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SO】蓝色的红

旧文

曾给别人写的生贺

文中颜色梗而已,不要纠结设定,只是设定而已,知识我懂



 

夏末秋初的时日。

还盖着薄被,清早醒来,樱井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但是胸前紧贴着的身体却带给自己丝缕的温暖。

可能也是觉得冷了,在熟睡中自动寻找热源,大野智正紧紧缩在樱井的怀里,双手双腿蜷着,姿态像是个小婴儿,挨着樱井胸膛的脸颊上挂着安心的表情,满足地发出猫咪似的呼噜。

床头放置的手机像个守时的管家,到了预设时间便发出悦耳的铃音,宣布起床时间到了。

樱井恋恋不舍地摇醒怀里的大野智,看着他迷糊糊地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然后对着自己微笑地道早安。

 

迅速冲了个澡,樱井翔擦着湿头毛从淋浴间出来,看见先洗好澡的大野智扶着洗溯台,右手拿着牙刷,眼睛闭着,手不动反倒是头左右摇摆着刷着牙,不自禁微笑起来,走过去把毛巾往大野智头上一搭,接过他手中的牙刷,捏着他的下巴,来回地给他刷牙。

指挥他漱过口,又看着他洗好脸,拿毛巾把大野智的短发揉搓干,在背上推一把,“出去吧,换衣服,今天的一整套已经挂在更衣间镜子上了。”

 

待到樱井翔自己也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大野智已经换好衣服正在把热好的三明治端上餐桌。

樱井翔走过去扯了扯大野胸前的领带,“怎么样,上次一起买的蓝条纹的这条,跟你身上的西装很相配吧?”

看着他一脸得意的笑容和欣赏的目光,大野智抿了抿嘴,回道:“翔,你的领带我帮你换掉了,被同事发现我们是同款就不好了。”

公司禁止办公室恋爱,这个樱井是清楚的。

“诶,可是这个牌子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品牌,应该不会引起怀疑吧?”

“还是谨慎一点为好。”大野智不这么认为。

恋人说的对,为了长远着想,樱井翔便同意了。

 

吃罢早饭,按照惯例,大野智先出门。

从正门出去,右转,步行十分钟,经过他们曾经的小学校,经过记忆中两人最初时光的校园里,那棵高大的枫树。绕过校园的操场,走出街口就到了电车站,大野智将乘坐电车去上班。

大约十分钟后,樱井翔开着车从车库出来,同样向右转,去上班。

 

小时候居住在同一区,上同一所学校,一路升上去,只有大学考的不同学院,上班又在同家公司,这样算来,大野智和樱井翔认识了将近二十年了。

在拥挤的电车上,大野智回想着那枫树,已经是十月了,枫树叶子边缘已经泛红,不久就会红成一片火焰吧,就像是樱井翔其人,总是意气风发,热情洋溢,自从小学时代相识,便开始细心周到照顾着有点迷糊的自己,替自由散漫的自己规划未来,读的学院和专业都是樱井帮忙选择的,而自己就负责听他的,往这个方向努力就好。

毕业后两个人都从实家搬出来,一起租了房子,楼上两间卧室,从一开始就只使用了一间。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谁也谁不清楚确切的时间,如果硬是要寻一个开始,大概是小四的樱井翔在放学后把高他一年级的大野智拉到操场边枫树下,送给他自己画的画那一刻算起罢。

小学生的画作,说不上好与坏,大野智是被那画的色彩吸引住了,满副都是那一棵枝繁叶茂的枫树,大片大片湖蓝色的枫叶。

懂得色彩的大野记得当时被樱井的配色惊呆了,又觉得他太有创意了,谁知道后来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从此他倒是牢牢记住了笑起来很像自己养的那只小仓鼠的樱井翔。

 

樱井翔驾车的路线基本和大野智的相同,如果不幸交通灯连遇红灯,就会比大野智到的晚一会。

等信号的时候他也想起了出门时看到的枫树,想起了小时候,自己自作主张画了一幅红色的枫树,送给那个全校绘画最好、经常装裱在校园厅堂里的那个小学长,小学长欣赏的神色一直到现在自己还记得,从那时候起两人的命运开始了牵绊,无论到哪里都分不开。

 

 

终于到了公司,从糟糕的早高峰解脱出来,樱井翔松了一口气,正正领带,从地下车库走进电梯。

在电梯上行到一楼的时候,秘书葛西麻美正巧上来了,看见樱井翔点头示意:“樱井部长,今天的领带和衬衫好搭配啊,真帅气!”

