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8-9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8.

樱井翔深入佐纳利山丘西南的风蚀岩山谷腹地,寻找着龙留下的蛛丝马迹,搜寻了三天,一条龙也没有碰到。

异特龙,属于有色龙种类,凶猛异常好攻击人,只有在风蚀岩地区才能碰到。樱井翔紧了紧衣服,裹住冻得发僵的身体,明知松本润故意刁难自己,但为了救出大野智,也只能冒险了。现在他心急如焚,清楚松本润对大野智的执念,他怕时间越久对大野智越不利,松本润既然又提出新的契约,到时候自己提了龙头去,他不敢言而无信。

可是,大野智能等吗?

 

第四天傍晚,樱井翔的搜寻终于有了发现。在一块巨大的风蚀岩下面有个山洞,樱井翔钻进山洞,发现了带着花纹的龙蛋碎片,从蛋壳的花纹可以看出,这应该是金属龙的蛋,但不是因为Drake的孵化,而是被牙齿咬碎的。这山洞里住着的应该就是异特龙,异特龙会袭击金属龙的巢穴,抢走龙蛋果腹。

樱井翔决定再此守株待兔,等待这条异特龙回巢。

 

重新装备了背包里的武器,观察了洞穴里的地形,布置了一番,洞穴很大,有不少可以藏身的石柱,樱井翔找到一处隐蔽的石柱,躲在后面,坐了下来静静候着。

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洞穴内更是昏暗,而且充满腐烂的恶臭和干涸的血留下来的铁锈味,这让樱井翔想起了曾经他在风墟生活着的日子。

 

樱井翔在兽人、半兽人聚居的风墟王域出生,他的父母都是人类。兽人族高大强壮,暴躁好战,最不喜欢体力相对弱小的人类。樱井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离开人族生活的王域定居在风墟,在这里他们备受欺压,被赶进都是老弱病残的穷街陋巷生活,街头经常有病死或者被打死的“弱者”,到处充满血腥。在这样弱肉强食的环境中,他艰难地长大了。经常跟兽人打架,他因此变得强大,身形适中的他比兽人更具有敏捷灵活的优势,终于依靠战斗力他们家赢得了一席之地,搬去了比较好的街区生活。

 

本来以为从此安稳度日,却在某天,一个闯进家门的人类,把樱井好不容易挣得的一切都毁灭了。

一个伪装成口渴路人的人类强盗,骗母亲开了门,抢了他家的金币,用火枪杀了他父母,刚从外面回家的樱井翔也被躲在暗处的强盗打伤了肩膀。就在强盗上前准备补上一枪的时候,一直追踪着他的半兽人赏金猎人赶到并当场结果了他。

浑身染血的樱井翔,抓住了救了他的赏金猎人的裤脚,“告诉我怎么才能成为一名赏金猎人?”

 

失去双亲的樱井翔,明白了一个道理,兽人当中也有好人,人类也会很坏。

樱井翔考取了注册赏金猎人。从那时起,他变得玩世不恭、逍遥不羁,日日往来在治安相对不好的沙城和风墟,不停接赏金令,奋不顾身地追击犯人,弄的满身伤也不怕,得到了赏金再满不在乎地花个精光,或者喝个酩酊大醉,没有什么人让他牵挂,也没有什么事让他在意,不在乎能活多久,也完全不考虑未来。

只是他再也不回风墟,他没有家。

 

他想起了大野智,他遇到的大野智,想念他歌唱的那首暮歌,唱给归家的旅人,大野智令他有了不再漂泊的念头,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的人,那个人就是大野智。

可是却因为自己的犹豫跟懦弱毁了这一切,毁掉了一个带给自己希望的人。

有时候做出的决定在当下似乎没什么不对,时过境迁,也许就会后悔,但是已经那么做了,想要挽回,就怕没机会了。

不管大野智原不原谅自己,樱井翔都下定决心要从松本润手里把他救出来,然后,把他的自由还给他。

 

 

洞口一阵风刮过来,仿佛怪兽呜咽。起风了?樱井翔心想,在风蚀岩地区起风是家常便饭,可是不对,风里面有一股怪味道。

是龙!恶龙回巢了!

