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不开心的时候喜欢看日落
那一天他看了44次日落



禁止未经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其实可以不用关注
旧文放完
此号不发文
谢谢你们

【山竹】遥如暮歌 11-12 end

旧文  完结  架空

主山副竹马





11.

早上醒过来发现大野智枕在自己的臂弯睡得正熟,略带疲惫的小脸犹挂着泪痕,嘴角却噙着淡淡的微笑。

樱井翔疼惜地去吻仍泛红的眼角,觉得心脏充盈着醉人的幸福感。

今后大野智在哪里,哪里就是自己的家。


起身穿上衣服,给智掖好被角,开门下楼去。

一楼餐厅,松本润早就起来了,轮班到他准备早饭。而相叶雅纪正把一块写着今日歇业的招牌摆到门口,然后锁上了大门。

回到餐厅,相叶看见樱井翔坐在桌边,两人对视一眼,什么也不用说,都在眼神里了。


松本润端过来三个盘子,给他俩分着食物,“暂时不用准备他俩的早饭,对吗?”

“啊?哦,嗯。”两人含糊地答道。

于是松本润也坐下来,开始吃盘子里的食物。


早饭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松本润把盘子往旁边一推,开口道:“我打算今天就回沙城了。”

“今天?这么快,你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呢吧?”相叶放下食物,说道。

“看到你们解开误会,我也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松本润看了一眼樱井翔,“而且,暗杀这件事我必须尽快查清楚,我有责任保护我的族人。”

“我支持你的决定。”樱井翔说道:“可是你怎么回去呢?来时候的车夫都被杀了,你一个人穿越沙漠很危险。”

“这样吧,”相叶出声:“Nino可以用空间移动术带你过去,不过得等明天。”

“这么远的距离也可以?”松本润问。

“可以是可以,就是体力消耗相当大。”相叶回答:“所以说让你再等一天嘛。”

想到了什么,松本润竟然脸红了,这让樱井和相叶觉得惊奇,一城之主原本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啊。



三个人刚刚商定计划,突然被一阵剧烈的爆裂冲击震得差点趴到地上去,爆炸的巨响引起的大地震动,从西边迅速传至东方。

三人反应过来跑到门口,循声西望,西方的天空被火烧云染得绯红,仔细再看那不是火烧云,那是从佐纳利山方向燃烧的冲天大火,把半边天都烧红了。

紧接着一阵阵龙的嘶鸣声从远处传来,森林边缘腾空而起一条条金属翼龙,向精灵之森方向飞来。这些被森林大火驱赶的金属龙后方,几条体型更大的蓝龙一边喷火一边追击着他们。不时有金属龙还击,和蓝龙拼死搏斗,双方喷发的火焰点燃了森林,雷系的球形闪电炸碎山头,天空和大地都在爆裂、颤抖。


三人被这景象惊呆了,有色龙一直骚扰金属龙的领地,可是如此大规模攻击,这几个人的有生之年还没有发生过。

“别发呆了,快逃!”背后一声呼喊,三人回头,披着睡袍的二宫和也和大野智正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们。

扶着大野智几步下楼来,“别愣神了,先去地下城避一避。”和也走到楼梯下的空间,手不知道摸了哪里,地上立刻打开了一道暗门,他示意大野智先下去,然后几个人陆续下到了地下城堡。


精灵族的地下城堡,一直是传闻中的神奇建筑,百闻不如一见,地下的景象,的确是人类难以望其项背的精湛技术才能将其呈现。

精灵之森城中,每家每户的住宅,都通过地下通道相连,从任何一条地下暗道,都能够走到精灵王的宫殿地下。

五个人一阵疾行,路上还遇到从其他岔路上汇合的精灵,待走到地下城中心——精灵王宫殿的地下时,除了相叶和二宫,其他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无以复加。