“谢谢。”樱井也礼貌地表示感谢。

到了公司的楼层,两人一起走下来,正好看到大野智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端着杯子向茶水间走去,大野智看樱井换了自己重新给他拿出来的银灰色暗条纹的领带,满意地冲着他笑了笑,低下头边翻看手机里的新闻边去茶水间接水。

害怕同事发现同款领带只是其一,主要是因为樱井翔今天的浅咖色西装跟他以为的蓝条纹领带实则是暗红色条纹领带实在不搭配,而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则搭配什么都可以。

没错,樱井翔是天生的红蓝色盲,他以为大野智不知道,其实大野智早就知道了,从小五那年收到樱井翔画的湖蓝色枫树那时候,就一清二楚。

 

在自动咖啡机那儿接了一杯意式咖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属下水树敲了门进来,对大野智汇报说:“大野部长,社长紧急召开部长会议,请您马上到十七楼会议室。顺便说,我刚刚给您发了邮件,您看到了吗?是关于这次分社财务审计组的相关事宜。”

大野智一愣,赶紧在身上摸手机,才发现自己把手机落在茶水间了。他起身对水树说:“我明白了,一会我会查收的。”

 

往茶水间疾走,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两个女同事的议论,自己的名字突然钻进了耳朵,大野智不由得停下脚步,站在门口不知应不应该立刻推门进去。

“呐呐,莹子,你听说了吗?”这是葛西麻美的声音,“分社审计组成员换人了。”

“是谁替换了谁?”是行政部门小岛莹子在追问。

“是大野部长,换下了原定的二宫副部长。而且还是樱井部长提议的。”说完两人一起贼兮兮地笑了起来。“我就说嘛,樱井部长和大野部长肯定有什么的。”

“哈哈,麻美,你说樱井部长会不会趁这次出差潜规则了大野部长?”

“莹子,你脑洞好大哦!”两个人一起嬉笑了起来。

再也听不下去了,大野智重重地在门外咳了一声,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聊得正嗨的两个女同事见是大野智,吓得赶紧噤声,端着杯子从板着脸的大野身边溜了出去。

 

无奈地摇摇头,大野智找到了他落在糖罐旁边的手机,这手机壳是前不久樱井翔买来的,非磨着大野智换上的,说是手机比较私密,不会被人看到,并且亲手给他换上了。

“看,我们都是深蓝色的壳,这样一合上,就好像普通手账本一样,没人会怀疑的。”

其实他给大野智的是棕红色的,而他自己那个才是深蓝色。不过这样也好,一模一样的话,被发现了还是会困扰吧。

樱井翔一直很想和自己用情侣款的东西,大野智一直拒绝,不过一个手机壳而已,这次就依了他吧,希望没有被那两个八卦女同事注意到。

 

大野智低头查看邮件,果然如葛西所说,社长办正式通知他参与横滨分社审计组,这件事如果真的是樱井翔提出的,为什么没有事先告诉自己呢?樱井翔要干什么?

大野智刚把手机装进口袋里,樱井翔就推门而入,手里端着杯子,看见大野智,立刻环视茶水间,发现没有别人,反手就把门落了锁,然后凑近,一步步把大野智逼得退后直到靠在了冰箱上。

“大野部长,你躲在茶水间是要干嘛?在等我来?”樱井翔嘴角挂着一丝坏笑,故意贴近他的耳根呼着热气说出这句话。

大野智特别镇定:“我是来取东西的。”说着推开贴过来的樱井翔,走到门边,“不过刚才听到了同事们在议论很有趣的话题。”

“有趣?在说什么?”樱井翔很好奇,他拉开冰箱给自己到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口。

“说你要趁着出差的时机潜规则我。”

噗~~一口果汁都喷了出去,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大野智已经大笑着推开门走出去了。

风言风语什么的,大野智现在倒不是很在乎了,因为他心理有个秘密,只是还不到时机跟樱井翔说。

 

九点钟,大野智准时上了十七楼,在会议室门口,站着两个身材差不多的男人,可是让大野智内心连叫糟糕的是,这两个人剪了同一款发型,让他原本训练出来的靠发型认人的技能失效了。

大野智只好放慢脚步,等对方先开口,这样可以通过声音区别开来,让人窝火的是,那两个人谁也不开口,只是微笑地看着慢慢走近的大野智,就在大野智想实在不行先打个哈哈引他们说话的时候,樱井翔也上来了,抢先一步上前拍了拍其中一个的肩膀,“相叶,最近没见你,怎么换了造型了?”

