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3-4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3.

“你一直跟着我?”樱井翔眯着眼睛,露出一副危险的表情。他从不轻信任何人,这是他保命的习惯。

二宫和也笑了笑,没有反驳,只是说:“你只有一个月时间哦,是要先花时间收集情报,还是直接从我这买,你自己决定。”

樱井翔略一思考,开口便说:“多少?”

“痛快,”二宫伸手比划,“这个数。”

樱井翔从口袋里拿出金币递给前面的情报贩子,对方借过钱,示意他俯下身,对着他耳语一番,便转身同站在一旁等待的人走了。

 

事实证明这笔交易是合算的。樱井翔依照情报,直接找到城东驿站,在向驿站长描述了二宫告诉他目标的地貌特征后,果然得到了大野智的去向。

一刻不停地,樱井翔骑上机车,绕着沙漠边缘向东边佐纳利山丘方向而去。

 

太阳渐渐隐没于身后的山脉,夜幕很快降临了。

樱井翔找了一处避风的山坡,停了下来,准备休憩一晚天明继续赶路。

他现在已经到了佐纳利山丘的西北麓,进入了龙族的王域。尽管这里离山丘腹地龙族盘踞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但夜晚在龙族地盘乱跑还是十分冒险的玩命举动,机车的轰鸣声在静谧的山谷回响巨大,惊动了敏感多疑的龙就十分棘手了。

 

停好车,樱井翔靠着一块背风的大石,喝了些水吃了点干粮,就抱着臂靠着岩石闭目休息。尽管他不能倒下酣睡,经验让他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性,但是这几日一直在赶路,所以樱井很快陷入了睡眠当中。

迷迷糊糊当中樱井翔感觉到有脚步声在接近,在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住了,他悄悄握紧拳头,做好防御对方突然攻击的准备。

可是等了半晌对面也没有任何举动,樱井翔按耐不住猛地睁开眼睛,对面空无一人。他迅速站起来环顾一周,确实半个人影也没有。樱井翔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在做梦?边试着向前踏出两步,边谨慎地站住侧耳倾听。作为人类的他,黑暗中视力有所下降,但是经过训练的听觉极其敏锐,除了偶尔吹过的微风,一点动静都没有。樱井在心中嘲笑自己太过于草木皆兵,打算回去继续睡觉。转身刚迈出一步,咔的一声脆响,踩破了地上的什么东西,樱井翔抱着头一个滚翻躲到石头后面,预想中的爆破没有发生,慢慢探出头,接着微弱的星光,看到刚才他站的地方,摆放着几个圆圆的果实,其中一个被他一脚踩破,白色半透明的果肉糊在石砾上,汁液还在黏嗒嗒地流淌。

刚刚的确有人来过!

不知道是什么人,但绝不可能是龙,龙族和人族曾经有那么点过节,决不可能给一个人送吃的。樱井翔心中暗想,怎么还有人也会大晚上在佐纳利山丘出现,他是干什么的?而且这个人也不一般,脚步竟然可以那么轻,能走到这么近距离才被自己察觉,而樱井翔却判断不出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暂时分辨不出是敌是友,樱井翔根本不敢吃那果实,况且是他没见过的果实。他蹲下来仔细观察一番,那东西表皮暗红色带着花纹,看上去有些坚硬,而里面是白色半透明果肉,看上去水分饱满。他找出一块布,把剩下完好的几颗果实包裹起来,闻了闻那果实清香扑鼻,他放进背包,又仔细听了听周围动静才坐了回去,这次他可睡不着了,以防神秘来客再次到访,他只好睁着眼睛无聊地盯着漫天繁星,直到第一缕阳光从东边山麓照亮这幽深山谷。

 

天一亮樱井翔立刻收拾行装,骑上车继续向东方出发。

骑了一会,樱井从机车震耳的发动机声里分辨出一种奇特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但是只要他停下车来回头看,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几次之后樱井翔改变了路线,调头向着山丘谷底驶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在跟着他。

在一处森林边的溪谷,樱井把车藏进树丛,迅速在低矮的灌木中设下一道弹网,然后把自己的领巾盖在上面,本人则躲进傍边茂密的枝桠下面,屏息等待着对方自投罗网。

倏地一道阴影掠过头顶,发出破空气流的细响,什么物体从半空中扎了下来,一头撞进樱井设置的陷阱。

弹网发挥作用,紧紧束缚住猎物。扎进网子的东西滚在地上,扑腾着挣扎。

“逮到你啦!看你还跟着我!”樱井翔从藏身的地方跳出来,冲着地上网中之物大声说道。话音未落樱井翔大张着嘴巴愣住了,网中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尺余长的小怪兽。