精灵的地下城,完全复刻地上宫殿,只不过是反向的,就好像宫殿的倒影一般,在地下,有泉水、动植物和粮食作物,光系精灵提供照明,也负责动植物的生长所需,而通风口更是四通八达,也就是说,在地下整族人可以呆上几年都不是问题。

宫殿大殿上已经聚集了大批进来避难的精灵居民,而精灵王也已经在王座上坐定,声如洪钟地开了口:“我的精灵们,根据前哨精灵的情报,西北大陆沙城联合风墟兽人族、有色龙族,进犯我精灵王域,相比各位已经看到,恶龙担当的先锋已经与金属龙一方开战。如今,我族已经对敌宣战,勇猛的精灵武士,为了我们的家园和荣誉,战斗吧!”


四个人不约而同看向松本润,松本润脸色凝重。“伊坦,果然是你背叛了我。”

伊坦的家族世代辅佐松本家族,伊坦本人是松本润的事务官,可原来此人并不甘心一生做别人的辅佐,一直暗中跟兽人头领勾结。兽人原本称霸西域,松本家族统领人族初到沙城时跟兽人经过数场恶战才奠定了今天的基础,建立沙城,兽人族很是仇视松本家族。所以伊坦很快和兽人头领达成协议,兽人暗中协助伊坦企图发动政变,推翻掌握绝对权力的松本润。

伊坦内心的阴暗抱负在松本润面对大野智而逐渐变得偏执时发酵膨胀了,他故意言语刺激松本润,一步步把他往错误决定方向引导,变得不像原本稳重睿智的城主,也忽略了身边这个人的小动作。而伊坦更借助谎报大野智在东部的情报,骗松本润亲自东行寻找,派人伺机暗杀。见暗杀失败,便妄想发动战争,可是松本润麾下的将士们根本不听从他的指挥,他便扣押全部将士,勾结了兽人武士和恶龙,向松本润所在的东部精灵领地进犯。


松本润握紧拳头,伊坦,为了一己私欲,将会荼毒多少生灵,而且,如若兽人获得胜利,绝对会食言,伊坦根本捞不到好处,沙城也将拱手让人,人族将尝尽颠沛流离之苦。

“我要去见精灵王,我要参加战役,亲手结果了伊坦这个叛徒!”松本润眼色狠厉,他要扭转自己犯下的错误。

知道松本润是一定要参战的,相叶和二宫对视一眼,又齐齐看向樱井和大野:“那你们二位就在地下城躲着,这里很安全。”

“谁要像个老鼠一样躲着?”樱井翔缠紧了手腕上的钢线,“很久没大战一场了,我也要帮忙。”

大野智捏紧了小拳头:“我也……”刚开口却被樱井翔打断了,“小智,你留下。”

“为什么?我也会剑术的,不会拖累人的!”大野智不由自主撅起嘴巴,而在樱井看来,露出这幅表情更不适合残酷的战场。


“o酱,我也觉得你留下来比较好,况且你的腿伤还没有痊愈,战斗会太勉强啊。”相叶插了一句嘴,然后拉过樱井、和也和松本润站到一边,围成一小圈,小声说道:“我们三个肯定是要上战场的。和也,你也留下,还记得赏金令吗?我希望你能陪着o酱安全返回彩虹之境。”

一番话提醒了和也,大野智的身份现在只有自己和相叶雅纪知道。

大陆的五大王域,已经有四个参与了战争,还没有卷入战争的他国王室成员,如果在精灵之森这片战场出任何差池,战争的形势将变得更加复杂。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即刻将大野智带回到他的王域,彩虹之境。


樱井翔不懂相叶雅纪话里的意思,不过他完全同意让小智离开战争核心地区。四人对了一下眼神,心照不宣。

“你们在说什么?”大野智走过来,扒拉开小圈子,凑过来要加入。

“小智,听我说,”樱井翔一把把人拉进怀里,搂紧了让他留恋不已的身体,嘴唇贴近大野智的耳朵,轻声对他说:“小智,记住,我喜欢你。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大野智闻言还想问什么,下一刻被樱井翔微微使力捏住了后颈的脉搏,软倒在他的怀里。

樱井翔珍而重之地把紧闭双眼的大野智交给二宫和也。和也接过去抱住,念动精灵语,一段空间扭曲过后,两个人消失在地下城大殿。





12.