大野智赶紧走过去,跟另一个握了握手,“好久不见啊,松本桑。”

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原来松本润的刘海长长了,遮住了浓密的眉毛,难怪远远地认不出来。

尴尬就这样被樱井翔化解了。

“人差不多到齐了,走吧,进去开会了。”相叶雅纪说道,转身便进了门。

樱井翔推着大野智的肩膀跟着走进去。是的,大野智脸盲,这一点樱井翔也是早就知道了的。

当初樱井翔超级崇拜这个高自己一年级、样样都好、被全校师生当做宝的学长,经常跑到学长的班级找学长说话,时不时带点小礼物,情人节还送了友谊巧克力,但是学长每次见自己都像是初次见面似的,客客气气的。樱井试探了一次,发现这个白白嫩嫩的长发学长根本没记住自己的名字跟长相。一开始樱井翔伤透了心,以为学长高冷至极,看不上自己,后来慢慢发现,学长根本谁也不记得,经常把人搞混。

后来樱井翔想了一招,好几年都留同一款发型,在千篇一律的校服上用油性笔写上自己的名字,经常在学长面前晃悠混脸熟,终于让学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为了加深印象,终于在自己小四那年,亲笔画了一幅火红的枫叶图,在最喜欢的枫树下送给了亲爱的学长,还踮起脚尖,偷亲了比自己高的学长。

两个人磕磕绊绊到了今天,樱井翔看了看旁边身高到自己耳朵的大野智,这样的角度刚好,自己只要侧头略微向下看去,就能看到最爱在自己身边,他脸盲不脸盲不重要,只记得自己也好,想要两人一直这样走下去。

 

自己脸盲到什么程度,大野智心想,如果自己的副手二宫和也全身换个造型,站远点不说话,自己也会认不出来。刚刚在会议室门口正巧小翔上来了替自己解了围,要不是这样自己想的对策就是平地摔一跤逼他们显露特征了。

 

会议室里,财务部副部长二宫和也已经坐在了位置上,对,固定的位置也是大野智认人的标准之一,大学直系学弟二宫跟随自己多年,对自己的习惯了如指掌,看到几人进来,就站起来打了声招呼。营业部长樱井翔、财务部长大野智、人事部长松本润以及行政部长相叶雅纪都已经到齐了,社长也正巧走了进来,跟着社长秘书,大野智用力嗅了嗅,还好这两人都没有换香水。气味,也是大野智努力锻炼的认人法宝。

所有人就座,开始开会。

研究了横滨分社审计组,社长同意更换成员,但是时间缩短了,从三天变成了两天。因为之后公司马上要开始培训加团建的方案,于是大家又讨论了几项方案,决定了内容,然后就结束了议程。

樱井翔后面都没怎么听,这次他申请和大野智一同出差的确有他自己的私心,所以同二宫也商量过了,终于定下了这样一个方案,没想到社长把时间压缩了,这让樱井翔有些担心他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

 

回到办公室,樱井收到了二宫和也发的邮件。

“安心了,两天时间也足够你实施你的计划了。先行祝你成功哦!”

樱井翔一想也是,肯定会顺利的,都这么多年了,这就叫水到渠成。

他放了心,把手机放在一大摞签完字的文件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晚上下班的时候,秘书葛西麻美敲开了樱井翔的门,得到允许她走进来,“部长,今天需要加班吗?需要的话我去订餐。”

樱井抽空抬头扫了她一眼,说道:“今天不用了,你也按时下班回家吧。”葛西应了一声转身要走,又被樱井翔给叫住了:“葛西桑,在公司就只谈公事,多余的话不要乱说,明白吗?”

呃,葛西闻言惊了一身冷汗,难道自己说了什么被部长知道了?可是怎么会呢?正要回答,不小心溜了一眼樱井翔的办公桌,正看到放在最上面的深蓝色手机壳。怎么这么眼熟?啊,对了,早上在茶水间看见一只暗红色壳的手机,型号跟这台一样,后来大野部长回来取走了。这么说……那些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

“还有事吗?”樱井翔的声音传来。

“哦哦,没、没事了,部长我下班了。”葛西立刻离开。

不能在公司里说八卦是吧,那下班以后可以说了吧?葛西边走边给自己的闺蜜莹子打电话:“喂莹子,今晚买点啤酒来我家,我有新的爆料哦!”

