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5-6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5.

就这样樱井翔在大野智的树屋里住下了。

 

从睡梦中醒来,樱井翔慵懒地不想睁开眼皮,呼吸中佐纳利森林的新鲜空气带着清甜,耳边是森林的早晨特有的万物生发之音,好像心灵都得到了净化。他动动手臂,却发觉被压住了,张开惺忪的睡眼去看,自己的手臂正被身边的大野智牢牢按在手下。

因为只有一件斗篷,两人合盖着,躺在身边的大野智另外一只手垫在脸蛋下面,小嘴微张,犹在酣睡中。

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脸颊像是正在发酵的小面团,睡着的小面团正散发着请吃我的气味,樱井翔忍不住把脸凑近,鼻息吹拂着大野智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眼睛盯着那两片亮晶晶的唇,樱井翔撅起嘴巴就贴了上去。

就在即将接触到那两片柔软时,“呷咪!”sami突然从两人之间的斗篷下钻了出来,张嘴打着哈欠,跳上樱井翔的肩头扑扇了两下翅膀。

“你!(σ‘д′)σ”樱井气的抖了一下肩膀,sami便站不稳滑了下去。

“呷咪!”sami不满地大叫一声。

“你在干嘛?”大野智的声音突然传来,樱井翔一转过来看见大野智已经醒了,面对樱井翔离得过近的脸庞,大野智缩了一下脖子,脸色变得绯红。

“我……你,你抓着我的手干嘛?”樱井翔一时语塞,低头瞥见了仍被大野智抓着的手,转移话题道。

被樱井提醒,大野智赶紧放开压着他的手,翻身坐了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作势要走。

见他害羞,樱井翔玩心大起,一把按住大野的肩头,凑过去低声在耳边问道:“说啊,为什么抓着我的手?你喜欢我吗?”想得到证实的心里话脱口而出。

绯色染上了大野智的耳朵,他推开樱井翔,回头冲他说道:“都是樱井先生的错啦,睡觉的时候,你的手不老实,总、总伸过来乱摸,我为了不让你乱动才按住你的手!”

诶?我睡相那么差吗?樱井翔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

趁着他发愣,大野智赶紧背上水囊,从树屋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回头招呼道:“sami,走,我们去洗脸。”

“呷咪~^O^”sami从树屋的天窗飞了出去。

 

樱井翔跟在一人一龙后面慢慢走着,一直走到溪边。大野智把水囊装满了水,放在一边,然后弯下腰,手捧起溪水,仔细地擦洗面颊,水珠一滴滴飞溅而下,有几滴顺着优美的脖颈滑下,樱井翔的目光不由自主追踪着,看着水滴从白袍宽大的领口滑进去,顺着锁骨继续向下,在他俯下身的时候可以从张开的领口看见……

“sami!”樱井翔被突然飞到面前的Drake吓一跳,sami张开翅膀挡住他的视线。这个Drake,怎么这么聪明,看来要想靠近大野智,得先收服这条敏感的小火龙。

大家都洗漱完毕,该去找吃的解决温饱问题了。

大野智指着丛林说:“樱井先生,我带你去摘罗勒荔枝吧,我就是在那里找吃的时碰见sami的。”

于是两人连同sami一起,向森林深处走去。

这片森林处于佐纳利山丘北麓,属于喜欢群居的金属龙的集聚地,亲近其他种族的善良的金属龙经常会到森林觅食,而因为森林食物丰富多样,生活在西南山脉风蚀岩的有色龙偶尔也会到这里来,有色龙性情凶恶,喜好打斗和聚敛财宝,有时候甚至会闯进其他王域兴风作浪。

樱井翔在大陆西北、西南的沙城和风墟经常遇见被有色龙袭击的村落,而城市防御森严,尤其沙城的人类从其他大陆购买了火枪火炮,现在在沙漠王域几乎已经见不到恶龙出没,但不意味着金属龙的活动区域就绝对安全,想到这樱井翔赶紧跟上了走在前面的大野智。

大野智已经走到森林深处,不时挥开眼前挡路的枝条,可能是还记仇,完全不理睬身后的樱井翔,sami也在半空徐徐飞翔,拿带倒刺的尾巴对着他。

走到一颗大树下,大野智停了下来,用袖箍把宽大的袍袖扣起来,开始向上爬树。

樱井翔抬头一看,原来这就是罗勒荔枝树,郁郁葱葱的叶子底下结着一颗颗圆形的暗红色果实。Sami已经咬下一颗,想要直接吞,大野智叫住了她:“sami,不是告诉你要剥皮吃嘛。”