目线所及处,赤红的火焰在燃烧,树木焦秃,遍地尸骸,裸露地表的岩石被高温融成了液体,暗红色的血迹蜿蜒流淌过涂炭的大地。整座城一片死寂,活着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小智……是你吗?”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破败的断壁残垣后传来。

是翔的声音!

赶紧跑过半倒塌的房屋,眼前的一幕让大野智伸出的手颤抖着,却不敢触碰到面前的人。

浑身的血迹,浸透了衣衫,头发因血污纠结在一起,遮住了半张脸。樱井翔费力地睁开眼睛,向大野智伸出手。

刚要去抓住对方的手,指尖触碰的一刹那,噗,很微小的一声,一颗子弹从大野智身侧擦过,直接贯穿了樱井翔的左胸。

那只手无力地垂落了下去,大野智赶紧去抓,却来不及,那只手重重落向地面,激起一点点落尘,然后尘埃落定,一切静止。

地面突然震动,大野智脚下一空,从高处急速坠落。


“翔!!”

猛然间睁开眼,胡乱挥动的手抓住了不知道谁伸过来的手,急的要哭出来。

“小智,终于醒了,没事了没事了,姐姐在这。”温柔坚定的声音带来了踏实感,安抚着惊醒的大野智。

大野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坐着安慰自己的人是……

“姐姐!”

大野智坐起来,扑进了姐姐的怀里。

姐弟俩相拥了好一会儿,大野智的姐姐,大野优香,拉开了弟弟,双手抚上许久未见的面颊,看着自己弟弟消瘦的样子,不禁心疼。

“快去给殿下备膳。”转头吩咐旁边的仆人道。

大野智也望着姐姐,秀丽的脸庞上那双蓝眼睛总是那么睿智和坚毅,高洁的额头上戴着象征王权的王冠,淡褐色的长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一袭曳地长袍,神态无论在和境地都是高贵而威严的,因为她是这片王域的主宰,因为她是彩虹之境的女王。


罗达伊尔大陆的百姓都相信这样的传说,彩虹尽头,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度,在彩虹消失的那端,有一群独角兽,守着一座宝石矿,而那些象征祥瑞的美丽动物,只愿意服从一位王,那就是彩虹之境的女王。

而传说中的女王陛下在弟弟面前就是一个宠溺的姐姐。

揉揉大野智的脸颊,姐姐的眼神里都是宠爱。自己的这个弟弟,从小就没有身为一国之主的自觉,不喜欢让人伺候自己,长大了更是如此,当自己顺位继承王位、弟弟成为王储之后,仍旧经常不打招呼一个人跑出去游历,害得自己不得不悬赏寻人,而那两个赏金猎人,还真是守信用,真的把智带回来了,可是这一次弟弟弄得一身伤,让做姐姐的好生心疼。

“这次回来了,就别乱跑了,别让姐姐那么担心,好么?”大野优香柔声说。

大野智想起了刚刚自己的梦,一下子从回到家的安定感中脱离,拉住姐姐的手:“姐姐,我必须立刻回灵境之森去,我要去救一个人!”

什么?!刚醒过来就要离开?大野优香打量着弟弟,回想起一天前,从法阵中走出的二宫和也,抱着昏迷不醒的弟弟,两个人都只着睡袍,形容狼狈,二宫和也走到大殿前便昏倒在地。

请来国医诊治二人,二宫和也尚好,只是体力尽失而昏倒。而自己的弟弟,身上好几处旧伤,双膝固定着钢制骨架,气息不稳,国医下了重药,身体状态才逐渐恢复。

大野优香已经从先苏醒的二宫和也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战争已经开始,彩虹之境也许不可避免要被卷进战争,不过,何时出兵、如何出兵,这些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可是这孩子,刚醒过来的状况下竟然仍要以身试险奔赴战争地区,这次绝对不可以放任他!