果然不久便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凭声音可以判断出体型大小,这大概就是一条异特龙了。

樱井翔屏住呼吸,等待着战斗时刻的到来。

 

异特龙是不能飞的种类,但他们一般会长到十几米高,身长数十米,牙齿锋利,好斗凶残,会攻击同类。面对体型庞大的龙,靠蛮力绝不可能取胜,樱井翔早有计划,就等龙自投罗网。

目标渐渐走近,还没进洞穴,脚步就使得地上的小石砾都在颤动,腥臭的鼻息喷进来,樱井翔赶紧把领巾往上系了系遮住口鼻,要不然会被熏晕过去。

异特龙进了洞穴,好像没什么异常,可是刚放下前足,就踩到了一处机关,从两侧的洞壁上射出来两道网,缠住了两只前足,异特龙没防备地被攻击了,顿时异常愤怒,拼命挣扎,甩动的尾巴刮擦着石壁,碎石飞溅,有些溅到樱井翔藏身的地方,打中了他,他依然忍着,时机还未到,不能轻举妄动。

龙怒吼、冲撞,却不停踩到其他机关,很多猎网弹出来缚住异特龙,越挣扎越紧,龙的体力被一点点消耗,终于行动速度缓慢下来。

 

就是现在,樱井翔从石柱后面飞快地窜出来,向着龙的头颈部投射一枚钢钉,挟裹着劲风的钢钉深深没入龙粗糙的皮肤下,龙受痛大叫,樱井翔跳起来,借着蹬在石壁上的力量,几下跳上了龙脊背,又从另一面跳下去,钢钉尾部连着的钢线已经绕着龙头围了一圈,樱井翔迅速把另一端联系着的钢钉钉进石壁,将龙拴在了石壁上。

被阻碍行动的龙看见入侵者,勃然大怒,朝樱井翔扑过去,极细的钢丝勒紧龙的脖子,但是看见猎物不杀死不罢休的习性让龙依然想要袭向那个人类。发狂的龙疯狂撞向四壁,樱井灵活地躲避着掉落的石块,钢丝勒紧,深入皮肉,龙血飞溅,樱井拔出匕首,靠近龙的身躯连刺几下后再躲起来,血流的更快了,狂怒和伤痛折磨的龙筋疲力尽,这样的攻击与躲避持续了半夜,龙终于倒下来,而在自重下坠的同时,钢丝割断了龙的脖子。

分成两部分的龙的躯体,砰然倒地。

樱井翔扶着石壁喘了一会,感觉体力有所恢复,便走上前去,割掉残留的血管,把龙头装进包裹里。

做完这一切他一刻也不停留,拿着包裹向山下走去。

 

 

天未亮,邮车已经驶进沙城驿站。

在还没有睡醒的乘客中,有两个人,是第二次踏上了沙城的土地。

相叶雅纪看着他的搭档兼爱人二宫和也,后者正头靠在他肩上睡着。二宫和也是个聪明人,观察力强,记忆力又好,天生做情报贩子的料儿。相叶自己是个赏金猎人,本来他们搭档,二宫负责收集情报,把合适的工作交给相叶做,其余的情报则出售,相叶则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工作,因为猎人的工作有一定危险性,而且相叶喜欢一个人干。上一次是二宫嚷嚷着很久没有从家乡出来看看,于是便找了个简单的寻物工作,非要跟相叶一块完成,顺便出来逛逛。

于是二人来到沙城,可是在赏金令酒馆,二宫有钱不赚非好汉的毛病又犯了,二宫过目不忘,他发现他们在驿站碰到的人正是最高奖赏的标的,由于相叶不想接,他便出售情报给了接受赏金令的另一个猎人樱井翔。

 

因为寻物任务他们又到了东南的彩虹之境,意外发现这里也有一份寻人的赏金令,令上的标的竟然是同一个人——大野智。

二宫和也说着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到处有人找他,一边手快地揭掉了赏金令,相叶雅纪都来不及阻止。

然后他们就被请到令主面前,令主许诺任务完成给他们丰厚的奖赏,二宫立刻同意了接受任务。

到哪里去找那个人呢?