 

回家的路上同样经过小学校操场,那棵枫树在路灯的照耀下,在樱井翔的眼中呈现镀上一层荧光似的蓝色,异常美丽。

而早已荒废了的小学校的栏杆上,挂上了早上还没有的牌子:“重建计划项目工程”。

 

进了家门大野智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樱井翔洗了手,过来帮忙,一边择菜叶一边打量系着围裙的大野智,略长的刘海用卡子卡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抿着嘴使劲地掰着手上的白菜。

“你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吗?小翔,”大野智先开口,“小学校要拆了。”

“看到了,好像是市政统一规划,打算建一片高级住宅区。”樱井翔回答。

“好可惜啊,当初就是为了离枫树近一点,才选择住这里的。”大野智语气中不无遗憾,毕竟那是充满了和小翔的回忆的地方啊。如果要重建,那棵大枫树也会被砍到的吧。那里是自己经常去发呆的地方,业余时间构思自己的画作、泥塑,都会去那里汲取灵感,那里也是让自己无论工作多忙,都不会忘记初心、放弃绘画的地方。如果枫树消失了,自己心里也会有一块地方变空了吧。

 

自己不会永远以为枫树叶是蓝色的红,大野智也许早就清楚自己的问题,但是他选择什么都不说,而且温柔地包容了自己的不完美,细心地绕开尴尬,巧妙地指出自己搭配犯错的地方,樱井翔觉得再没有谁比大野智更适合自己了。

“是呀,我还记得那是我们初吻的地方呢。”樱井翔的回忆里,枫树就是他们初恋的见证,见证了他是如何追到大野智,放学后枫树下的表白,鼓起勇气的亲吻,以及他樱井翔这辈子只爱大野智一人,并且永远只要他一人。

伸手拿过大野智手里的白菜,放在案板上,搂过纤细的腰,一手按上大野智的后脑把人压过来,自己低头迎上去,两幅唇久久贴合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两人赶着早班车到了横滨,直接入驻分社,开始审计工作。

樱井和大野合作无间,樱井负责询问调查,大野就埋头查账,效率极高,一天之内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晚上两人在下榻的酒店解决了晚餐,樱井翔提议出去走走,他们都是第一次来横滨,比如港口、摩天轮等等景点都值得去看看。可是大野智却执意要回酒店房间,继续完成今天审计结果报告。

向来拗不过大野智的樱井只好同意,本来他是想在海港找个浪漫的地点,向大野智宣布一件事情,不过他也知道,大野智看上去蛮散漫的一个人,在工作上可是丝毫不马虎,而且一定要全部完成工作才能踏实。

 

大野智坐在樱井翔房间的地毯上,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樱井翔则趴在床头,拄着脸和他有一塔没一搭闲聊,多半是自己在自言自语,大野智喝口水的空闲才搭理他一句。

“智,你说社长办真是浪费钱,给我们订了两件套房。我们俩住一间不就好了哈哈哈。”

“这就是部长级别的待遇啊。”大野智喝了一口水说。

“也是,不过你晚上就睡这里吧,那间房就让他空着吧。”说着樱井打了个哈欠。

大野智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我还没弄完,我回房间继续,你先睡吧。”说着大野智端起电脑就往外走。

诶??真的假的,出个差还要和自己分房睡?樱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大野智已经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樱井又等了半个小时,大野智也没有过来。于是他跑到隔壁房间拉了拉门,大野智竟然上了锁,看来这是真的要和自己分房睡了。

怎么最近大野智对自己有点冷淡,樱井翔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第二天程序也是一样。全部审计完毕后,还没顾上吃饭,樱井翔就接到了秘书电话,让他们工作完成后立刻回东京总部。

新干线上,大野智一直对着电脑写报告,樱井翔一脸不开心盯着窗外。这次出差大野智完全陷入工作狂状态,冷着自己不说,特意跟二宫和也商量的换人出差的目的也完全没达成。

所以他现在实在是郁闷。

 

下了高速动车,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公司,两人并肩坐在后排,仍是一言不发。

“你不开心?”大野智率先打破了车厢内沉闷的空气,樱井翔都能听见司机吁了一口气,气压实在是太低了。

“没有啊,我干嘛要不开心?”樱井翔赌气。

“从昨天你就不开心了,我感觉得出来。”大野智有所觉悟:“是因为我不理你吗?”