“大野智!”连名带姓地叫了弟弟,大野优香展露出女王的威仪,“身为王储要有这个自觉,你要明白,你的所作所为,不仅仅要对你个人负责,还要为这个王域负责!”

大野智被姐姐少见的严厉态度镇住了,有些无助地捏紧了空空的拳头,无言以对。

大野优香见弟弟不说话,也缓和了语气:“待在你的寝宫好好休息,哪儿也不许去。”


姐姐离开后,仆人送来了精美的膳食,可是大野智一点胃口也没有。他心里都是留在战场上的樱井翔,根本待不下去,下了床在大殿里来回踱步,思索着对策。

对了,二宫和也。

大野智唤来了仆从:“同我一起回来的那位客人现在在哪儿?”

“就在殿下您的寝宫别殿里休息。”

“带我去!”大野智吩咐。

“殿下,陛下让您不能离开这里。”仆从阻拦到。

“我又不出寝宫,快点告诉我他在哪儿?”看到仆从还在犹豫,大野智抓着他的肩膀说道:“快点说,不说我以后都不给你们带外面的好玩的了!”

从小跟在殿下身边的仆从,面对王储殿下撒娇般的威胁,毫无抵抗能力,只好给大野智带路。


“小和!”在副殿见到了躺在床上的二宫和也,大野智屏退了周围的侍从,对二宫说:“小和,我想回到翔的身边,请你把我传送回去吧。”

二宫说道:“我也想回到雅纪身边,可是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做不到,如果不能准确转移回去,我们都可能会迷失在法阵中出不去。”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二宫思索了一下,怎么也不放心,于是决定冒险一试。他拉住大野智的手,念动咒语,一束光芒在偏殿中闪现,光束逐渐变强,突然二宫的身体震动了一下,渐强的光束急速减弱,骤然消失。二宫和也一口鲜血喷出,向前倾倒在大野智的怀里。

“小和,你怎么样?”大野智焦急地呼唤道。

二宫和也虚弱地摇摇头,“怎么办?我现在炼不成法阵,这里距离精灵之森跋山涉水,我们怕是赶不及。”

大野智扶起二宫和也,让他躺上床休息,按住他的肩头看着他的眼睛,“放心,我来想办法。”


夜色已深,正殿内依然灯火通明,女王陛下召集了王域全部重臣,在议事殿就四大王域开战一事商讨对策。一半以上的大臣认为可以为精灵族提供后备物资上的支持,但是会否出兵,还要再旁观战况再议。

正商议着,大殿之外一阵喧闹之声引起了众大臣的注意。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大野优香询问道。

一名士兵进来跪地禀报道:“陛下,是王储殿下和精灵族的客人,在殿外要见您。”

让他留在寝宫不准出门,还是跑出来了,弟弟如此不听话,大野优香心中不由得有些不快。

刚想要回绝,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已经走进了大殿,士兵们在周围,也不敢真正阻拦,只是不停劝说着。

“好了,你们下去吧。”女王对士兵们发话。

两人在大殿中央站定,向王座上的女王陛下施礼。

“你们来有什么事?”

“陛下,臣弟恳请您出兵帮助精灵族摒退来犯外敌。”

“这件事正在商议当中,我自有分寸,你且先回去吧。”女王陛下回复道。

“陛下,请求您马上出行。”大野智继续央求道。

“我说了,这件事从长计议!”