之前透露了他的情报给那个赏金猎人,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抓住,不管怎样,他们只能再一次去往沙城。

相叶雅纪本不想趟这趟浑水,明显围绕着大野智这个人的关系很混乱,搞不好弄得自己身家性命也得搭进去,他带着二宫,不想出一点纰漏,可是二宫和也执意要去,而且已经接受了令主的契约,相叶拗不过自家爱人,只好十二分小心,一切以二宫安全为优先,于是他们搭上邮车回到了沙城。

 

车进了城门,相叶摇醒二宫,告诉他到了。两人下了车,不约而同向上次那个酒馆走去,要打探消息,那里最快了。

老板刚开门,还没有把桌椅摆放好,两个人就推门进来了。

“喂,还没开始营业,你们来太早了。”老板道。

二宫和也走近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赏金令,展开来给老板看,“老板,这个人,记得吧,现在他在哪儿?”

老板定睛一看,连连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啊。”

相叶急性子,走上前一步揪住老板的领子,喝问道:“别装傻,快说!”

“嘛嘛,aiba,能用钱解决的就别动手。”二宫拦着相叶,对老板说道:“说吧,给个数,我从你这卖情报。”

这是个行内的,老板伸出两根手指,“两万金币。”

话毕二宫松开拦着相叶的手,“好了,给我打!”

相叶提拳要上,老板赶紧抬手挡着脸,“别别,两千。”

“打!”

“五百,五百行了吧。我不敢乱说啊,弄不好丢了性命。”

“哦?”二宫来了兴趣,“你先说,我听听值不值这个价。”

老板不太愿意,看着瞪着他的相叶又不敢不说,“这个大野智啊,已经被抓到了,现在关在城主的城堡里……”

二宫看出老板欲言又止,眼神一立:“全说出来,不然……”说着淡色的瞳孔竟然变成深色。

老板也是见多识广的,看出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为了避免吃苦头便和盘托出:“不过后来,抓他的赏金猎人反悔了,反倒想要救他出来。”

“哦?”二宫与相叶对视一眼,这倒是第一次听说,猎人要从令主手里救人,“然后呢?救出来了吗?”

“那就不清楚了,那个猎人没再来过,你可以去城堡打听看看。”

二宫略一思索,打定主意要参与这件事了。

给相叶使了个眼色,二宫拿出钱袋,数出二十枚金币,给了老板,“你这个情报,只值这个价。”说完两人一共走了出去。

老板拿着金币,欲哭无泪。

 

 

松本润沿着旋转的楼梯走下地牢,下面冰冷潮湿,散发着霉味,墙壁上点着的火把火光微弱,墙上长满青苔,不时还往下滴水。

大野智已经被他关了好几日,每天守卫都汇报,他不肯好好吃饭,他还没有松口。不松口那就继续关着,松本润也不肯退让。

今天批阅完文件,松本润决定亲自来看看他会不会有所松动,毕竟地牢不是让人愉快的地方,也许他受不了了,就答应了。

他走到关着大野智的牢房门前,往里面看去。大野智身上还是那件薄薄的睡袍,被铁链锁在墙边,由于身体的虚弱只能跪在冰冷的地上,垂着头,头发长长地遮住面孔,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谁让你们锁着他的?!”见状松本润大怒,“马上给我打开。”

牢门打开,松本润冲进去,扶起大野智的脸,他的眼睛闭着,气若游丝,浑身冰凉,对松本润的呼唤没有反应。

“来人,打开锁链。”松本润大喊道。

伊坦走进来说:“大人,锁着他是因为他之前完全没有求生欲望,有自残行为,也不进食,只有锁住他强灌进去。”