“你以工作为重,我理解的。”樱井翔接口道,眼睛却向窗外望去。

大野智伸出手,捏着他的下巴把脸掰了过来,让樱井翔看着自己。

“现在工作结束了。”说着吻上樱井翔嘟着的肉感十足的嘴唇。

 

 ! 樱井翔吓了一跳,大野智是个很含蓄的人,印象里从来没在外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着实让樱井翔大为吃惊。

大野智闭着眼睛,伸出了舌头,滑过樱井翔唇瓣,在下唇上轻轻吮吸着示意,樱井翔心领神会地张开双唇,灵活的小舌头便溜进来,在口腔内吮舔,薄唇不停厮磨,深吻了好一会才放开樱井翔。

退开一点,大野智重新靠在椅背上,眼睛看向窗外。

樱井翔反倒被弄得有点害羞,用食指抚摸着刚刚被吮吻着的唇瓣,不经意发现司机从后视镜里时不时偷瞄着后面,对上了樱井的视线,两人同时不好意思地错开了。

这下车里的气氛不是沉闷而是尴尬了。

始作俑者却没事人一样望风景。

到了公司,下了车,樱井翔仿佛看到司机小哥对自己笑了一下,然后一溜烟开走了。

 

向社长递交了报告,又汇报了近一个小时,两人才被放出来。

各回各的办公室处理堆积的工作。

樱井的办公室门被敲开了。

二宫和也笑嘻嘻地走进来,“樱井君,那件事说了吗?”

“没有,根本没时间说。”尽管计划没实现,此刻樱井翔心情却很好,面带微笑的回答二宫。

没办成还这么高兴。看不懂樱井翔的迷之微笑,二宫和也摇摇头走了,樱井翔啊樱井翔,我看你是被大叔吃的死死的了。

 

回到东京的第二天,两个人又随着公司的同事们出发去了山梨县。

人事部要搞培训,行政部要搞团建,松本润和相叶雅纪二位部长,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一拍即合,决定两项工作联合,报批上级同意后,选择了去山梨县的山里开设的拓展训练项目。

大清早所有人打着哈欠上了大巴,睡到地方下车就吃饭,然后登山。一路上大野智都半睁着眼睛一幅瞌睡的样子,大家也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刚刚出差回来很辛苦,所以只是在他快要掉队的时候拉着他走一段,一般也不怎么去打扰他。只有樱井翔清楚,由于大家都换了运动装,平时落肩的发型有的扎起来,有的戴上了帽子,所以大野智几乎全部认不出来了,他也烦费脑子根据声音和动作习惯去辨认,于是便假装没睡醒,累到不行的样子。

 

爬了一下午山,晚上到了半山腰休息的地方,所有人累到说不出话来了,草草吃了晚饭,便去休息了。

因为是团建合宿,五个人一间房间。偏偏到樱井翔和大野智这儿,两个人因为人数被分在了两个房间,樱井翔住在一楼,大野智住二楼。

樱井翔拉着大野智的手,想说你莫慌,实在不行跟我们房间的人换一换,立刻被后面走上来的二宫和也打开了手,二宫贼笑着搂着大野智的腰上了楼,还故意气樱井翔似的地嘟囔着:“诶,今晚可以和大叔一起睡喽!从毕业以后还从没有这样过呢。”

大野智笑着上了楼,冲楼下的樱井翔挥挥手示意没事的。

一整晚樱井翔都没休息好,暗暗决定明晚一定要和智住一间房,可不能再让别人捡了便宜。

 

第二天的拓展训练,全是高空项目。这可苦了樱井翔,他除了色盲以外,还恐高。大野智倒是玩的很嗨,一时兴起在滑索上假装死鱼,看的樱井翔一惊一乍的。

 

一天下来嗓子都喊哑了。从高空滑索上解下了安全扣,樱井忍不住对着笑弯了腰的松本润抱怨:“你们人事部真是不干人事,玩什么不好要搞高空项目,就不能安排去冲绳潜个水什么的!”

松本润勉强收起笑容,扶着一扭十八弯的腰喘着气说:“这你要去问财务部了,就给我批这些经费,只够来这里的。”说完还意味深长地挤挤眼睛。

“对呀对呀,你今天晚上稍微问问大野部长不就好了?”相叶雅纪也插嘴道,走过来把一个门卡交给樱井翔,“这是你和大野的门卡,收好了别掉了。”

你们这是要搞事啊?别弄那么大动静知道不?我还不想被离职呢!樱井翔瞪了他们俩一眼,却口是心非地立刻把门卡装进了口袋里。

 

下山以后,大家聚餐,可能因为山高路远,高层一个也没来,所以大家也就放开了玩的很嗨,喝了不少酒。大野智被人勾着脖子劝进了好几杯,已经醉的迷迷糊糊了。樱井翔好不容易才把他从人堆里扒拉出来,架着他上了楼。