Sami“呷咪”地叫了一声,嘴巴里的罗勒荔枝掉了下来,被站在树底下的樱井翔接了个正着,樱井把手里的果实剥掉皮,向空中一扔,sami飞起来一口接住,伸直脖子整个吞掉,然后高兴地飞落在樱井翔的头上。

哦,原来这是个吃货啊。樱井翔伸手摸摸sami的头,小家伙用大眼睛眨巴着看他,然后又看着树上的果实。樱井翔明白她还想要吃,于是爬上了另一棵树。

那边大野智把摘到的果实兜在袍子衣襟里,朝更高处爬,突然发现较高的树枝上挂着一个椭圆形的大家伙。

“这里有个蜂巢诶!”樱井听见大野智在那边喊,“有蜂蜜吃了!”

樱井翔还没来得及阻止,大野智已经掰了一块下来,说时迟那时快,一大窝蜜蜂从破掉的蜂巢里飞出来,扑向拆迁的大野智。

“呜哇~”往后一躲却忘记了在树上,大野智从半空栽了下去。

幸好地上是厚厚的草和落叶层,稳稳地接住了坠落的大野智,摔在地上后大野智反应很快地扯着袍袖盖着裸露的脸和脖颈,遮挡着蜜蜂的袭击。

蜜蜂聚成一团,朝落在地上的人围了上去。

樱井翔扔掉手里的果实,纵身一跃直接跳了下来,落地缓冲直接一个滚翻到了大野智身边,一把抱起他就跑。

Sami振翅飞过树冠,高高地在高空一路跟着在丛林中仍然奔跑得飞快的樱井翔。

樱井翔左躲右闪地跑着,蜂群穷追不舍。樱井发现前方有一片紫色的矮灌木,赶紧抱着大野智一矮身钻了进去。

滟嵤紫木,蜜蜂不喜欢这种味道,在灌木丛外又盘旋了一阵,终于飞走了。

樱井翔这才有空看向怀里抱着的小人儿,大野智的蓝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两只手紧紧捂着嘴巴,委屈的小眼神让樱井翔心疼不已,幸亏大野智掉下来之后迅速采取措施,用袍子遮住脸,没有被蜜蜂蜇伤。检查一番后,樱井便去拉大野智遮住脸的手。

谁知任凭樱井翔怎么拉大野智就是用力捂住嘴巴不放松,没办法樱井翔只好在他的腰间捏了一把,大野智诶的一声松开了手。

樱井看了一眼便哈哈大笑,大野智的嘴唇被蜜蜂蜇了一个大包,毒性发作很快,大野智的嘴巴已经肿的老高,脸看起来更像包子了。

大野智含着的泪气得流了下来,说不出话,只能两手握拳捶打着樱井翔。樱井翔费力地憋住笑,说道:“谁叫你嘴馋去掏蜂窝。”噙满泪水的蓝眼睛绮丽非凡,樱井翔忍住不去嘲笑他,再次抱起他出了树丛。“先送你回树屋,我去找蜂蜜,给你解毒。”

“唔唔”大野说不了话,但是比划着示意他很危险不要去,樱井翔不理他,一路抱着他回到树屋,让sami留下陪着他,又折返回森林。

用火硝点起干树枝捂灭后的浓烟把蜜蜂全部熏走,樱井翔轻易取到了蜂巢。

蜂蜜可以解毒,樱井翔把蜂巢劈开,倒了一半的蜂蜜在石碗里,用手指蘸取一点,涂抹在大野智被蜇的部位。

两人靠的如此近,手指触碰到嘴唇时,他听到大野智忍疼的抽气声,尽管肿的样子有些好笑,但大野智乖乖坐着,噘着嘴让他抹蜂蜜的样子令他呼吸一窒,手抖了一下。

“呷咪呷咪!”sami盯着半碗蜂蜜焦急地叫着,樱井翔忽地站起来,掰了一块蜜糖,往空中一丢,sami轻巧一飞接住蜜糖,开心地整块咽了下去。

樱井翔又掰了一大块,用尽力气向外面远远投出去,sami倏地飞出去,追那块蜜糖去了。

樱井翔立刻转回身,半跪下来,双手捧起大野智的脸颊,轻轻吻了上去。

大野智往后挣扎了一下,樱井收紧手心,没被他挣脱,反而伸出舌头舔上了微肿的唇。

舌尖描绘着唇形,又在蜇伤的地方轻轻划过去,把香甜的蜂蜜舔进口中,感受着紧靠着的身体轻轻颤抖,大野智轻启双唇,不经意伸出的舌尖与他的相触,尝到了彼此唇齿间的甜味。

良久,樱井翔放开了大野智,微笑地看着对方红彤彤的脸,指尖揩去嘴角沾染的蜜糖,笑着说:“真甜啊,蜂蜜。”

看着对方脸色逐渐加深的红,樱井翔端起石碗,“智,还得再涂一次蜂蜜。”

 




6.