“给我打开,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力气自残?!”松本润咬牙切齿地说。

锁链被打开,大野智直直栽倒,松本润接住了他,正要打横将他抱起来打算回到城堡里,谁知这时大野智突然睁开了眼睛。

“放我下来。”气息奄奄地开口。

“……不要固执了,就答应我好么?”松本润的语气已经带了点哀求。

“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伊坦和守卫都站在旁边,松本润脸色变得难看。我都这么求你了,还是不行。

松本润放下大野智,转身走出地牢。

铁门在他身后落锁。

既然得不到,那就彻底毁掉吧。

 

 

“好了没有?”相叶性急地问。

“你急什么?别吵我。”二宫和也正集中精神,发动他的感知能力,虽然他没有直接接触过大野智本人,但是他接触过与他有着血缘联接的令主,凭着同缘血统的气息他在城堡外围一处隐蔽的地点,发动感知在城堡范围内搜寻着那人的位置。

“好像没有啊,难道被老板骗了?”

“没有?不会吧,还是说,已经死了?”相叶说道。

“闭嘴,他可不能死呢,我还要完成契约呢。”二宫更加集中精力,再次用感知仔细搜寻着。

“啊,有了,在地下,但是气息非常微弱。”二宫和也叫道。“周围还有人,可能是看守,一共有两个。”

“那你用空间移动啊。”

“笨蛋,空间移动只适用于去过的地方。”二宫摸着下巴,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我的看家本事还没有全使出来呢。

 

啧啧,这才多长时间,怎么搞成这样?隐身了的二宫和也站在躺在地上的大野智身边,内心感慨着他的模样,之前在驿站打过照面,那时候这个人还神采奕奕的呢。

还是快把人带出去吧,看来伤得挺重。

用空间移动术回到等候在城堡外的相叶身边,“看到他了?”相叶雅纪问道。

“嗯,走吧,快一点,他情况不妙。”二宫和也拉住伸过来的相叶的手,瞬间两个人消失了。

与此同时又出现在了大野智的牢房内。

“喂!”门外站着的守卫看见牢房里多了两个人,刚要大叫,相叶雅纪拿起手里的吹箭,瞄准守卫,唰唰两下,守卫应声倒地。

“睡一觉吧。”相叶得意地收起麻醉吹箭。

相叶弯下腰抱起地上的人,二宫和也搭上他的肩头,“回家喽。”话语的尾音还在空气中没落地,地牢里三人的身影都已经不见了。

 


 

9.

远处的沙漠垂直卷起一股风暴,移动着,逐渐接近沙城。

屠龙的勇士,终于赶在沙尘暴之前回了城。

已是夜深,樱井翔被带到了松本润面前。

满心以为自己达成了契约,松本润应该无话可说放人了,结果却得到了令樱井几欲心死的消息。


——“我没法把人交给你。”

——“因为他已经死了。”

 

死了?

怎么可能?不过才分开两周。

樱井翔从灭顶的打击中稍微稳定心神,几步跨到松本润面前,双手揪着他的领子,把人从端坐的椅子里提起来,凑近盯着他的眼睛,狠狠地说:“你在骗我,松本润,愿赌服输,我赢了,快把人交出来!”

“你给我放手!”松本润声音冰冷。

 

今天早些时候守卫突然来报,地牢里关押的大野智人不见了。

松本润亲自去查看一番,以之前大野智的身体状况来看,绝不可能是自己跑的,即便牢门口的两个守卫中招,他绝不可能从城堡逃走。

可是下令翻遍了城堡,都不见大野智踪影。

守卫没有漏洞,没有任何人发现,就算有内鬼也不太可能,从地牢出去到大门,有数道门,都有人把守,有内鬼也不可能通融那么多人。

如果不是有内鬼,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只能是另有高人把他救走了。

 

总之,松本润也完全无从找起。

完全消失。

就算不消失,他在松本润这儿也算个死人了。

不说不笑不哭不闹不吃不喝,对他熟视无睹,等同于已死之人。

而且,松本润瞪视着樱井翔,就算他还在,我也绝对不会交给你!