端着酒杯的葛西麻美,用手指戳了戳身边的小岛莹子,示意他看着一同出去的两人,然后两个女生一起捂着嘴巴叽叽咕咕笑了起来。

 

进到房间,樱井翔已经气喘吁吁了。他酒量比大野智好一些,但也不怎么喜欢喝酒,因为一喝酒血液循环就加速,仿佛感觉所有血都流向下半身,此时此刻已经硬挺挺的了。

他看了看仰躺在床上的大野智,眼睛已经闭起来了。樱井翔俯身压了上去,手肘支在大野智的头侧,凑得很近醉眼朦胧地盯着他的眉眼看,伸出一根手指,描绘着他细致的眉、拂过睫毛、滑过挺直的鼻梁,最后停在紧闭的双唇之上。

这个自己钟爱的人啊,最开始就迁就了自己,让自己在上作为主导者,总是温柔地包容自己。因为不想让他累到,所以在xing事上自己总是克制着,可是现在,酒精加速着xing冲动,望着这张怎么也看不够的脸,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要他要他。

“喂,智,醒一醒。”樱井翔摇醒大野智。

大野智勉强睁开困顿的双眼,睁开看着近在咫尺的樱井翔的脸,那么熟悉的双眼,就算轮廓都忘记,这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他也会永远镌刻在脑海中,樱井翔在自己的生命中,一直站着主导地位,可是自己也在不断努力奔跑着,跑在他身边,与之比肩。

爱上樱井翔,从此枫叶在大野智的世界中变蓝。

 

“翔君。”大野智翘起嘴角笑了,然后含住了樱井翔落在自己唇上的指尖。

樱井翔爬起来,脱掉全身的衣服,然后又扒光了大野智。

“小智,帮我。”拉过大野智的手,覆在自己的huore上面。大野智听话地rounong了起来,樱井翔正闭着眼睛享受着,过了一会发觉停了动作,睁眼一看,大野智已经睡着了。

看着靠在自己身边陷入酣睡的人,爬了一天山,又被灌了酒,樱井翔不舍得再次把他摇醒,只好握着大野智好看的手taonong着自己,终于在小智的手心里shifang了出来。

 

 

今天的路途分外顺利,一次也没有堵车,所以樱井翔先于大野智到了公司。

时间还早。樱井翔冲了一杯咖啡,回到办公室关上门,拿起手机浏览新闻。

突然一条视频新闻的标题映入眼帘,樱井翔不敢置信,连忙点开那条新闻来看。

“日本匿名画家投稿巴黎艺术大赛获金奖,著名艺术家水橋茜欲与其签约合作画展”。樱井翔按了暂停,视频画面长久地定格在那副新闻所说的获奖画作上面,那是一幅有些抽象的图画,但是樱井翔能看出那画的是一颗枫树,与他的视觉相匹配,但是与常人的视觉相违背的,蓝色的枫树。

 

已近过了上班时间,十六层的员工们都在议论纷纷,无心工作。方才大野智部长一到公司,就被阴沉着脸的樱井翔部长给叫进办公室了,半天也没有出来,不时还传出来争吵声。

不知道这两个部长发生了什么事了。

尽管公司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但是同在一层的营业部和财务部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这个部门的部长之间,一定有着特殊的关系。两个人很小心,但还是不时泄露一些蛛丝马迹被细心眼尖的员工们发现。经常秀恩爱的两个恩这次不知为何事,破天荒地发生了争执。虽然不经意间,经常被这两个人闪瞎,但是大家还是祝福他们的,所以对两人吵架的缘故很是关心。

 

办公室内,樱井举着手机伸到大野智眼前,给他看那副画的新闻画面。

“说啊,是不是你的投稿?肯定是的吧,这种画风,这棵枫树,这个色彩,就是你吧?”

面对一连串的追问,大野智终于咬唇点点头,“没错,是我投稿的。”

“那么,与水橋茜的签约?”

“我想过了,我想要去。这边我打算辞职,去巴黎筹备一年画展。”大野智说道。

樱井气的哽住了,半晌才回一句:“那么,你是肯定要走的了?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我,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完了是吧?”

“不是的,我是……”大野智抬头望着樱井,想要解释。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将来?”樱井吼着打断了他,“你打算好了吧?难怪出差工作都那么赶时间,可能你那边都交接好了吧。你就一直这么任性,有没有考虑过我?”