半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大野智在那天被樱井翔吻了之后,受了不小的震动,虽然樱井也是男人,和他结识也不过数日,但大野发觉他并不排斥樱井翔亲近自己。不知道是因为蜜糖还是心理作用,一看到樱井黑色的眼眸和微笑着的唇,心里就泛起一丝丝甜蜜。

假如可以跟樱井翔一起结伴云游,会很快乐罢,大野智暗自想过。

樱井翔在那天之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大大方方地伸手搂着大野智。

推开他的手依然会被他抓过来搂在怀里,大野智便没再拒绝,反而因此睡得很安稳。

樱井翔给他的感觉和松本润截然不同,当初松本润把他推在墙上强吻,提出让他跟他回城堡生活的时候,他会因此而瑟瑟发抖,痛哭流泪,因为他不舍得放弃他的自由,但面对樱井,大野智想,如果樱井提出想要和他一起在任何地方定居,他会同意放弃一直以来周游大陆的心愿。

大野智坐在草地上,看着樱井翔那张他百看不厌的脸,脑洞大开。

 

樱井翔在修车。

他把心爱的机车suzuki从藏好的灌木丛里拖出来,车身多了不少划痕,他仔细检查一番,发现油路里堵满了沙土,火花塞也有点问题,必须得大修一次,这机车跟火枪一样是其他大陆的舶来品,当初可是打倒了五个身高马大的兽人才得来的奖赏,樱井翔骑着它游行西域大陆,一战成名,一听闻马达轰鸣,大家都知道,风驰电掣而来的那是赏金猎人中顶尖高手樱井翔。

 

樱井翔心里计算着邮车回来的时间,边打开机车盖擦洗堵塞的沙土和油污。车子加满油估计也未必能坚持到东部大陆,长久在森林住着也不是那么回事,森林的潮湿会让机车的状况越来越不妙。

他该怎么办呢?

樱井翔想起他藏在衬衫口袋里的赏金令。

有了钱,可以维修心爱的Suzuki,但,那样会失去大野智。

他已经不想把他交给任何人了。

他盘算着和大野智远远离开沙城,永远也不再回去。

 

一阵歌声打断了樱井的思绪。他抬头循声望去,只见大野智正纵声歌唱,唱的是一种樱井从来没有听过的陌生语言,他音色清亮,旋律悠扬,温柔的表情让樱井忘记了手里的活儿,坐下来静静聆听。歌声勾起了他对于家的向往,不是他在风墟那个再也回不去的家,而是亲手创造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归宿。

 

一曲终了,樱井意犹未尽,走过去坐在了大野智身边。

“刚刚唱的什么歌?”

“我家乡的歌,是唱给归家的旅人的歌,叫做暮歌。”说话间,大野智的眼神,流露出对家浓浓的思念。

“可以跟我说说你家乡的事吗?”樱井翔想要对他了解的更多。

 

大野智凝望着东南方向,向樱井翔娓娓道来。

罗达伊尔大陆的东南,是一片广袤平原,名为彩虹之境的王域,与沙城截然不同,那里四季分明,物质丰饶富庶,邻接蔚蓝之海,人族和已经被祖先驯养了的独角兽群,共生于此。

“你见过大海吗?蔚蓝色,非常美,而且大到看不见边际。”大野智用手比划着,兴奋不已。

“没有看过,蔚蓝?有你的眼睛蓝吗?”樱井翔被他眸子里的细碎光点吸引住,仿佛可以凭此想象出洒满阳光的海面的样子。

大野智微红了脸,不过说到自己喜爱的海,开始变得滔滔不绝:“我可以带你去看大海,我们还可以乘船海钓,钓上来的鱼可以直接在船上煮熟了来吃,还能看到海鸥、海豚,海上日落可美了。”

“海臀是什么?我从生下来也没见过。”樱井翔完全想象不出大野智给他描绘的场景。“我想看,小智带我去吧,我们明天就出发,怎么样?”那一瞬间,樱井拿定了主意,他要跟智去彩虹之境,那里跟沙城隔着佐纳利山丘,基本可以逃开松本润的掌控,只有他们两个,不再受任何人打扰。