 

“放开!”松本润从书桌的暗格里拔出一把枪,指着樱井翔的脑袋。

两个人像争夺猎物的猛虎,互相敌意地对视着。终于樱井翔慢慢松开了手,颓然垂下,一副斗败了的模样,松本润也没比他强过多少,他把枪丢回来抽屉里,无力地向后倒在椅子中。

 

“我要他的尸体。”

“什么?”

“我要他的尸体!”樱井翔重申,“你不是说他死了吗,我要他的尸体。”

松本润仔细审视着樱井翔的脸,从进门时的势在必得到现在面如死灰,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听闻大野智的死讯,他的灵魂仿佛也死去了。

要尸体?要殉情么?

既然龙都杀不死你,你就自裁吧。

松本润开口道:“我派人把他丢到东边的沙漠荒郊了,要找你自己去找吧。”

樱井翔听到之后疾步退出房间,转眼便离开了。

 

伊坦走进来,问道:“大人,要不要派个人跟着,暗中把他……”说着比了一个杀的手势。

“不必了,”松本润摇摇手,“他奔东郊荒漠去了,飓风正从那边来,他是不可能从沙暴飓风里活着出来的。”

“现在当务之急,派人去给我找大野智的行踪!”松本润吼着说。

“是,大人。”伊坦很快退下去了。

不可能再用赏金令了,伊坦叫了心腹,吩咐他几句,命他出城去了。

 

沙尘暴前阵已经到了,樱井翔依然连夜出了城门,骑着Suzuki直奔东部。

夜晚加上沙暴,带着头盔的樱井翔像个盲人,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不能回去躲避风沙,如果不马上找到大野智,就会被一晚上的风沙掩埋掉。

他看松本润的神情不像说谎,他的表情下是一种强忍着的哀伤,一种永失吾爱的悲怆。

 

 

樱井翔从西向东骑行,快到沙漠与山丘边缘的时候,正迎头遇上从东向西席卷而来的沙暴。

黄褐的砂砾像暴雨一般击打在他的头盔上、身上和车上,面罩很快就被划得看不清楚路了,车身的喷漆也几乎被打磨殆尽,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和砂石摩擦的尖锐呼啸。再往前骑阻力极大,最坏的是,他现在迷失了方向感,不知该往哪里走,找不到风暴眼也闯不出去,哪里都是昏黄一片,好像永远也出不去了。

当樱井翔想要就此放弃追随大野智而去的时候,突然正前方出现了一片巨大阴影,光线的原因阴影忽隐忽现,但总是在他视线能及的地方再次出现,仿佛在给他带路。

樱井翔加大油门,紧跟上空中导航的阴影,就在快要走出沙暴重见光明的时候,机车没油了,他被迫停了下来,眼看又要重回阴霾之中的时候,阴影重新出现,而且很近,近到一双利爪直接抓住车头,拉着他往前走,很快钻出沙漠风暴团,站在岩石裸露的土地上。

风暴团继续西移,樱井翔终于走出了沙尘暴。

他摘下头盔。冲着在天上滑翔着的救命恩人大叫她的名字:“sami!”

 