长袍一撩,大野智直接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金属和理石接触的声音冰冷生硬,女王和一众大臣都大为震动,还未及做出反应,一旁的二宫和也也紧接着跪在旁边。

“精灵族人恳请女王陛下同意出兵。”

大野优香凝视着跪在当地的二人,不发一言。

大野智直视着端坐在王座上的姐姐,说着他思考的结论:“据我所知,沙城的背叛者决不会满足于只占有沙城那个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兽人的头领也是个贪婪的家伙,而有色龙侵占财宝的那些恶名昭著的传闻,想必陛下也是清楚的,如果吾王拒不出兵,一旦精灵族兵败,五大王域失衡,我王域的境遇可想而知。”

大殿内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思索王储所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这种情况不是不会发生,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即刻出兵支援精灵族。

大野优香拿定主意,轻拂袍裾站立起来,“宣大将军。”

“陛下,”大野智出声打断,“臣弟请命率兵出征!”

“你说什么?”大野优香最清楚自己的弟弟,尽管从小便培养他研习将才之谋略,训练体术,但是那毕竟只是纸上谈兵,这可是真正的战场,万一出点差池,后果不敢想象。

刚想要拒绝,大野智却站了起来,弯下腰解开了双膝上的钢制骨架,用力地丢到地上,用自身的力量,一步步走向王座,缓慢却坚定。

“臣弟,请命亲征!”

看着弟弟坚定的眼神,大野优香终于妥协了。她抬手示意身边的仆从,将放置于天鹅绒枕上的兵符取过来。

女王将手中的金刚石兵符交于大野智,大野智接过,转身面对众位大臣,高高举起兵符,“诸位,我大野智,命吾王之精骑军,整顿装备,即刻出发!”



夜色下的精灵城堡,残垣断壁间仍有明火燃烧着,生灵涂炭,早已不复之前的生机勃勃。

数百位精灵法师,趁着暂时的休战间隙,忙于修补着破裂的结界。所有的精灵战士和百姓们,正在生命之树下救治伤员,补给装备。


不远处的清泉旁,樱井相叶松本三人正在清洗着身上刚刚经历的战役中留下的伤口。

“你的体术也不赖啊!”樱井翔边擦干身上的水边对相叶雅纪说道,“我还以为你只会精灵法术呢。”

“你们也不错啊,出手便百发百中。”相叶雅纪穿上衣服,拿起干面包啃了一口,“不知道nino他们怎么样了。”

此话一出,其余两人也安静了下来,也在想着被送走的那两个人能不能顺利到达彩虹之境。

松本润也拿起一块干面包啃着,问相叶雅纪:“你跟二宫和也,你们认识多久了?”


认识多久?恐怕跟我们年纪一样大吧,因为我就是二宫家养大的呢。

我会的法术,都是和也教的。因为我原本只有一半的精灵血统,我是精灵和人类的儿子,而且是个弃儿。

我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二宫的父母在森林里捡到我的时候我还不到一岁,而养母刚刚生下和也,我是养父母喂养大的,跟和也一起。

刚开始,半精灵血统让我在这里备受歧视,没有天生的法术渊源,只是个普通人类,然而比我小一点的和也,他维护我,帮我打跑那些欺负我的孩子,教会我使用法术,然而我的法术再怎么修炼也超不过纯血的和也,所以我努力锻炼体术,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因为我期待有一天,由我来保护和也。


不止相叶雅纪,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无论怎样也要拼尽全力去保护的人罢。


听完相叶雅纪的故事,仰望着漫天星光,三人想着各自的心事。

同一片星穹下,遥远的地方,有两个人正在启程,奔赴一场盛大相遇。



睡梦中的相叶雅纪感觉有人在摇晃他,一个激灵,眼睛还未睁开,右手先一步抽出背后背着的水灵枪。

“喂,相叶雅纪!”

