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10 R

旧文  连载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本章R部分走外链




10.

樱井翔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大野智的呼喊。

他赶紧往回飞奔。

跑回到原来的地方,大野智人好好地站在那里,樱井翔揪紧了的心终于放下了。

顺着大野智的眼神看去,在地上满身鲜血的人,竟然是沙城主松本润!

 

松本润怎么会到这里来?又怎么弄的满身是伤?

松本润身负重伤,可是还是努力朝着大野智的方向一点点爬过去,最后一动也动不了了,眼睛还是看着大野智。

樱井翔正在想该拿他怎么办。当初这个人可是想要毁掉大野智的啊,还故意欺骗自己,想要隔开他和智的联系。

 

突然听见智在呼叫自己的名字:“小翔,背后,危险!”

耳朵捕捉到扣动弹夹卡笋的声音,根据风的速度和方向,樱井翔迅速弯腰低头,侧扭过身子,一枚大号子堪堪擦过他身边,射进旁边的大树里。

樱井翔判断了子弹来到方向,掏出钢钉手一抖投射了出去,钢钉带着钢线缠绕上隐藏在草丛里的埋伏者的手枪,极细极韧的钢线收紧,齐刷刷锯断了枪管。

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樱井翔瞬间到了埋伏者眼前,双手合握成拳,一记重锤击中后脑,偷袭者立即昏死过去。

“沙漠之鹰啊”樱井翔惋惜地看着地上枪管断成几截的枪,遗憾地啧啧嘴,“可惜啊主人不对。”

扫视四周,再也没有埋伏了。

樱井翔奔回大野智身边,安抚地伸出一只手揽在大野智肩头,大野智还没有从看见松本润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破天荒地没有拒绝樱井翔的触碰,樱井翔又紧了紧搂着肩头的手臂,传达给怀里的人力量。

“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樱井翔揽着大野智,走近松本润,查看他的伤势。松本润的背上被刺中一刀,小腿中了一弹,失血严重,已经昏过去了。

要不要救他?樱井翔看向大野智。

大野智也扭过头看他,“翔君,我们把他送到生命之树那里去吧。”

终于不是樱井先生了,称呼又进了一步,樱井翔内心乐开花。大野智说救情敌,好,那就救。

 

头顶突然树叶抖动,樱井翔把大野智搂在怀中,警惕地观察头上的大树。

树枝一阵晃动,相叶雅纪从树上跳了下来。

看到地上躺着昏迷的松本润和偷袭者,相叶收起了平时玩笑的表情,他把手里的武器背在背后,告诉樱井翔方他撞见几个人在追杀昏倒在地的这个人,看他们的装束应该是外族人类。

“我看不过去便出手救了这个人,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说罢他踢了踢偷袭者。

“你有绳子吗?帮我把他绑起来。”相叶说。

樱井翔用自己的钢线把偷袭者在大树上捆了个结实。

 

弯腰搭起昏倒在地的松本润,相叶雅纪要送他去生命之树治疗。相叶让樱井翔带大野智回家,把情况跟nino说一声。

樱井翔叫住相叶,“治疗完你也赶紧回家,二宫急着找你呢。”

 

顺理成章地搂着大野智回了家。

把情况跟二宫和也说了,二宫说这事得上报精灵族长,有外域人口在精灵之森搞暗杀,事态很严重。

  

 

相叶二宫家客厅,围着桌子坐着五个人,大野、樱井、相叶、二宫,和松本润。

那天相叶雅纪从生命之树那儿回家,把治疗后伤势愈合大半的松本润也带回家了。

完全没想到,这个人就是沙城主。

得知相二两人就是救出大野智的人之后,松本润也赖在这儿不走了,没有空余房间就住在客厅沙发上。惹得二宫天天数落相叶,一直嚷嚷着怎么都住我家了,又不是旅馆。

但总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在二宫的建议下,五个人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松本润首先发问,他关心二宫和相叶是如何把大野智营救出去的?

