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7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本章直接发不了,部分走外链



7.

一直到把所有的事务处理完,天都黑透了,松本润才从书房起身离开,慢慢走向卧室。

听到伊坦回来汇报后,松本润让人把大野智送到他的卧室,派了人去请医生,并且让仆人准备了精美的食物送过去,吩咐完一切他依旧留在书房办公,处理着沙城大大小小的公务。

 

外表看似平静,他内心的波澜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他一定要把手里的事情解决完再去见他,他要他们独处的时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要他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推开房门,借助壁炉快熄灭的微弱火光,他看到床上的被子里隆起一块小包,让他好找的那个人,正安静乖巧地睡在他的床上。

早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来打扰他们,松本润随手掩上房门,边走过去边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侧着身子坐上床沿,看着大野智清秀的脸。大野智的伤口被医生重新消毒处理过,又打了一针消炎,现在正在昏睡中。

干嘛要跑出去受苦,一别快两个月了,他竟然有些消瘦呢。松本润轻抚上大野智的脸,啧,还弄伤了自己,何苦呢。

 

深陷柔软的床褥,但大野睡得并不安稳,睫毛微微颤动着。松本润凑近去看他闭阖的双眼,长睫毛遮住了他最喜欢的蓝眼睛,那双透彻的蓝色眼睛,只一眼,就把他的心囚禁在了那汪蓝色深海。

 

不知时光久远,在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纪年,人族祖先们来到沙漠荒蛮之地,开疆拓土,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战胜重重苦难,与天地斗,与自然争,与毗邻的好战一族兽人厮杀,终于在西北沙漠核心地区逐步建立起欣欣向荣的传奇之城,沙城。带领人族的首领,便是传承最为悠久的松本世家。

到了松本润为城主的一代,沙城已经可以与东部森林精灵族、东南平原人族、西南风墟兽人族以及中部佐纳利山丘龙族分庭抗礼。

松本润是个智慧的领主,他带领人们设计建造了防沙漠飓风和沙尘的建筑群,窖藏天水,在温室里种植蔬菜水果,尽管产量远远低于土地肥沃的平原地区,但起码人们不用苦等一月一次的邮车从远方运送那一点果蔬,能吃到新鲜的。他铸造了防御工事,组织火枪宪兵队,让城中百姓不用再怕兽人入侵和龙的袭击。

沙城人们拥戴他们的城主大人,况且城主大人年轻隽秀,帅气逼人,趋之若鹜的提亲者都快要踏破城堡的门槛,可是他们的城主大人始终不曾婚配。

直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城主大人遇见了大野智。

 

听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外族人,在城内开了一家手工作坊,生意很火爆,引起了松本润的好奇,沙城生存环境跟其他人族王域比算是艰苦的,已经很多年城中没有外来人口,而且听说这个人云游四方见多识广,会制造很多沙城人很少见过的物什,如果真是优秀的手工匠人,松本润定要劝说他定居下来,教会沙城人制造工具。

 

换了便装,松本润没有带随从,独自一人去了旧巷。

找到人们说的那家店铺,门扇上挂着的牌匾上写着——大野智的小作坊。

原来这个人叫大野智啊。松本润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时候店里没有客人,靠墙四周的木架子上摆放着很多手工制作的器具,像是锻铁的刀具、抛光过的平底锅、铜质的酒杯、防盗的风琴柜等等沙城非常缺乏的生活用品,松本润一件件看过去,发现这些东西既实用,手工技艺和观赏价值也很高,件件都可以称之为精品。

小作坊的货品宣称完全手制,松本润表示怀疑,看着这些东西都是不同领域的商品,一个人怎么可能涉及多种领域,估计就是从各处买来贩卖到物质流通不甚发达的沙城,赚取其中的差价而已吧。

正想着,从内室走出一个身着利落束腰短衣的男子,头上戴着一顶小帽子,正用手擦着汗,看见松本润站在当中,语调欢快地上前招呼他。

“要买什么吗?随便看看啊。”咬字不是很清晰,透着股可爱劲。

松本润这才注意到他,无意中瞥去的目光被牢牢吸引住了。

湛蓝色瞳孔,区别于沙漠王域的种族特征,圆乎乎的脸上挂着可爱笑容,略有些长的头发被汗水打湿在额头,他用纤细的手擦着汗,松本润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很多划痕和茧子,看来这人就是店主了。

“我就是随便看看,你就是大野智?”

大野智正在后面工坊制作海螺号角,看出松本润感兴趣,就邀请他旁观。松本润站在大野智身后,看着他一点点锯开海螺的尖角,打磨光滑,过程中大野智一直在用黏糊糊的声音抱怨着烫死了,不时甩甩酸疼的手臂,终于在最后一道工序装上了纯银的吹口。

“这只海螺可是我亲自捞上来的哦!”大野智把号角递给松本润,“请你来吹响它的第一声吧。”

松本润接过来吹了起来,却没有吹响,他把它还给大野,大野嘟囔着,哪里出问题了呢?毫不在意举起号角就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呜~悠扬的号角被吹响。

“啊,吓死了,还以为没做成功哪。”大野智放下号角开心地说道,他没有注意,这边松本润却心跳加快闹了个红脸。

 

从那天起,松本润不忙公务就到小作坊去,一来二去两个人便熟悉起来,松本润没对他透露自己的身份,他就想像普通人一样交个朋友。在沙城他一人为尊,身边人不少可是却没有能够称为朋友的人,而跟大野智在一块,他可以展现出最真实的自己,想笑了就哈哈大笑不用顾忌形象,烦躁了可以撒撒娇让大野智来哄他,那段时日松本润感受到了真心的快乐。

 

生日那天,松本润从城堡举办的盛大宴会上偷偷溜走,私服跑去了大野智那里,大野智听说是他的生日,便要送他一件生日礼物,是一顶前天刚完成的手工缝制的帽子。

松本润收到过很多贵重的礼物,唯独这件生日礼物,让他觉得欣喜若狂。再也控制不了对这个人的渴望,松本润欺身把大野智围在了墙壁和怀抱之间,看着对方慌乱的眼神,抬手捏住了纤巧的下巴,带着霸道的力度吻上了他的嘴唇。

大野智使劲挣脱了他的钳制,把他推开,想要逃走却又被松本润扣住手腕抓了回来,松本润低声恳求他留在自己身边,跟他回城堡,他想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可是大野智拒绝了他。

松本润备受打击,那一刻他几乎无法用一贯的伪装来掩饰失望的内心,他从不知道他的心是如此脆弱。努力把想要脱口而出祈求的话吞进肚子里,松本润表面上恢复城主大人的威严,他告诉大野智会留给他三天的考虑时间,时间一到大野智如果仍不愿意他就要派人来把他押回城堡。

大野智给他的答案就是人去屋空。

松本润的愤怒可想而知。

现在好了,人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次再也不会让他有机会离开自己了。

 

挨近大野智,松本润发现床上的人在瑟瑟发抖,他把手探进被子里,发现他正在发烧,烫人的热度让松本润吃了一惊。


移步



tbc


评论
热度(16)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