大野智点点头答应了,他从家里跑出来也时日良久,是该回去看看了。

 

突然的一声巨响传来,两人震惊地发现身后森林里烟尘滚滚,树屋方向窜出一道冲天火光,还伴随着一声声嘶吼。

“不好!sami!”大野智赶紧站起来向火光处冲去,樱井翔亲随其后。

 

跑到森林中,树屋已经燃着了大火,火舌舔舐着木板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不断往下掉着火球和燃烧的木屑。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近在咫尺的一声呼嚎让发愣的两人收回了心神,一只巨大的蓝龙飞过头顶,伸展的巨大蹼翼带来的劲风刮动树冠,一阵摇动后,摇摇欲坠的树屋从树冠上轰然坠落。

“小心!”眼看站在树下的大野智要被砸在底下,樱井翔纵身一扑,一把搂住他向旁边一滚,树屋就落了下来,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粉碎一地火星碎片。

“呷咪!”sami不知道从来飞了出来,围绕两人盘旋着。

樱井扶起被自己压在下面的大野智,大野紧皱眉头,右手用力握住左手臂,白色袍袖底下蜿蜒而出一条血迹。尽管躲得及时但还是被飞溅而出的锋利木片割伤。

又是一声长啸,头顶的天空都因巨大身躯的遮蔽变得灰暗,一条血红色的成年金属龙滑翔了过去,冲向不远处犹在到处作恶喷火的蓝龙。

 

金属龙大概是sami的同族,发现入侵领地的蓝龙,赶来营救同类的。半空中两条龙缠斗在一起,满山谷都是呼啸的回音,龙翼扇动搅得森林树叶纷纷而下,像下雨一般,不时有火星坠落在樱井大野他们身周,点燃了干燥的灌木。

不行了,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会祸及自身,更何况大野智还受伤了,樱井翔扯下一块布料,紧紧包扎住大野智流血的手臂,防止他出血过多,然后当机立断抱着他迅速离开。

回到停放机车的地方,樱井扶着大野智坐上去,自己也跨了上去,用大野的腰带把他紧紧和自己绑在一起,防止他从飞驰的车上掉下去。

 

“我们要去哪儿?”大野智无力地趴在樱井翔背上问道。

“去沙城,先给你治伤。”樱井翔发动了机车。

“别,我们不去沙城,去东部好吗?”大野智赶紧反对。

“汽油不够坚持到东部的,只能就近先到沙城了。”樱井回头望着大野智的眼睛,试图安抚他的情绪,“智,你相信我吗?”

大野智望着樱井坚定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自己的面容。

“我相信你!”

“sami,再见了。回到你的族群去,一定还会再见面的!”樱井冲跟着他俩的Drake喊了一句,随后发动机车载着大野智往沙城方向疾驰而去。

 


距离城门还有一公里,樱井便停下了车。他的车子太显眼,一进城立刻就会被发现,所以只能把车停在城外。樱井翔打算找经常给自己治疗的游医为大野智治疗,那个游医他信得过,然后再去准备一些汽油、水和食物,悄悄离开这里。

樱井帮脸色泛白的大野智穿上斗篷,用兜帽把脸遮住,自己则用领巾围住半张脸只露出眼睛,伪装好之后他把大野智背起来,一步步向沙城城门走去。

 

意想不到的顺利,两人混进城,樱井直奔旧巷一处不起眼的街道,来到一座灰色的土屋门口,急促地敲着门。

游医走出来,他专门接诊一天到晚搏命的赏金猎人,对两人的打扮都司空见惯,打开门让两人进来。

樱井翔轻车熟路进到内室,把大野智放下,扶着他在床上躺下来。

游医提着医疗箱走进来,戴上眼镜,解开缠着的布条,开始处理伤口。

大野智咬着唇忍住疼痛,医生有条不紊地清理伤口,缝合伤口,重新包扎好后,大野额角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

医生又拿出一粒药丸,为他吃了下午,吩咐着樱井翔,把一碗温水给他喂下去。

樱井翔坐在床沿,把大野智扶着靠在自己怀里,端着碗一点点让他把水喝下去。

经过医治,大野智的精神恢复了一些,樱井翔用手插曲他脸上的汗水,“好了点嘛?还疼吗?”

