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1-2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1.

夜幕低垂,月悬中天,罗达伊尔大陆沙漠腹地的旋风,嘶吼着卷起沙尘,连月亮都被沙尘暴遮蔽在晦暗的阴影里,沙城克劳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厚厚的沙土被风翻卷着四处拍打,风声跟魔鬼的哀嚎一样刺耳,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整座城没有一丝亮光和声息,除了城中心那座古老庄严的城堡。

一片肃杀之中,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那轰鸣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线犹如闪电般刺破沙尘的重霾,伏在重型机车上一闪而过的身影,头盔包裹住了那人的面孔,只能看见半眯着的一双眼睛依然射出坚毅的目光。

机车箭一般穿过克劳的街道,一直驶到沙城中心的古堡大门口才停下来,那正是沙城人族的头领沙城主的府邸。男人跳下机车,扑到古堡大门上猛烈地用拳头捶打着,大声地呼喊着。

门扇上的通话口打开了,里面的卫兵向外看了一眼,看清了已经拉下面罩的男人的脸,于是缩回去关上通话口,马上打开了沉重的橡木门。城墙上涂满鲸鱼油脂燃烧的火把照亮了踏进大门的男人,卫兵们这才看清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满是灰黄的沙尘,以及溅落的血迹。他手里提着个包袱,正渗着暗红色液体,在脚下沙地上积累了一小滩。踏进门内的男人英眉一挑,盯着卫兵,他脸上满是血渍和尘土也掩盖不了的焦急:“松本润呢,让我见他!”

 

穿过重重庭院,深夜登门的男人被引入古堡上一座塔楼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那个浓眉深目的俊美男子,沙城主松本润,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书桌后面等着他。

男人把手里的包袱往松本润前面的地上一丢,“你要的异特龙的头。我要的人呢?交出来!”

松本润望着地上的包裹滚过他精美昂贵的羊毛地毯,在上面留下沙土和血迹,面色阴冷地勾唇笑了笑。

“不愧是沙城最强大的赏金猎人,樱井翔,才用了五天就斩杀了凶猛残暴的异特龙。”

“松本润,快把人交出来,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割下异特龙的头你就让我把人带走!”樱井翔控制不了地打断他,大声吼道。

松本润悠闲地摸摸手指上的城主戒指,不发一言,似乎很愿意看到他的急躁不安的情绪。

他的态度激怒了樱井翔,就在樱井快要上前抓他衣领质问的时候,松本润慢吞吞地吐了一句话,顿时让激动不已的人委顿在地,仿佛熊熊燃烧的壁炉也无法驱散从身体深处涌现的寒意。

 

“我没法把人交给你。”

“因为他已经死了。”

 

 

一个月前,沙城。

 

Morning Fresh酒馆是沙城发布赏金令的交易点,这天被前来喝酒的赏金猎人和看热闹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在议论今天清晨刚贴出的一张巨额赏金令。

 

【赏金令

沙城主悬赏2千万金币

要求活捉卖货郎大野智

限期一个月】

 

2千万?如此巨额的赏金诱惑下,很多猎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消息灵通的酒馆老板兼情报贩子被有兴趣揭令的猎人和八卦的民众围住,打听着大野智的情报。

据老板掌握的情报,这个大野智是个外族人,半年前来到沙城,在旧巷那里开了间小作坊,自己亲手制作一些在沙城紧俏的货物出售,因为有一双巧手,做出的手工货物美观又好用,人又长得可爱,上门的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做得红火。可是不知道他怎么得罪城主了,一个开杂货铺的,城主居然要贴赏金令抓他。

正是这一点让猎人们不敢贸然揭下赏金令,一个普通人,甚至不是一个强壮的斗士,怎么会下如此大的本钱,难道这个大野智跟龙一样可怕吗?大伙不由得怀疑这笔巨额金币不是那么好挣。

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斗篷带着兜帽的小身影,不被人注意地撅了撅嘴,用手拽拽兜帽,仔细把脸遮了个严实,站起身默默离开酒馆。

 

“松本润,你可真舍得下本钱。”2千万金币,在沙城可以买下一座小型城堡了。虽然暂时还没有人去揭令,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钱给到位,屠龙都有人敢干,何况只是抓一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卖货郎。穿斗篷的小人边走边气呼呼地想着,松本润你也太小气了!不就是没有答应留在你身边么,一言不合竟然就要抓我!