是二宫和也的声音!难道还在做梦?相叶赶紧睁开双眼,面前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的正是二宫和也。

“你,你怎么回来了?O酱呢?”相叶磕磕巴巴地问道,还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看和也,又看看一旁的松本润。

正说着,一只黄金独角兽落在了他们身边,端坐上面的骑士赫然是一身戎装的大野智。

“你们都还好吧?”大野智问道。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尽管风尘仆仆,眼神里却无一丝疲惫。

“智君征得女王的同意,率兵支援我们来了。”二宫和也跟相叶做着解释。


命令队伍一夜急行,一万独角兽精骑军在大野智的率领下今晨刚抵达精灵之森,已经先行见过了精灵王,大野智和二宫和也便赶来跟相叶他们会合,就是想要确认这几人的安全,以及早点见到樱井翔。

大野智左右张望着,“翔君呢?”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相叶和松本。

是呀,怎么没看到樱井翔?相叶心想。

松本润开口道:“早上我醒来就没看到樱井君,还以为他是去找吃的了,可是现在还没有回来。”

“对了,昨晚好像听到他说什么,他以前做猎人的任务时,擅长突袭、先锋什么的。”相叶插了一嘴。

话一出口,几人皆惊。

大野智一踢脚蹬,拉紧缰绳,座下独角兽的双翅挥开划破空气,一飞冲天。

霎时降落在四处的独角兽精骑军纷纷腾空,追随将领而去。

“两个冒失鬼!”二宫和也跺着脚嚷道。

“未必,双方酣战良久,一招奇袭,也许便是制胜之举。”

松本润望着逐渐消失的空中骑兵,缓缓说道。



樱井翔伏在山坡巨石的阴影下,静静看着天空从绀蓝到鱼肚白再到朝霞漫天,身边趴伏着sami,两双眼睛盯着敌方的大本营,一人一龙静待时机。

天方微明时分,樱井翔看见一对兽人军队悄悄向精灵之森进发。

看来对方也想要通过偷袭取得先机呢。

精灵那边,樱井翔并不担心,因为精灵的结界已经修补好,精灵的情报系统也在逐步恢复,即使敌人偷袭也可以防守住。相比较之下,樱井翔觉得,能够破除久战不下僵局的,只有擒贼先擒王。

所以自己悄悄趁着夜色,让sami带着自己飞到对方大本营,静候时机击杀或活捉对方将领。没有告诉相叶他们,是因为这招太过冒险,不希望他们也跟着涉险。

而现在,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只待出手,成功与否听天由命了。



一阵微风吹过,二宫和也突然回转头,琥珀色的眼睛金光四射,“来了!”他说。

结界突然变成半透明的血红,大法师们念动守护咒,兽人的军队出现在森林边缘,天空中一条体积巨大的蓝龙飞过,吐出一颗火球,一部分结界被烧塌,兽人的火枪队先冲了进来。精灵法师用咒语织成守护盾,挡在精灵军队前面,所有人即刻进入战斗状态。带着咒语的箭矢纷纷飞出,中招的兽人立刻汽化,消失得一干二净。


三人背靠背围成一个圈,二宫和也用咒语织成数块透明的盾牌,挡在相叶和松本身前;松本润手持抢过来的火枪,向着敌方射击,弹无虚发;相叶双手旋转拔出水灵枪,这把水系魔法加成的枪,利用法术制造的高速旋转透明水流,快得削铁如泥,被刺中的敌人只感觉像是被温柔的水流划过,可是下一秒便骨肉分离。

双方的军队融合在一起,厮杀着,抢夺着生存的机会。



远远地,樱井翔看见对方营地里飞起来数只有色龙,其中最庞大的一头龙身上骑着的,正是兽人首领。

看来敌人要发起第二轮攻击了。

有色龙一只只从樱井翔藏身的地方飞过,紧接着兽人头领的坐骑在队伍最后面,也堪堪经过头顶的天空。

就是现在!