大野智摇摇头:“医生的药很有效,现在也不那么疼了。”

樱井有些心疼,但还是不得不说:“你在这儿稍微休息一会,我去准备点必需品,我回来咱们就走。”

大野智点点头,被扶着重新躺了下去,闭目养神。

 

 

樱井从黑市找到了汽油,令人咋舌的昂贵价格,而且只有一瓶,他立刻掏钱买了,随即又买了一些食物和一件新的袍子,立即返回游医的住处。

给了游医诊疗费,樱井翔来到内室,大野智已经坐了起来,见樱井翔回来便站起来要走,脚一站地觉得头很晕,身子一软就向前歪倒在赶上前来的樱井怀里。

樱井翔拥住温软的身体,大概是失血造成的,大野智只觉得头晕目眩,一点力气都没有,抓着樱井的衣襟微微喘着气,忍受着身体的不适。

 

休息了一会缓解了晕眩的难受,大野智抬起头来,催促樱井翔:“我们走吧,我不想继续呆在这了。”

樱井让他先坐下,扶正他的肩头:“好,我们马上出发,我整理一下东西。”

大野坐在那里按着伤口,饥饿感显现出来,他默不做声,不想浪费时间,只想着快些跟樱井离开。

 

樱井翔弯腰的时候,一张折叠起来泛黄的纸张从衬衫口袋里掉落在地上。

大野智瞧见了,便慢慢蹲下伸长了胳膊去捡拾那张纸。

是什么?大野智捡起来拿到手里,有些好奇地展开了它。

 

樱井听见动静,站了起来,当他看见大野智手里拿着的东西,感觉好像晴天里的一道闪电,劈在了他眼前。

“这是什么?”大野智颤抖的手,捏着的纸张上,俨然是他本人的画像,悬赏,抓获,金币,一个个词句映入眼帘,却又搞到难以置信。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计划,只是为了把自己引回沙城而设计的圈套。

难以置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一丝惨笑浮现在他苍白的脸颊上,湛蓝眼眸里的亮光消失了。

 

大野智变得空洞无物的眼神如针刺般扎痛着樱井翔的心脏,一切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樱井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他伸出手去抓住了大野智的手腕,把他拉向自己,牵着他转身欲走出屋子。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刚走到门口,刚好撞见了松本润身边那个叫伊坦的副手,带着一队士兵,用枪顶着游医走了进来,士兵迅速行动,端着火枪包围了站在屋子里的两个人。

松本润早已在城内外安排了无数眼线,两个人一进城,所有行动已经尽在掌握之中。

伊坦笑着对樱井翔说道:“樱井先生,您真不愧是最强赏金猎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任务,城主一定会重赏您!”

--赏金猎人,任务,原来如此。

--樱井翔,你处心积虑铺垫这么久,还让我以为你喜欢上我了,原来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用力把手从樱井翔的手中一点点抽离,大野智不理会樱井用力收紧手心的挽留,也不去看他哀伤的眼神,坚定地抽回自己的手,完全脱离樱井的掌握之后,向后退开两步。

不等樱井有所动作,伊坦一挥手,士兵们一拥而上,用绳索把大野智牢牢捆住,然后推着他的肩头,往门外走去。

樱井翔冲到他面前拦住去路,双手颤抖着托起他的脸颊,强迫他看着自己,可是大野智的眼神空洞的吓人,仿佛站在眼前的樱井翔只是空气,惊得樱井翔不由得松开了手,只这一会功夫,大野智从一个有些古灵精怪的小话唠,变成了被抽走灵魂的傀儡。

 

士兵们推着大野绕过樱井翔,粗鲁的动作致使刚包好的伤口又一次迸裂开来,血色很快透过纱布,沾染上刺目的鲜红,那红色刺激了樱井翔,他突然清醒了过来,冲到士兵面前,拔出绑在手肘的匕首,企图阻拦士兵把大野智带走。这时伊坦掏出火枪对准了樱井翔的头,不慌不忙地开口道:“樱井先生,感谢您的配合,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请不要妨碍我们,否则我的火枪可不长眼。”

樱井翔握着匕首的手暴起青筋,他暗自忍耐着,告诉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以免误伤大野智。咬牙切齿地退开,让出一条路,眼睁睁看着伊坦他们把自己心上的人带走了,带去囚禁在城堡里,带去了另一个男人身边。

 

小房间里很快只剩他和游医,游医揉揉被钳制得发麻的手臂,问道:“他到底是你们俩谁的猎物?”

樱井翔的手臂无力地垂下,匕首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猎物,松本润从一开始就没有信任过我,我们两个,都是他的猎物。



tbc


评论(2)
热度(16)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