樱井翔的手。

“合作愉快!”

“不过,现在你要先出任一阵子樱井集团代理社长,因为我要和智君去环游世界。”

“诶!”大家都发出惊叹。

“翔,我怎么没听说。”大野智茫然道。

樱井翔搭过他的肩,把他搂过来,亲昵地说:“现在听见了,我们马上就出发。”

“诶?可是……”

“没关系,都交给他们就好啦!”

樱井翔把大野智塞进车里,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还不忘指着相叶雅纪对二宫和也说一句:“我建议你雇他哦,他是个既有能力又忠诚的人才。”

说完上车很潇洒地开走了。


剩下的几个人相视而笑。



生活,又重新开始了。




end




番外1


人和妖的繁衍方式是有区别的,是大大的不同。

这一点大野智是一个月前才刚刚明了的。

原本在他的认知世界里,不需要另一半的妖种,要么食用有灵力的仙花仙果珠胎暗结,要么干脆就自体繁殖,那些需要和另一半共同繁衍的妖种,他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产生后代的。

更别说人类了。


一个月前,犬神和二宫和也的事情了结之后,樱井翔就带着他出来旅行了,按樱井翔的说法是我们都那么久不见了,现在我不想去为其他任何事情费心,只想和你在一起,只看着你想着你。

第一天晚上到了下榻的酒店,樱井翔便赶着他去洗澡,他本来是就不爱沾水,冲了一会就先跑出来换上了睡衣。

后进去洗澡的樱井翔洗完出来看见大野智正猫着背趴在床上看相机里的照片,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脊背。

掌心的温热让大野智颤了一下,一种异样的感觉升腾而起。

樱井翔拿过相机放到一边,把大野智翻过来仰躺着,轻吻他的嘴唇。

大野智不懂怎么回应,只是抓紧了樱井翔浴袍的领子,用嘴唇蹭蹭他的唇。

略微分开了一点,樱井翔拍拍他的脸,“张开嘴,别关得那么紧。”

不明白但是乖乖照做了。

樱井翔满意地再次吻上他,舌头侵入小口,翻搅着他的小舌头。

疑惑地皱着眉头,他不知道樱井翔想要干什么,但是并不反感他对自己这样做,反而还有点舒服地嘤咛出声。

樱井翔笑了,他的小猫还真是诚实得可爱呢。

樱井把手掌放在大野的睡衣地下,从腰侧轻抚下去,一直到臀部,掌心滚烫的热度让小猫忍不住扭动着。

手滑进了睡裤,揉了揉还未觉醒的小猫的敏感。

“诶呀!”噗噜噜耳朵和尾巴冒了出来。

哦呀,樱井翔发现了新的秘密,原来除了酒精以外这样也可以在人形的时候让可爱的耳朵和尾巴出现。意外的乐趣更多了呢。


后来,大野智不想再回忆起那天的后来,因为从那天晚上开始,每一晚樱井翔都爬上他的床,纠缠他,包括现在,那个人还趴在他身上,滴着汗,卖力地欺负着他。

“分神了哦,智。”樱井翔一只手找到大野智的尾巴,缠在手腕上,轻轻拉扯着。

猫尾巴非常敏感,再加上樱井坏心眼地瞄准他敏感的地方不停进攻,弄得他只能抱紧樱井的脖子喘息连连。


“我累了啦,我今天想早点睡觉,翔。”

“提案否决。”



番外2


桝太一给社长室送了两杯咖啡,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代理社长二宫和也正在听相叶雅纪的财务汇报,按照相叶的提议,他们调整了高层,任用一批年轻力量,重新调配旗下各产业的支出和回收成本,调动投入产出比例,一系列新措施实施刚满一个月,现在从财务报告来看相叶的提案获得了成功,集团净收入呈现令人欣喜的上升趋势。

“不错,做得好相叶!”二宫和也摘下眼镜,用手揉了揉眉心,展露一丝微笑。

相叶颇有些担心,“很辛苦吧?伤还碍事吗?”

“我没事。”二宫和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示意相叶也休息一下喝喝咖啡。

没想到相叶雅纪竟是商业奇才,进入公司后提出的几个议案都很有针对性,实施下去后立竿见影。

自己原来都太过于执着于复仇,背负着太过沉重的心事,忽略了身边这个人,这个可以交付的人。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抗在自己肩上,亲力亲为,不敢和他商量,不想给他造成思想负担,雅纪却从没有怨言,并且在另一个角度想着办法,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用最有效果的方式救了自己一命。

他不柔弱,也不需要自己遮挡保护,他是可以并肩战斗的人。

他看着对方纯净的小鹿般的眼睛,除了看着自己,他没有看过其他人,眼睛里除了对自己的温柔眷顾,再没有其他杂质。就是这样纯粹的对一个人好,不求回报,还能是什么情感呢?

虽然自己一直告诉自己,家族事业是最重要的,一直避免去想其他事,正因为自己明白对雅纪的感情,害怕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再不顾及任何人任何事。

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二宫和也弄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平衡,不仅仅是人界妖界那等大事,就算是自己内心感情和事业之间,也需要平衡,没理由让事业占满心思,刻意忽略感情。

现在他心下一派轻松,因为没什么再好隐瞒。

二宫和也站了起来,转身面对落地窗,看着外面繁华的城市,打算好了工作结束后和相叶去吃他喜欢的中华料理。

相叶雅纪放下咖啡杯,也走过来站在他身边。

揽过二宫和也的肩膀,把人深深圈在怀抱里,相叶贴在二宫耳朵边轻声说“和也,晚上我想吃中华料理。”

二宫搂上他的腰,轻轻地笑了,“好的。”



番外3


“润,来啦,又来看望斗真?”

“嗯。”松本润微笑回应热情招呼他的巫女十夜。

十夜笑笑:“他在别院。”


斗真跟十夜回到神社后一直居住在别院,松本润没事就来看看他,一开始两人没有交谈,只是默默坐一会,毕竟之前一直是敌对状态,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渐渐斗真会奉茶,和润说上一两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松本润除了同情斗真的遭遇意外,对他还有点同命相怜的感觉。


走进翠竹围绕的别院,斗真正捧着一本书卷在读。听见他走过来的脚步声,抬起头对他微笑,眉目淡然,全无之前的杀气。

这个人原本就是这纤尘不染的样子啊,只不过爱了一个人,便承受了千年的苦痛和凄凉的际遇。当心头一切不甘和误会化解了,便找回了神的仁慈。

斗真冲润点点头,让他坐在身边的蒲团上。



绕了一个大圈,孤寂了千年,又回到了原点。

这次出现了一个同样为生灵平等努力着的妖。斗真看得出他喜欢大野的心思,为了心爱的人,帮助实现他的理想,为他创造一个理想世界。他比从前的自己更坚韧,即使心意不得回应也依然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这个人,很美好。


也许就这样一直下去,有个人陪着自己,赏赏落花,品评茗茶,静静听风从两人之间穿过的声音。

就足够了。


“要喝茶吗?”

“嗯。”





番外完结


评论
热度(13)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