一段时日不见,sami长大了,龙的成长期本来就短,sami从幼年Drake飞速长成了翼展数米的暗红金属色翼龙。

黑夜已经过去,漂亮的暗红金属色鳞片在初升的朝阳映照下闪耀着火焰般的瑰丽光泽,远看就像一团火焰在半空中飞翔。

这团火焰从空中向樱井翔俯冲下来,樱井翔正高兴地跟久别重逢的sami挥手,笑着笑着就愣住了。

Sami已经快俯冲到眼前,却还没有减速的迹象,马上就要撞倒樱井翔了,樱井大叫一声往旁边扑倒,sami的翼尖险险擦过樱井翔的衣服,把衣服划破一道口子。

樱井翔是堪堪躲开了,sami在重新拉升高度之前忽地从喉咙里喷出一团火焰,正击中机车,机车轰地一下燃烧起来。

樱井翔愣在地上,忘了站起来。幸好已经没油了,不然这一下非得爆炸。

樱井翔看向飞舞在空中的sami,正冲他做着丢东西、张口吞咽的动作,瞬间明白了,她是在问大野智去了哪里了。

“sami,你生气也是对的,烧车也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是我把智弄丢了。”樱井隐忍了许久没流下的泪终于夺眶而出。

 

Sami远远朝他飞过来,用嘴叼起樱井翔的衣领,一甩头,把樱井翔甩到自己背上,然后忽地一下子冲上云霄。

“哇哇哇(PД`q。)·。。”樱井翔吓得大叫,紧紧抓住sami头上的翼角,闭上了眼睛不敢往下看,“你要去哪儿,我不想上天呐我害怕。”

 

爬升上高空,sami开始飞得平稳,樱井翔小心翼翼睁开眼,偷偷看着下面,他们飞过了山丘、谷底,飞过河流,终于看见了郁郁葱葱的森林。

 

满眼都是绿色,在森林的包围下,终于出现了一座城池。

那是精灵族聚居地,比佐纳利森林更茂密的森林地区,东部的王域——精灵之森。

整座城池用灰色理石砖建筑而成,城中家家都有花园,植物种类繁多,尽管已是秋季,城市仍是绿色居多,精灵们喜欢大自然。

 

Sami开始向下俯冲,速度飞快,樱井翔又不敢看了,闭起了眼睛。

感觉到sami好像是着陆了,樱井翔睁开眼,sami抖了一下,把樱井翔给抖落在地上。

踉跄了一下才站稳,樱井发现他们来到了一户独门独院的庭院里,有个面积不小的花园,布置的很漂亮,甬道上铺就的白色石砖,花圃种满粉白粉蓝等各色的花朵,收拾的也很整洁干净。

正在疑惑这是谁的家,背后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sami?你来了。”

 

咬字不是很清晰,尾音黏黏糊糊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的声音!

 

缓缓回过头,绕过花园的小路,房子门口的一张躺椅上,盖着毛毯依靠在上面的人,不是大野智是谁?

 

大野智看见从院子里走出来的樱井翔,也愣住了。

半晌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愣愣地对视着。

 

他没死,真是太好了。

虽然清瘦了许多,看见自己的反应也有点冷漠,不过都不重要,活着就好。

樱井翔的眼泪再次滑过脸颊,他冲了过去扑在躺椅上的人身上,紧紧拥他入怀,眼泪顺着下巴滑过,坠下去淌进大野智的衣领里。

相比樱井翔的激动流泪,大野智的反应太平淡了,除了最开始的呆愣,他保持着淡然,直到樱井翔过来抱着他哭,才有所反应。

“樱井先生,请你放开我。”礼貌而疏离的声音,好像跟他刻意保持着距离。

虽然心疼但是能理解,自己伤害他太深了,怪自己也是应该的。

樱井翔起身姿态正立,用臂膀圈住大野智,分开一点距离,面色诚恳地道歉道:“真的对不起了,智,之前是我做错了,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要把你交给松本润,这一点没有骗你。”

 

大野智咬了咬唇,并不想听,伸手挣开他半圈着自己的怀抱,拉开毯子,站了起来。

他的双腿上,绑着一双金属制的钢架,扶着椅子慢慢站立起来,一步一步缓慢地扶着墙向屋内走去。

看此情景樱井翔惊呆了,呆愣在那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正在这时屋内走出来一个高个子男子,迎上来搀扶大野智:“o酱,你要进来喊我一声嘛,我给你抱进去。”说完打横把大野智抱起来。

“啊咧。”男子看见了樱井翔,认出了他,说道:“很快嘛,就找来这里啦!”