出门购买原材料刚回城,想到小酒馆先喝一杯再回家,怎么也没想到竟然看见贴着自己画像的赏金令,居然还是松本润发布的。

偶然随着走动露出的兜帽下面圆鼓鼓的脸颊,和刚才酒馆里备受关注的赏金令上的画像一模一样。


大野智从家里跑出来环游罗达伊尔大陆,去了很多地方,也见识了不少风土人情,来到了西北大陆人族聚居的沙城,发现很多令他赞叹不已的奇闻妙景。原本打算在这儿多住一段时间,可惜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感到事态还是挺严重,恐怕被抓住就很难再离开了吧。

大野智之所以不愿意答应留在松本润身边,因为他向往自由,他还没逛遍大陆每一个王域,去见识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最重要的,他不可能永远陪在一个他不喜欢的人身边。

大野智听说或亲眼见过的赏金猎人,都是些简单粗暴的武夫,尽管松本润让抓活的,但是如果栽到他们手里,自己难免要吃点苦头,于是大野智当即决定马上离开沙城这个危险的地方。

店也不能回了,太危险,说不定已经有赏金猎人去那边抓他了。大野智决定直接去搭最早一班离开的马车,不管怎样先出城再说,幸好身上带了足够的钱。经过交易市场的时候,大野智趁人不注意,从摊子上拿了一些干粮和饮用水,留下只多不少的几串铜板,脚步一刻不停地向着城门口驿站走去。

 

又一个探子前来汇报,赏金令还没被人揭下来。

松本润站在塔楼的窗口向外面凝望着,手里把玩着一顶羊毛毡礼帽。这顶帽子是大野智亲手做给他的礼物,松本润轻轻摩挲着柔软的羊毛毡,仿佛那人的温度还残留在上面。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在古堡里生活?为什么一定要躲开我呢?

在提出让大野智搬进古堡,和自己永远生活在一起的要求后,被他果断地拒绝了。然后自己再去旧巷的小作坊找他,却吃了闭门羹。连续几天派人去查看,大门紧锁,大野智都不在。

立刻就逃走了吗?真该死。松本润羞愤难当,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冷落。他可是沙城主,人族头领,沙城谁敢不听他的,他想要什么人得不到!

一怒之下松本润让身边的心腹,事务官伊坦拟了赏金令,连夜张贴了出去,不仅王都沙城,还派了使者在整个西北大陆沙漠王域的所有交易点贴出赏金令,誓要把大野智给抓回来。

正想着这件事,探子又回来报告了。

伊坦微笑着领着一个探子走进房间,探子把右手放在左侧胸前,向松本润施了一礼,然后抬起头来说:“城主大人,M.F.酒馆的赏金令,被人揭下来了。”

“那人呢?你们把他带来了吗?”

“大人,他就在楼下。”

 



2.

大野智赶到驿站,正好一辆从东边过来的邮政马车进站,穿着粗麻布衣服的工人走过来从车上往下卸着货物,搭邮车来沙城的人们也陆陆续续地从车上下来,他们来自不同的王域,种族不同,装束各异,可能是销售流通商品的商人,也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个到处游荡的大陆流浪者。

 

大野智走上前去,打算问问车夫什么时候出发,从车上下路来了两个人,迎面并肩向大野智走过来,两人都披着带兜帽的斗篷,半张脸用布巾遮了个严严实实,似乎跟其他风尘仆仆的旅行者没什么不同,但他们兜帽下露出来的眼睛又与周围人区别开来,其中有着一双琥珀金眼眸的人,眼神看似无意轻飘飘地扫过去,其实把周围人和环境都观察的透彻,他旁边个子高一些的那个,黑色的眼珠视线凌厉,斗篷下利落的身形看得出身手不凡。

 大野智跟他们擦身而过时,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气息,跟沙城常年干燥的太阳味儿不同,这两个人带着一股水的气息,清新怡人,让大野智想起来这小半年很少能吃到的蔬菜,或者水灵灵的小草莓,引起对喜爱的食物的联想,大野智决定了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

 “马夫先生,邮车什么时候发车呀?往哪里去?”大野智走到正在调整马笼头的车夫身边问道。

“备上粮草和淡水就走。向东,经过佐纳利山丘北麓,最终到达绿洲。”车夫边干活边回答他。

“太好了,我就要往东走,待会发车叫我。”

  

“nino,我好饿哦,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斗篷二人组中稍高一点的那个黑眼珠提议道。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赶路这几天净啃干粮了,因为沙漠中淡水珍贵也没怎么喝水,他觉得自己的脸上都要被时不时的飓风吹出褶子了,这次的任务又枯燥又无趣,但他家的搭档闹着要接,因为钱多危险小,而且以自己在家呆腻了为由非要跟着来。他偏过头看了看被称作nino的琥珀眼睛的家伙,二宫和也这家伙不经常出门,现下早已被沙漠的日头晒得发蔫。