小怪兽身上布满泛红的细密鳞片,四足,一对翅膀,长着倒刺的尾巴,正一边挣扎一边用水晶球似的大眼睛瞪着樱井翔,发出“呷咪呷咪”般的叫声。

樱井又惊又喜,他竟然逮到了一只幼年Drake。

 

樱井翔有点懵,Drake十分罕见,黑市上能卖出天价,可是因为数量稀少而且力量强大很难抓到,没想到竟然让自己误打误撞随便就网到一只。

他走上前伸手去抓捕网,想要拎起这只Drake,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断喝:“住手!”樱井循声望去,今天第二次被震住了。

溪谷上游草地上站着一个身着白袍的人,尽管表情满是焦急,一双秀眉颦起,但是眉下碧蓝湖水般的眼睛望过来,樱井翔觉得全身仿佛被定住般无法动弹,阳光投射在白袍上一片柔光,给那人全身镀上一层金边,风吹起他略长的头发,尽管身形娇小气场却异常强大,那人丢掉手里拿着的水囊,向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白袍男子跑到地上的Drake旁边,蹲下身子护住它。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sami?”

 



4.

那人蹲在那儿整个人就显得更加娇小了,但是投过来的眼神却不容忽视,带着愤怒炯炯注视着樱井翔,可是樱井翔却觉得被那湖蓝色的眼眸瞪着,一点都不可怕,反而感觉像是被撒娇了,一丝欢喜从内心深处升起,像开了塞子的起泡酒,不由自主语调变得轻快:“没有,我不是要抓它,我以为有人跟在我身后是要抓我呢。”

娇小男子抱着Drake站起来,上目线地跟樱井翔对视着,大概是没从樱井的眼神里看出什么不妥,便收回了针锋相对的态度,双手把抱着的Drake递过来:“那你把sami放开。”

樱井翔赶紧解开捕网的绳扣,那只幼Drake立刻抖了抖覆满鳞片的翅膀,挣开束缚,飞落在那人肩头,不满地对着樱井翔“呷咪呷咪”地叫了声,然后大张嘴巴扑地喷出一股浓烟。

樱井翔一个没防备,没躲开,浓烟笼罩了脸孔,烟散后留下一张熏黑了的脸。

“fufufu”白袍男子捧腹大笑不止,幼Drake也得意洋洋地“呷咪呷咪”大叫着。

“来吧,到溪边去洗洗脸。”男子笑够了对着樱井翔说道。

 

山谷中心的这条溪水绵长蜿蜒,从深山里流淌而出,樱井翔蹲在溪边把脸洗干净,又捧着溪水喝了几大口,然后满足地在柔软的草地上躺了下来,眼睛不由自主地就朝身边的人飘了过去。

那人坐在草地上,逗着Drake玩,不时发出fufu的笑声,眼尾笑得弯弯的,眸子里绽放的光芒比樱井翔看过的任何宝石都美丽。受到气氛的影响,樱井翔也放松地笑了起来。

听到他的笑声,那人停下了逗弄Drake,趴下身子,俯在樱井翔上方,仔细地盯着他的脸检查着。突然的靠近让樱井翔有些紧张,他盯着对方粉嫩的薄唇,绷紧了身体,捏紧了手边的小草,喉部不自在地吞咽了一下。

看够了那人重新坐直身体,点点头说道:“脸没事,你很幸运啊,sami太小还不能喷火,不然你的脸就完蛋了。”

“啊,哦,是啊。”樱井翔有些尴尬,原来刚才他是看自己脸有没有受伤啊,是自己想多了。

 

“是sami先发现了你。我想一个赶路的旅人,肯定缺少食物和水,就摘了几颗果实送给你。还以为你天亮就会离开,谁知道你却深入山谷腹地来了,还闹了个大误会。”那人说着露出一副软乎乎的笑颜。

 

樱井翔看得呆了,这个人笑起来,圆圆的脸颊鼓起来像个小孩子,加上头发卷卷翘翘的,一袭白衣,像是他在壁画里见过的天使。

在风墟那个兽人领域长大的樱井翔,从来没看见过如此像天使的笑颜。

察觉到樱井翔的沉默,那人又看过来,樱井赶紧掩饰般地没话找话:“对了,它叫sami吗?男孩女孩啊?”

那人伸出手臂,让Drake站在自己胳膊上,情绪很高地跟樱井翔介绍着:“sami是女孩子哦!是我给取的名字,你不觉得她的叫声很像是在说sami、sami么?”