大野智被樱井翔的大吼惊住了,张着嘴忘记了说话。

吼完樱井翔也有些后悔,但是一想到自己处心积虑地策划惊喜,结果自己先被大野智的消息给惊吓了。亏得自己还在为两个人的未来规划呢,人家那边已经要去巴黎了。

越想越气,樱井翔拂袖而去,留大野智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发呆。

 

看着新闻里自己画的那幅画,蓝色的枫树,那其实满满都是对樱井翔的爱啊,怎么他会不理解呢。

蓝色的枫树,明明是你描绘在我的生命里的啊!

 

 

自从樱井翔出现在生命里,大野智就牢牢记住了他。

那个人,能让自己记忆的点,实在很多啊。从小到大,樱井翔的个子窜了很高,头发从黑变黄再变黑,戴了耳钉又摘了,打了肚脐环又取了,不停在变化着,而自己在努力适应这些变化的同时,靠着那些一成不变的特点爱着最真实的他,独特的笑声,圆溜溜的眼睛,高兴时候露出的一口小白牙,修长的手指,非常陡的溜肩,经常用的香水,在家常穿的迷彩。

还有,分不清蓝和红的色盲症。

这些的点点滴滴,构成了樱井翔,每一个特点,大野智都喜欢。

樱井翔喜欢规划,大野智大学往哪个方向努力,什么专业容易就业,这些都是樱井翔在引导,大野智遵从便是,自己偶尔有点任性,把想说的话都脱口而出,只是想让他理解那些奇怪的脑回路,但是恰好,樱井也都包容了。

可是,自己也有一定想要做的事情。比如画画。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没有从事相关工作,大野智也一直没放弃,在闲暇的时间磨炼画技。终于鼓起勇气把充盈着对樱井、对两人之间关系的浓浓爱意的画作蓝色枫树寄去了大赛,连自己也没有料到会获奖,还得到了法籍的日裔艺术家水橋茜的欣赏。大野智太过激动,他想要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一年,就一年时间,到巴黎去,完成梦想,就回到樱井翔身边。

 

大野智拨打樱井的电话,无人接听。给樱井翔冲泡了一杯意式咖啡,等在他办公室想跟他好好谈谈,可是一直到咖啡放到奶泡都消失了,樱井翔也没回来。

 

 

樱井翔怒气冲冲地跑出办公室,找到二宫和也,抓着他到外面的咖啡厅坐下,便大吐苦水。

“你说,我这边还想和他共建一个家呢。他可好,闷不吭声就要出国,都不跟我商量。”

“大叔说他再也不回来了?”二宫和也问道。

“没,他说一年就回来。”

二宫扶了额,摇摇头:“我不是很懂你们。大叔说会回来,而且那是他想做的事情,和你的计划一点也不冲突啊!再说了,公司的规定你不是不知道,早晚,你们两个有一个要离职的。现在不是正好,大叔向着理想前进,你不要拖后腿啊樱井翔。”

二宫和也一番话切中了要害。大野智的规划其实和自己的的确不发生冲突,而且还契合的很,除开一年不能见面以外。

“那,我还得跟他道歉?”樱井翔不确定地问。

“你觉得呢?发那么大火,都不给人解释机会。”

“啊啊啊,一年啊,一年见不到小智!”樱井翔趴在桌子上哀嚎。

“你好好地支持他去,过了一年你们感情会更好!你如果阻止了她,也许眼下你们仍是形影不离,但以后难保不会产生埋怨,到那时候就晚了。”二宫和也劝道。

 

 

晚上樱井翔不敢直接回家,绕道去买了道歉礼物,才驾车回了家。

开了门,屋里灯火温暖。

大野智在厨房做饭,樱井翔脱了鞋子,直接进到厨房,看见大野智买了自己爱吃的赤贝,正在处理,心下一片愧疚。

一手放在背后,一手拉过大野智,让他面对着自己,看着他的眼睛说:“小智,对不起了,今天我太激动了,不应该朝你吼,我想告诉你,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这是送给你的蓝玫瑰,希望你原谅我。”说着递出藏在背后的蓝色妖姬。

大野智看着花,半天没有接,樱井翔紧张地问:“是蓝色吧,我没买错吧?我问了店员好几遍呢。”

大野智突然扑上来抱住了樱井翔,把脸埋在他胸口,闷闷地发声:“是我不对,我是想等有了定数在跟你商量,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樱井翔用力伸出手臂,把他和花一起紧紧圈在怀中。

 