樱井翔飞身跨上sami的脊背,握紧龙头的翼角,刹那间sami舒展翼翅,腾空而起,直冲着兽人头领而去。

迅雷不及掩耳,sami已经冲到了目标面前,樱井翔紧盯着目标,在接近的一刹那甩出手中的钢线。

兽人头领压根没有想到在大本营能够遭到伏击,虽然及时矮下身子躲开了一击,没想到,樱井翔的武器是可以转向的,钢线下坠的同时,sami带着樱井翔绕着兽人飞了一圈,锋利的钢线瞬间将头领的右手臂齐根切断。

兽人头领发出的怒吼和飞溅的血液刺激了他骑着的巨龙,巨龙调转方向,向sami撞过去。

Sami迅速提高飞行高度,擦着巨龙的翼角划过,肚皮被拉了一个大口子。

“呷!”sami厉声大叫,调头过来,蓄起一颗火球,喷向对方,正打中巨龙的尾巴。

巨龙被击中,大怒之下也扑过来,两头龙在半空中缠斗在一起。

兽人头领左手抽出佩刀,也和樱井翔打斗起来。

这时前面飞走的有色龙飞骑也绕了回来支援首领。


不能纠缠,必须速战速决。樱井翔心里清楚飞骑回来自己将完全失去优势。

稍一恍神,头领的刀刃翻转,切断捆住他的钢线,一抖手向樱井翔头上砍去。

樱井翔急忙一闪,却失手从龙脊背上掉落下去。Sami见状想飞下去解救樱井翔,不料被巨龙叼住了翅膀,利齿深陷,血流如注。

“呷!”

眼看着樱井翔从高空急速坠落,毫无办法的sami急的大叫。


耳边风声呼啸,下落的失重令樱井翔眼前发黑。完了,他想,那个人,因为自己,又要哭了罢。


真想再看他一眼。

真想再听他唱一遍,暮歌。

不管我离你有多遥远,用那首暮歌,指引我回家的方向吧。



唰的一声,耳边有什么东西拂过,随后后背感觉落在什么软乎乎的物体上,那物体就这下落的趋势也顺势保持下落一阵子,给樱井翔缓冲的时间,然后樱井便感觉到自己躺进了毛绒绒软绵绵的动物身上,后背的上推力加强,他又腾空飞起来了。

樱井翔伸手抓了一把,不是sami,sami没有毛。樱井翔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双巨大翅膀中间,而前面的背影,如此熟悉。

不是幻觉吧?

樱井翔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来看,背影还在,那人微侧过头,询问道:“翔君,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从后侧看去,脸颊那圆乎乎的弧度,不是大野智还是谁?

“小智!”忘了还在高空,樱井翔极其灵活地翻过身,从背后搂住了大野智。

刚刚赶到就看到樱井翔从龙背上被打落,驾驭独角兽飞过去接住了他,大野智既惊又怕,想骂他又不舍得,被他这么一抱,想说的都忘了,半晌只含糊地说出一句“战斗还没结束呢”。

樱井翔紧贴着大野智,探头观察了一下,向下一指,“那里,小智,把头领引到那处乱石堆那里。”

大野智率领的精骑军已经和折返的龙骑大战了起来,头领看到樱井翔被救之后指挥着巨龙追了过来,sami受了伤,力不从心,但仍然在后面紧紧跟着。

黄金独角兽左躲右闪灵活地飞着,绕开打斗的大部队,在空中翻了身,向着樱井翔所说的地方飞去。

空中不时有火球以及被击中的士兵落下来,大野智沉下心来,小心驾驭者独角兽,兽人头领追上来,挥刀向两人头顶砍过来。大野智弯下腰,从腰间抽出短佩剑,格过这一刀,震得虎口发麻,力量不敌就要用巧劲,大野智趁对方还没有回手立刻甩手一剑,砍中对方手背,刀立刻脱手掉了下去。

独角兽一昂头,尖锐的独角戳穿了巨龙的下巴。还不等巨龙暴怒,便迅速退开,转头飞走。

同样暴怒跟疼痛的兽人和龙在他们后面追了过来,转眼到了樱井翔所说的乱石堆上方。大野智调转坐骑,从上空以压迫之势迎着对方上去,将手中的短剑插进巨龙的眼睛。

“嗷~”嘶吼声响彻天际。

樱井翔甩出钢线,头领条件反射地闪着身子躲避,不料巨龙因疼痛翻转了身子。双手一阵乱抓,什么也没有抓住,头领掉了下去。

迎着朝阳,可以看见乱石堆里纵横交错的钢线,形成了一道网。借着下落的重力,割穿头领的身躯,分裂成数块,散落在石碓里。钢线闪着雪亮的反光,滴滴血珠凝在网间,又滴落在石块上。