见对方降下了防备心,并且有兴趣和自己聊天,樱井翔心花怒放,还想要继续交谈,结果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他尴尬地捂着肚子,想起来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

白袍男子也听到了,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冲樱井翔招招手,“跟我来吧,我那里还有吃的。”

领着樱井翔向山麓南段行进,一步步走进佐纳利山森林区,sami在两人头顶飞着,不时鸣叫几声。对方问起名字,樱井翔大方地告诉了他本名,这是本性多疑的樱井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注册赏金猎人之前跟之后都是。

走入森林深处,眼前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那人指着树顶对樱井翔说:“樱井先生,你看,那是我发现的树屋。”

两人沿着树藤爬到树顶,果然有个不小的树屋掩藏在绿叶之间,那人拨开垂在门口的树藤所形成天然的帘子,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便率先走了进去。

樱井翔也跟了进去,里面别有洞天,木头打造的墙壁和地板足够干燥,棚屋上有大树层层叠叠的绿叶掩映,遮蔽了日头的暴晒也阻挡了雨水的冲刷,不知道是谁搭建了树屋,却正好让后来者在森林里能有个安稳舒适的落脚地。

屋子一脚放着一些干粮和水囊,地上铺着斗篷,那人拿过来几个干面饼,还有几个圆球状的果实,放在樱井翔面前,意思是请他吃。

樱井翔一见那几个圆形果实,便认出了正是昨晚放在他附近的那种果实,看来这人没有说谎。他拿起一个圆球,握在手中,不经意似的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没问题呀,”白袍男子抱膝坐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叫大野智。”

咯啦,樱井翔捏碎了手中的果实。

这个名字刺激了樱井翔的记忆,他想起了那张装在外衣口袋里的赏金令,他要找到人,此刻正坐在他的面前。

 

脑海里同时涌现很多念头,樱井有些混乱。

话说那悬赏的画像是谁画的?不及本人十分之一好嘛!一点也没体现出那湖水蓝的眼睛的美丽和神韵。啊不对,现在想的不应该是这个,如果他正是松本润要找的人,应该怎么把他带回沙城呢?把他捆起来,还是打晕扛回去?好像,有点下不去手。

 

大野智的笑声打断了樱井的胡思乱想,回过神来他看到大野智把一颗剥好了皮的圆形果实递到了他的手里。

“樱井桑没吃过罗勒荔枝吗?是这样剥皮的,不是用捏的。尝尝看,你肯定会喜欢。”

樱井掩饰着自己的想法,举起罗勒荔枝咬了一口,汁水丰沛,甘之如饴,既能解渴又能当做食物,的确很美味。

Sami停落在树屋伸展出去的露台上,溜溜达达走进来。大野智又掰开一颗罗勒荔枝,撕成小块投喂sami,一边跟樱井翔搭话。

“樱井先生从什么地方来的?”

“噢,我从东边过来的,打算要去沙城。”樱井翔心虚地扯了一个谎。

“东边啊,我原本打算要去呢,不过我半路就下车了,打算在佐纳利待一段时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对话中樱井翔了解到大野智从东南的彩虹之境而来,正云游罗达伊尔,当樱井问道他为什么从沙城离开的时候大野智眼神黯然了一下,然后又重新用欢快的语调解释说自己在那里呆腻了。

樱井断定他和松本润之间有私人恩怨,看他应该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难道他欺骗过松本润,又或者,是松本润迫切需要他。樱井想到松本润提到大野时那攫取的眼神,像是猎鹰看到猎物一般。

一个小面团似的人,跟他待在一起让樱井翔觉得舒适,如果就此和他分开,他想他也会觉得难受。

是否要放他一马呢?樱井犹豫了。

不对,看人不能看表面,樱井提醒自己,才跟他认识半天,不可以草率地下结论,何况,樱井差点忘了,他还价值两千万金币呢。

樱井翔想好了,他要同大野智在佐纳利待一段时间,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也是给自己找一个抓他回去的确凿理由。

拿定主意,樱井翔便开口道:“大野先生,我的机车可能快要没有油了,你知道最近的邮车什么时候经过这里吗?”

大野想了想,告诉他大概半个月后东去的邮车可能返回,那时候也许他可以从车上购买汽油。

“半个月啊,那我暂时不能离开这里了。”樱井翔抛出早准备提的请求,“大野先生,这段时间我可以借住在你的树屋吗?”

大野智低头沉默思索着,sami站在他面前歪着头,眨巴着水晶般的大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樱井不敢看他,心里很紧张,害怕他会拒绝。

大野智重新抬起头时,又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可以的哦,樱井先生。”



tbc


评论(2)
热度(11)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