很简单,相叶说,“我们家和也是精灵族,稀有精灵,会很多法术。”

“怎么稀有了?”松本润问。

“他是男的啊,难道你没注意,森林里大部分居民都是女性,男性精灵数量相当稀少,其中最好的在我家。”相叶一脸骄傲。

 

接下来大家请松本润说明他为什么会在精灵之森遭到暗杀。

松本润分析,在大野智被相二两人营救之后,他不死心地派人到处搜寻线索,身边的事务官伊坦派出去的人回来,说有人在大陆东部看见过大野智,于是自己就带着几个守卫士兵亲自来东边寻找大野智,没想到在森林边陲竟然遭遇暗杀。知道他此行目的地的只有事务官伊坦,仍然留在沙城代理主事,松本润担心伊坦已经背叛了自己,很可能发动政变推翻自己的城主地位。

“那你还不尽快回去?”樱井翔问。

“我知道你想我走,”松本润瞧了一眼大野智,后者一直低垂着头,并不看任何人,也不发言。

“那天我被躲在草丛暗杀者击中,倒在草地的时候,记忆里的事情都回现在脑海,当初我做过的事情的确特别糟糕,伤害了智。”

听到这大野智像是过电一样剧烈抖了一下。樱井伸手过去在他的背上轻拍着抚慰着他。

“当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却听见熟悉的声音,是智在说话。”松本润继续说道,“当时我想,就算死也好,我很想再见智一面,也许,我应该亲自说,对不起。所以我拼劲全力爬了出来。”

他没想到真的是活生生的大野智。

松本润看到他的那一刻,在失血中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才看见他。被救回来以后,住在相二家,看见智虽然性情与过去大不相同,没了那种活泼,可是似乎平淡地幸福着。有樱井翔陪着他,有相叶、二宫这样的朋友包容着他,也许,自己退一步成全才是正确的选择吧。

 

“智,真的对不起,我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痛,伤害了你的身体,”看着大野智腿上的金属骨架,心痛万分,“还有欺骗你和樱井翔,刻意分开你们。樱井先生一直都是牵挂你的,所有抓你的人是我安排好的,因为我担心樱井先生不会履行赏金令的契约不肯交人,还骗他进了沙暴区。”松本润想通了,把一切和盘托出。不喜欢的人,无论怎么强求,都不是自己的。何必横插一脚分开应该在一起的人。

 

一番话说的大野智抬起了头,看着松本润,又看着樱井翔,蓝眼睛一点点湿润,终于眼泪落了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揉着眼睛呜呜地哭泣起来。

樱井翔双手搂着他,让他靠在怀里尽情地哭。

终于不再像是木偶一样了。

能哭出来就好,说明心还活着。

 

大野智哭得直抽噎,一边还嘟囔着,断断续续地听得出在说“你还强迫我,抱我,最可恶了。”

樱井翔抱着他,温柔地哄劝道:“没事了小智,不管怎么我都喜欢你,我不在乎这些。”

松本润:浓颜问号?

二宫和相叶对视一眼,这不对啊,明显这里面有误会。

 

待到大野智哭过后平静一些了,二宫和也试探地问他:“智君,你懂得怎么样叫做/爱 吗?”

大野智顿时脸红似火,闭上嘴一言不发。

这样不行,二宫当机立断,兵分两路。

他带着大野智上楼去了房间,拉着他坐在床上问他松本润怎么抱他的。

大野智难为情地支支吾吾说了当时的情况。

二宫和也又下楼去,看另一组问松本润情况,松本润说自己的确想强迫过他,可是当时智伤口迸裂流血,人也昏过去了,自己怎么可能继续下去呢。

事情搞清楚了,一切都是误会,还有就是大野智什么也不懂。

二宫把调查结果告知大野智。

“你是说,我并没有被他……”

“是的。”

“怎么可能,是真的?”

“当然真的,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明白什么?”

 

二宫和也翻翻白眼,去找相叶雅纪商量。

相叶眼珠转一转,鬼主意计上心头。他附耳对和也说了,和也同意配合。

 

白天的时候二宫和也让樱井翔帮他把一罐蜂蜜拿上楼放在智君房间里,“帮我就是帮你自己。”和也说。

“没问题,小事一桩,何况智最喜欢蜂蜜了。”

 

晚上大家忙完一天的事务,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天黑开始忙正事


竹马R部分


山组R部分



我对不起弟弟,可以打死我




tbc


评论
热度(25)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