二宫的状况的确更加槽糕,这一路向西,日头暴晒,沙尘极大,由于不舍得从车夫手里买价格比正常高出几倍的淡水,两人都是又饿又渴,出现脱水症状,便点点头同意了。

 

一进城门,眼尖的高个子便发现了Morning Fresh,酒馆的招牌上还刻着代表赏金猎人的猎鹰标识,跟二宫努努嘴,能发布赏金令的馆子除了能填饱肚子还可以打听情报,和也便同意了。

“Morning Fresh?呵呵,这什么名字啊?”二宫和也便吐槽边往那边走,高个子也笑着回嘴道:“你以为你起的那名字就高明了?”

两个人推开小酒馆的大门,今天从早上起这里就聚满了人,馆子里充斥着浓烈的烟草味儿和烈酒的辛辣气味,两个人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气氛的微妙,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发现酒馆里的人似乎都し身手不凡的赏金猎人,人们三两聚在一起,低声地议论着什么,不是抬头看看赏金令榜。

二宫和也用手指捅了捅身边的高个子:“aiba,你看。”叫着搭档相叶雅纪的昵称,冲着吧台边的赏金令榜指了指。

“嗯,看见了,两千万啊,这个人干了什么坏事令主出这么多钱抓他!”相叶雅纪清楚二宫和也让他看什么,众多赏金令中,一张悬赏两千万金币的告示十分惹眼,可奇怪的是画像中的人看上去不像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看上去一张无害的圆圆脸,五官有点像是没睡醒。长着这样一张脸的人一点都不像是干坏事的,倒像是个无辜的孩子。

“呐,aiba”二宫和也说道:“要不你去揭了它?”

二宫和也面对有钱不赚白不赚的性格让他面对巨额赏金令心动不已,怂恿着身为赏金猎人的相叶雅纪去揭令。要是有了这些钱,可以把自己家和店都翻修一下,还能买很多肉饼吃,对了,要是情报贩子这活儿不想干了,赚了这笔钱然后就退休也未尝不可。

“不干,那个人不像坏人,我不想抓他,”相叶雅纪想也不想果断拒绝掉,“而且,这不是在我们的王域,你的情报网又没有覆盖到这儿,不要乱接那些莫名其妙的活儿。”本来就是因为这次任务很简单才同意二宫跟着自己来的,他可不想节外生枝让nino陷入危险。

“好好,不接就不接,快点点吃的,我要吃炸肉饼,还要喝啤酒!”二宫和也尖着小嗓子支使相叶雅纪道。

 

远处传来机械轰鸣声,逐渐逼近,好像响雷一般,不用看人们都知道,整个沙城骑机车的就只有那一个人,这是西北大陆最强大最勇猛的赏金猎人,樱井翔的坐骑---SUZUKI的轰鸣。

轰鸣声在酒馆门口戛然而止,随即推开酒馆门进来的,正是樱井翔。

穿着马丁靴的脚步踏过地板,皮衣上沾着尘土,从四散的客人中间穿过,原本低声交谈的人们都闭上了嘴,注视着他从门口一路走到吧台。

摘下头盔放在吧台上,抬手抚弄一下额前的头发,樱井翔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金币,丢在台面上,“老板,一扎黑啤酒。”

老板熟练地打了一扎啤酒放到吧台上,樱井翔已经在吧椅上坐了下来,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满意地叹息一声。

“呜哇,好久没喝你这儿的黑啤酒了,好怀念哦!”

老板一边擦着玻璃杯,一边跟他闲聊:“樱井先生,你这是又干了一票活儿赚了大钱了?”

“嘿嘿,刚从风墟回来,抓个半兽人强盗而已,都是小钱。”樱井翔笑嘻嘻地说道,“这破沙暴把我的SUZUKI划得满是伤痕,砂砾也快要堵了油路,这次赚的钱也都花在了SUZUKI的修护上,没剩下多少。”

“那我这儿有个好活儿,你要不要接啊?”老板敲了敲柜台,指着最高奖金的那张赏金令让樱井翔看。

 

“这,这东西怎么那么贵啊!”二宫和也盯着菜单,指着对相叶雅纪叫道:“你看看,肉饼比我们那儿贵了近两倍,蔬菜也贵,酒更贵,沙城物价也太高了,我说你还是去揭了那个赏金令吧,我怕我们带的钱不够。”