兽人首领,战死沙场。


大野智不忍再看,驱使独角兽升上高空。


群龙无首,很快全军大败,被精骑军俘虏。



精灵军发觉兽人军队越战越颓,最后的残余聚集在一起,举起了投降的白旗。

终于休战了。

从后方传来消息,兽人头领已死,副头领宣布休战,交出煽动战争的叛徒伊坦,只为求和。

五方阵营不日将在精灵城堡谈判。


大野智和松本润作为各自王域的代表,自从停战,便日日在精灵城堡参与谈判。樱井翔便同相叶、二宫帮忙重建被破坏的家园,二宫家没有被烧毁,他们还收留了许多暂时无处安置的其他精灵,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连叙旧的时间都没有。


终于到了谈判最后一天,五大王域达成一致,终身停战,签署了和平协议。

得知消息的樱井翔,拽着相叶二宫去接大野智他们俩。


大野智从王殿走出来,原本累得迷迷糊糊的,在看见樱井翔的一瞬间便精神起来,跑过来扑进了樱井翔张开的臂膀里。

“小翔,终于不用再开会了!”大野智乐得声调都比平时高。

“那个叛徒呢?”相叶问跟在后面走过来的松本润。

“我拔营的时候押回去,”叛徒被捕的时候,沙城内的叛军也同时投降,松本润的军队赶过来接他们的主人回归。“然后交给军事法庭审判。”

尽管对伊坦恨之入骨,但是松本润再也不会犯重复错误了,不会再滥用手中的权力做任何事。


“走吧,回家吃饭去!”二宫和也对其他几个说道。

几个人高高兴兴刚要走,精骑军的副将走过来拦住了大野智,“王子殿下,请您跟我们回驻营地。”

大野智撅起了嘴,“我天天睡在驻营地,今天就去吃个饭再回不行吗?”

副将很坚定地坚持着,“王子殿下,这是女王陛下吩咐的,属下不敢违抗。”笑话,他们家王子一个看不住就不知跑哪去了,女王千叮咛万嘱咐结束后一定要把王子带回去,他哪敢放松。

“既然这样,你就先回去吧。”相叶雅纪劝道,“我留一份给你送到驻营地去。”

大野智点点头,拉过樱井翔,贴着他耳朵小声嘱咐了几句,便跟着副将走了。



是夜,天狼星升起在天空一角,万籁俱寂的时候,一个黑披风的小身影从树丛里钻出来,静悄悄地向星星升起的西方走去。

金刚石的兵符和一封书信,正好好地躺在驻营地主帐的锦盒之中。


山坡上,星光照亮了等在那里的人的脸孔,看着裹着兜帽的小人儿从坡下爬上来,不禁微笑起来。

小人儿越走越近,一直到等待的人身前才停下来。等待的人一把掀开遮的严严实实的兜帽,蓝得像天幕的眼睛露了出来,而一千亿颗星星正落在那眼眸里。

终于,再一次尝到了那甘甜的唇。比蜜糖甜蜜,月下清泉和沾着露水的白玫瑰的气息,闪烁的星星和流光溢彩的钻石,世间见过的一切,不及你一分美好。


“呷~”一直潜伏在草丛的sami忍不住唤了声。

“嘘~”两人一同伸出食指示意sami噤声。

拉过大野智,让他坐上龙的脊背,然后樱井翔自己也跨坐上去,从后面扶着大野智的腰身,拍了拍sami:

“来吧,带我们去看海。” 





fin



评论(2)
热度(31)

© marimo | Powered by LOFTER