“爱拔酱,送我回房间吧,我不想见他。”怀抱着的大野智开口道。

高个男子看了一眼樱井翔,耸耸肩,抱着人走进房间里去了。

不一会出来了一个跟大野智身量差不多的男子,眯起淡色的眼珠打量樱井翔一番,撇撇嘴道:“进来吧。”

来人正是那时卖大野智情报给自己的商人。

樱井翔心里好多疑惑亟待解开,于是跟着男子走进屋里。

 

 

当时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把奄奄一息的大野智接回他们的家乡——精灵之森的时候,这个人仅剩一口气了,相叶抱在怀里几乎感觉没有多少重量。

要救他,必须立刻把人送去生命之树。

 

精灵族和龙族的边界线上,有一株古老的树,被两族人共同尊崇为生命之树。精灵们生病或是年老将死,接受生命之树的净化和治疗,就会重返健康和年轻。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虽然不能起死回生或者返老还童,一些疑难杂症都是可以治愈的。

相叶和二宫带着大野智登上生命之树的祭坛,让他平躺在树下,便退开到远远的地方看着他。

生命之树的枝条延展、伸长,像触手一样伸出来,按在大野智的额头上,向他的体内输送着生物电信号,终于惨白的脸色有所缓和,大树又伸出更多地触手,缠住他的手臂、双膝,钻进袍子里贴上心脏部位,释放出更多生命物质和治愈信号。

治疗持续了数小时,终于所有的触手都收回去了,大野智也睁开了眼睛。

 

二宫他们告诉大野智,是他们把他从地牢里救了回来。

两人商量好了,把大野智带回自己家照顾,让他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大野智无声默许了,于是便住了下来。

每天相叶雅纪抱着他去生命之树进行治疗,很快大野智手臂上的伤口愈合,而膝盖在阴冷潮湿的地牢里跪地所致的伤较为严重,寒侵入骨,尽管经过生命之树的治疗,到现在还经常疼痛,相叶他们给他找来两个钢制骨架,套在膝盖上固定伤处,大野智自己慢慢也能站起来行走了。

只是心伤难愈,大野智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有时候坐在花园里晒太阳,一天可以一句话不说,也仅是二宫和相叶拉着他没话找话时,才稍微能对谈几句,而除了小花园以外本根不出门。

 

二宫是开赏金猎人酒馆生意的,干情报买卖,他们家一楼前身就是小酒馆,二宫取名为Friday Faraway,来的客人都是赏金猎人,大野智从不到前面去,可能是怕触景伤情。

而sami,则是龙族来祭祀生命之树的时候,重新遇见了大野智。

樱井翔很感激sami,要不是她,自己就被困死在沙暴中心,要不是她,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大野智了。

 

樱井翔对二宫两人说:“我要留在这儿,照顾小智,即便他不愿意理睬我。就当是我赎罪了吧。”

“不行,都住在我家算怎么回事啊?”二宫立刻反对。

“我给你房租。”樱井翔说。

二宫略一思索,“那你除了照顾智君以外还得帮我干活!”

“可以。”

“成交!”

 

就这样樱井翔也住了下来,二宫和也在三楼、大野智的房间旁边给他安排了一间房间。

对此大野智没任何表示,只是从此连房门也避而不出了。

 

二宫和也对樱井翔说过,哀莫大于心死,智君是对你死心了,也不光是对你,可能对任何人都死心了。

“反过来说,樱井翔,你以为你做下那种事情,现在想挽回,道了歉、做点事情,人家就必须要原谅你吗?”