话音刚落,就听见撕拉一声,然后周围的人都发出低低一声惊叹。二宫抬眼一看,只见刚才进来的那人把他心心念念的赏金令接了下来,拿在手里,看了几眼便卷起来握在手里。

“啊啊,我的钱!”二宫和也仿佛看到一箱子金币在眼前长了翅膀飞了,心疼得要命。

立刻就有人走上前去,靠近樱井翔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樱井翔便拿起吧台上的头盔跟着那人走了。

 

两人走出酒馆后,人们嗡地一声开始热烈讨论起来,最高奖金被最强赏金猎人揭走了,大家伙儿都等着看戏一样交换着看法,期待着事件的结果。

相叶雅纪松了一口气,他才不想接这票活儿呢,现在正好,被别人揭走了,他大可以好好吃一顿填饱辘辘饥肠了。

“我们点什……”话说了一半,二宫和也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拉起相叶雅纪就往外走。

“喂喂nino,不吃饭了?你要去哪儿?”相叶雅纪被拽着走,忙不迭地问道。

“我想起来了,刚才一直就觉得画像那人眼熟。走啦走啦,饭以后再吃!”二宫和也头也不回地走着,相叶雅纪跟在身后奇怪地问道:“你急着要干嘛去啊?”

“我不能看两千万就这么从我眼前飞了,”二宫和也回头一笑,“我们也去分一杯羹。”

 

 

松本润看着被带上来的人,探子方才来报,说赏金令已经被揭了下来,揭令的这个人是西北大陆王域久负盛名的赏金雷人樱井翔。

眼前站着的这个人,眉宇间英气不凡,两道剑眉上挑,一双黑眸毫无畏惧地和自己对视,刚毅的脸部线条显得整个人器宇轩昂,确实跟普通的赏金猎人不大一样。

樱井翔自信满满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松本润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他从未畏惧过谁,也不在乎任何人。生活经历养成了他玩世不恭爱冒险的性格,毫不关心事主发出赏金令的原因跟动机,他有能力帮他人达成所愿,事主愿意出钱,而他需要钱维持他的爱好,其他的他才懒得去管。

“你知道我是谁吧?有没有想过如果在期限内抓不到人怎么谢罪?”松本润不甘示弱地用锐利的眼神震慑樱井翔,带着傲慢说出这一番话。

樱井翔微微一笑,丝毫不避讳松本润的视线,开口道“城主大人,交给我您尽可以放心,您需要做的就是如期把金币准备好就可以了。”

不就是抓一个小面团嘛,难道还能比抓捕兽人还困难?樱井翔觉得对自己来说这个任务简直毫无难度。

那副笑容在松本润看来简直刺眼,那副志得意满的表情也很讨人厌。

大野智消失之后,松本润立刻调配士兵四处寻找,但毕竟士兵的活动范围只能在西北大陆自己的王域内,假如大野智离开王域去了别的地方,就很难找到了。而赏金猎人和士兵不同,他们四处游荡,是罗达伊尔大陆的游行者,不存在地域障碍,而且他们做起事来有自己的手段和方式,能办那些正常渠道不方便办的事。

所以再不喜欢这个人,松本润还是要求助于樱井翔,去找回大野智。

不再多说,松本润摆摆手示意伊坦送客,伊坦走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按命令引导着樱井翔离开,在樱井快要跨出门去的一刻松本润叫住了他。

“樱井先生,我要大野智一根汗毛不少地出现在我面前,请你不要出手伤到他。”

樱井翔回过头笑了一笑,“悉听尊便。”然后消失在开启的门扉后。

 

二宫和也和路人稍一打听,便找到了城中心的最宏伟的建筑,城主大人的古堡。

门口的卫兵把守森严,任凭二宫好说歹说,一点没有放他们进去的意思。二宫和相叶无法,只能等在大门边。

相叶忍不住问他:“你想起什么来了?我们还是别管了,吃了饭去做完我们自己的任务就离开这里吧。”

二宫不理他,在金钱上他分外执着。二宫是个情报贩子,洞察力和反应力极强,别人注意不到的信息在他眼中都是生意都是钱。一条情报就能赚取金钱,这么顺便的事儿,漏过去才是不应该。

正候着,城堡的大门突然开了,方才酒馆里揭令的男人走了出来。男人跨上机车就要离开,二宫和也赶紧走上去拦在他面前,“樱井先生?我有你要找的那个人的情报,我们谈一谈?”



tbc


评论(6)
热度(16)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