“我要给你看的是这个。”樱井翔把一份合约放在大野智面前,大野智打开一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原来樱井翔早就因其他渠道得知小学校一带要重新开发成住宅用地,他上上下下打听了很久,才找到相关的开发部门,提前拿到了带有枫树的地块,又找到开发公司,要求保留地块上的那棵大枫树。千辛万苦签下这份合约,打算在横滨出差时找一个浪漫的地方,拿给大野智看,将来在属于他们的地块上建一所自己的小房子,那就是他们永远的家。

“结果你一直加班加点,压根没给我说出来的机会。”樱井翔说道,“这样拿出来一点也不浪漫啊。”

大野智扑过去紧紧搂住了樱井翔的脖子,“才不需要什么浪漫,这样就足够了。”大野智感动的泪眼婆娑,“樱井翔,你必须等着我,等我一年以后回来,我要亲自设计亲手建我们的房子,那棵枫树,就长在我们院子里。”

 

 

离职手续办理得很快,和水橋茜谈的也很顺利,已经签好了合约,办好一些手续,不日大野智将出发飞往艺术之都巴黎。

 

 

相叶雅纪看着樱井翔手机里的照片,指着大野智那幅画说道:“你看,这上半部分是蓝色的树冠,这下半部树干的两侧空白的地方,像不像两个接吻的人的侧脸?”

还是天然的家伙理解天然呐,樱井翔心理叹到,仔细看可不就是,他看着忙着和同事们碰杯的大野智,那是他们初恋开始的地方、人生当中初吻的地方,以后即将是他们一辈子的家的地方。

 

大野智和同事们拥抱着道别,他看到葛西和水树都哭了,过去拍着他们的肩膀,这些同事都很可爱,虽然有时候他们会喜欢八卦他和樱井翔,但是却都不约而同地保密,传来传去也就这两个部门内部流动,从没让他们俩因为公司规定而受罚。

相叶雅纪和松本润过来搭着大野智的肩膀,敬了他一杯酒,然后争着送给他祝福。大野智眨了眨眼,这两个家伙又剪了一样的发型,自己喝的有点高了,听不清他们说话,所以谁是谁根本闹不清楚。

看出来大野智神情有些困惑,樱井翔和二宫过来把他从两个高个子的夹击中解救下来。

最后大家都喝的挺高,夜深了尽兴了才散去。

 

 

“你说说你,相处了这么久的同事都会认不出,这个样子一个人跑去巴黎,我怎么放心呢?”樱井翔搂着摇摇晃晃的大野智,亚洲人的脸孔都认不出,欧洲人更脸盲了吧。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那我也说了吧,我知道小翔分不清蓝色跟红色哦。”大野智完全软在樱井翔身上,跌跌撞撞地进了门,勾着樱井翔的脖子就倒在了床上。

“没关系哦,我只要能认出小翔就好。”大野智喃喃地说完,手上使了力气,压下樱井翔的后脑,四片唇便纠缠在了一起。

高度契合的身体重叠在了一起,撩人的夜色掩映下,情和欲在发酵升温,身体谱写的旋律,交织着爱的蜜语,吟唱着一首爱的咏叹调。

 

 

出国前最后一周,樱井翔说要陪着大野智去一次海钓。

两个人兴奋地准备了渔具和鱼饵,给船长打了电话定好了时间,往背包里塞了满满的鱼肉肠,兴致高昂地出海了。

今天樱井翔的运气格外地好,大野智这边一条还没上钩,那边樱井翔已经起钩三次了,次次都是大鱼。

大野智有些不服气,便跑到对面船舷边下钩,自己怎么可能还钓不过樱井翔呢,枉费海钓小王子的称号。

 

“喂,小智!”大野智听见樱井喊自己,马上回过头。

樱井翔手里是新换的鱼饵,他冲着大野智那边一抖杆,鱼钩朝着大野智飞了过去。

大野智吓了一跳,立刻一偏头,戴着手套的手伸出去抓住了朝他直直飞过来的鱼钩。

“喂小翔,不能这样,很危险的!”大野智嗔怪着。

樱井翔却冲他露出灿烂的笑颜,示意他打开手心看看。

大野智展开紧握着鱼钩的掌心,钓线的这一端根本没挂鱼钩,取而代之的是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樱井翔放下鱼竿走了过来,拿过戒指,摘下大野智的手套,把戒指套在了无名指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满意地握紧大野智的手,把犹在发呆的大野智圈进怀里,樱井翔附在他耳边说:“套牢你喽。你就是我今生唯一想钓到的大鱼。”

 


 

 

fin



评论(11)
热度(99)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