樱井承认二宫说得对。大野智不理自己,樱井翔也不气馁,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不求原谅,只希望能陪在他身边照顾和保护他就好了,其他的他根本不奢望。

——是你给过我对生的渴望,对一个家的向往,所以守护你,也是珍惜我自己。

 

回家的路,还有多长

再一次走进你心里的路,还有多长

不管有多长,哪怕穷我一生,也甘愿

 

 

在樱井翔的细心和耐心之下,大野智有一丝暖化的迹象,能够下楼来在庭院里到处散散步,可以自己慢慢走去生命之树那里接受治疗,能跟樱井翔在一张桌子上坐着吃饭,但同时必须有其他人。还是不跟他说话也不看他,如果只有他的樱井两人独处,他立刻就回楼上房间锁上门。

尽管这样,樱井翔已经很满足了。

偶尔大野智也帮着二宫或者相叶干些活儿,虽然话少,但是那双拥有纤细手指的手很灵巧,做什么像什么,安安静静在一边干一下午活儿,樱井翔在旁边打打下手,没有对话,就这么默契无声地合作劳动,在樱井看来,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终于又一次,sami飞回来看望大家的时候带来了罗勒荔枝,樱井翔一边吃一边大赞,吃得满脸都是汁水,大野智噗嗤一声笑了。

桌子上其他三个人都齐刷刷看向他,他立刻收回了笑容,低头沉默地剥着罗勒荔枝,顺手递给了相叶雅纪。

 

久违了的笑容,他终于会笑了。

樱井翔激动地内心却有些想哭。

 

 

二宫和相叶这对恩爱的小情侣,偶尔也有吵架的时候,这不,不知道为了什么,拌了几句嘴,相叶雅纪一气之下跑出去,店里的事情也不管了,二宫和也也气鼓鼓地,在柜台里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樱井想自己应该劝劝,毕竟他们两个是自己和小智的大恩人,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那个,nino,你们别生气了,和好吧。”樱井翔发现自己也不会劝人。

二宫抬起头冲樱井翔招手,“樱井先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樱井翔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忙?”

二宫从柜台地下拿出一张赏金令来,递给樱井翔。

樱井接过来一看,哭笑不得。

 

上面写着:悬赏抓捕相叶雅纪。赏金:一碗咖喱饭。令主:二宫和也。

这算什么。情趣吗?

 

樱井摇着头把赏金令还给二宫,“你们就别闹了,相叶雅纪不是在森林里瞧动物就是在隔壁吃拉面,这么近你去找他回来不就好了?”

二宫和也翘起下巴,“我去找他?做梦吧!”

他看着樱井翔,“喂,你去不去,不去也行,今晚正好轮到智君做饭,智君亲手所作的咖喱饭哦!你不去我就不让他给你吃,你看到时候他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好好,我去,我去帮你把相叶揪回来好吧!”

 

走出大门不远,正看见大野智慢吞吞地走在前面不远。这时候应该是去生命之树治疗腿伤。

樱井翔跑到大野智身边,伸手欲去扶着他,平时都是相叶陪着他去,今天相叶闹别扭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大野智便一个人出门了。

刚要触碰到大野智的手,大野像是被烫了似的缩回手,差一点失去平衡摔倒。

樱井翔看他如此抗拒,便不再坚持,只是说:“小智,我不扶你,让我在旁边陪着你走吧?”

“不用。”简单的回答,也是一种进步,大野智终于同自己讲话了!

虽然是拒绝自己。

樱井翔试探着再问一句:“我就只跟着你,不会烦到你的。”

“真的不用!你再跟着我就回去。”大野智急了。

“好吧,那你慢慢来,自己加点小心。”樱井赶紧往回收,见好就收吧,这条路他也往来好多回了,应该没事的。

樱井翔走开去寻找相叶雅纪去了。

 

大野智独自缓步向前走着,听见背后树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个樱井翔,还在偷偷跟着!

大野智生气地回过头来冲着身后的树丛里喊道:“说了要你别跟着我!到底想要干嘛?”

不是樱井翔,树丛里爬出来一个人,浑身是血,听见自己的声音奋力抬起头来,把沾满鲜血的手伸向自己。

晴天霹雳一般,大野智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数月前,又回到了沙城。

那个人是松本润!




tbc


评论(2)
热度(15)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